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露一手
    “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老人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叶晨的说法,而且他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

    叶晨从身上抽出银针,一只手握住老人的手腕,将真气灌入,他要找到盅的位置,缓缓闭上眼睛,好一会后。

    只见他快速的抽针,刺入老人的身上,百汇,凤池几个重要的穴位被封住。

    一道强大的真气顺着银针涌入老人的身体。

    感受到那股纯净的气流进入体内,老人有些吃惊,心中暗道这个小子竟然还有这一手?

    眨眼之间,叶晨神兽将老人胸前的衣服解开,再一次抽出银针,快速的刺入。

    这一次,叶晨并没有使用真气。

    只见老人的胸口处有一个鹌鹑蛋大小的鼓包,不同的在胸口蠕动。

    见到这一幕,老人惊呆了,“这是什么东西?”

    叶晨不说话,专注的盯着胸口那个鼓包位置。

    只是短短的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叶晨的额头就已经冒出汗水,脸色也有些红润,这些汗水又逐渐蒸发。

    再看老人胸前那个鼓包已经动作缓慢。

    “张嘴。”叶晨突然说道。

    老人已经被叶晨的身手惊倒了,下意识的听话张开嘴巴。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嗖的一下从老人的嘴里窜出来。

    “想跑?”

    叶晨的手化作残影,快速的抽出银针,意念一动,天火覆盖在银针上,嗖的一下甩了出去。

    呲的一声

    银针精准的刺入白色小东西的身体,发出声音。

    天火焚烧天下一些物品,何况只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盅。

    转眼,那个白色小东西掉落在地上,身上插着叶晨甩出去的银针,因为温度过高,整个身体变成的黑黄色。

    老人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身体里竟然住着这么一个小东西,心中有些庆幸今天将叶晨请了回来。

    不然这个东西在自己身上要待多久?

    还有叶晨展现的手法,让他更是兴奋。

    将老人身上的银针拔出来后,叶晨说道:“这就是你身上的盅。”

    此时,老人哪还有不相信的理由,除了眼前看到的一幕,他现在身上最大的感受就是轻松,而且非常的饿。

    他知道,自己遇上天才了,叶晨绝对是一个天才。

    看向叶晨的目光也有了变化,“刚刚是我怀疑你了,我跟你陪个不是。”说着老人双手抱拳。

    叶晨一惊,“老人家,别,这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

    “哈哈哈哈,别老人家老人家的叫了,我看你不是普通人,我叫常山,你叫我常老哥就好了。”

    “”这老头前后变化的真快,叶晨有些无语。“我还是教你常爷爷吧。”叶晨摆手说道。

    他能够看出来,常山身上有种铁血权威的味道,虽然现在屈居在这里,可是想必在军中的身份一定不低。

    常山现在心情大好,第一是因为认识了叶晨这样的高人,第二,这个叶晨给了他惊喜,还将他都不知道有个小东西住在自己的身体里,被叶晨弄出来了,第三嘛,叶晨的医术,让他看到了希望,那名老战友的希望。

    “不行,叫老哥,若不是因为你,我都不知道我身上住着这么一个东西,如若不然,就像你说的,一年以后,我岂不是成了废人?不夸张的说,你相当于我的救命恩人,对于救命恩人我能让你当孙子?”常山理直气壮的说道。

    叶晨听得哭笑不得,不过心中却是对常山多了一份好感,这样的人都是性情中人。

    随即叶晨的性格也变得随性,拱手说道:“那我叫您常老哥吧。不过老哥,虽然你身上的盅已经逼出来了,可是身体却需要调养,这样,我给你开一副药吧。”

    常山眼神收缩,低声的问道:“你说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叶晨也低声的说到:“盅是一种毒药,恐怕有数十年的历史了。”

    常山脸上闪过复杂之色,沉默了许久,说到:“当年,我和老战友一起在苗疆剿匪,当时有一伙匪徒拒不投降,我记得那个时候他们扬言要报复我们,可是我们毕竟都是军人,怎么可能被匪徒唬住?当下炸平了他们的山头,后来我们退出苗疆,遇到了奇怪的景象。”

    叶晨听到这里眼神一两“什么样的奇怪景象?”

    “在山间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很多的怪异生物,那些生物跟着我们走了很久,后来我们用火将这些生物统统烧了。”常山说到

    “难道是那些东西?”

    叶晨点点头,“看来你们应该是被盅跟踪了。”

    “这种东西实在是太有违常理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像武林中人那样会巫术?”

    叶晨摇摇头“是不是巫术我不知道,但是那些盅,绝对是人为养殖的。”想了一下,叶晨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养盅的人并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不然,别说一两个人,就算当时你们整个部队,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歼灭。”

    常山听到叶晨的分析,倒吸一口冷气:“有这么厉害?”

    叶晨点点头:“医者既能救人,也能杀人。”

    对于叶晨的说法,常山没有反对,哈哈一笑说到:“不管他了,今天能遇到你,我很开心。”说着,常山扯着嗓子吼道:“警卫,过来。”

    “到”一声清脆的回答,马上就有一名年轻的士兵跑了过来。

    啪,就是一个军礼“首长,什么吩咐?”

    “去,今天高兴,弄点下酒菜,我跟老弟喝两杯,把你们那个肖队长也叫来。”

    常山豪气的一挥手,那名士兵便飞快的跑出去准备了。

    常山则是一个电话打到了燕京“让老铁接电话。”对着电话简单粗暴的说了一句。

    大约两分钟以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头响起:“大山”

    “哈哈哈哈,铁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给你找了一个小神医,你身上那点病,分分钟就能搞定,你等我哈,这两天就过去,顺便给我准备点好酒。”

    叶晨站在一旁听着常山对自己的吹捧,一脸的汗颜,话说自己还没去看到病人呢,就跟人说分分钟?这不是把刀架在脖子上吗?

    常山挂断电话,一只手拍了拍叶晨的肩膀,大笑道:“来,老弟,咱们今天喝两杯,整天待在这里快憋死了。”

    然而他的声音刚落下,就听见门口哐当一声

    只见肖队长脚下没有站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吃惊的盯着叶晨,又看了看首长

    “wha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