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盅
    经过一番奔袭,叶晨和肖队长来到了特别行动大队。

    只是这一次没有过多的逗留,肖队长带着叶晨直接来到了部队神里面的一个小花园。

    此时小花园中那名老人正在钓鱼。

    等到两个人走进去后,老人缓缓地开口说道,你先出去吧。

    肖队长递给叶晨一个眼神,对着老人敬了一个军礼

    “是”

    等到肖队长走出去以后,老人豁然转过头来,盯着叶晨的眼睛。

    一股军人强悍的杀气溢出来。

    感受到这种滔天的杀意,叶晨下意识的稳住身子,心脏一阵阵的收缩,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这个老头身体并不是那般强悍,但是这等气势犹如可以随时掌控一个人生死一般,叶晨体内的功法自行运转。

    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让叶晨说话都有些困难,这种感觉让叶晨非常的不舒服。

    体内的真气强行的将这股压力驱散,叶晨尽量的保持轻松的站在原地,却没有说话。

    老人眼睛微微一亮,“小娃子,没想到你小小的年纪,就能抵挡我的气势,看来也是一名练气的人,难怪见到我这么从容,说,你师傅是谁?”

    叶晨愕然,什么练气?自己练的是功法。

    摇了摇头,说道:“在下不曾跟人学过练气”

    “没有师傅?”老人微微皱眉,练气是一个功夫的标志,没有人领进门的话,平常人怎么可能练成气?

    只是他看着叶晨的神色,又不像是在说谎,片刻后,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也就算了,不过你这个年纪拥有这等气息,应该属于佼佼者了,难道你的医术也是这么厉害?”

    老人收回气势,叶晨感觉身体顿时轻松不少。

    “老人家,我是一名医生。”叶晨简单的回答,却是让老人眼睛一眯。

    “好狂妄的小子,言下之意你身上的气息不值一提吗?”老人哈哈大笑的说道。

    任何一门行业,想要精湛,必须要花大把的时间和力气,叶晨小小的年纪,能够将身体的气息调整到这等高度,显然已经不是什么普通人了,这样的一个人,哪里还有时间精修医术?天才也要有一个限度,没有谁天生就可以变成天才的。

    虽然他觉得叶晨的言语有些狂妄,但不代表他不欣赏这种狂妄的性格,年轻人嘛,就是要狂妄,不然等到老了,想要狂妄的时候却又力不从心。

    如果肖队长他们知道老人对叶晨是这番评价的话,一定会惊掉下巴。他们还没有见过老人对谁有这般评价。

    “听说你上次把秦峰还有士兵给打了?难道你不怕我处置你吗?”老人突然再一次冷着脸淡淡的说道。

    “首先我有把握治好他们,其次,我想说我并不是单纯的打他们,相信老人家叫我来的目的,应该是因为养颜丹吧?”叶晨从容的说道。

    老人点点头,没有说话,示意叶晨继续说下去。

    “作为一名医生,我的职责是救治伤员,作为合伙人,他们怀疑我的产品,我有义务让他们知道产品的效果,所以,老人家,你说的那个打人事情,并不是真的打人,而是让他们试验养颜丹的效果而已。”

    老人没有想到叶晨会这么说,愣了一小会,突然哈哈大笑:“歪理邪说,打人就是打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显然他并没有生气,而是觉得叶晨这个家伙狡辩的能力也很强,明明是动手打人,愣是说成试验产品。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叶晨说道。

    老人在笑,“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了,你比那些兔崽子强多了,他们见到我只会夹着尾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没意思。”

    “老人家过奖了。”

    老人示意他过去坐。

    叶晨走了过去,老人却是拿起了鱼竿,将鱼钩上放上鱼饵,手一甩将鱼钩抛入水中,淡淡的说道:“今天把你叫来,并不是因为养颜丹的事情”

    叶晨一愣,叫自己来不是因为养颜丹的事情?

    “你不用疑惑,这一次,是我个人想请你去给一个人看看病。”老人眼神中有些闪烁。

    叶晨暗道,这个老头一身的气势已经不一般了,他敢保证,自己就算是跟老人死磕,也不见得能赚到什么便宜,这样的一个老人找自己帮忙看病?显然对方更加的不一般。

    “想必那个人的病情应该非常的棘手吧?”叶晨问道。

    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中暗暗点头,这小子不笨,第一时间就知道询问病人的情况。“没错,他是我的一个老战友,曾经在军中无人能敌,就算是境外的那些所谓的将军什么的,见到他都要退让三分,只是五年前,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全身动弹不得,而且身体机能也快速的退化,如今也只能坐在轮椅上,勉强的说两句话。”

    叶晨听到这里,仔细的看了看老人的脸庞,似乎发现了什么,小心的问道:”你们去过苗疆?”

    听到叶晨的话,老人的双眼猛地冒出精光,声音有些激动的说道:“小子,你怎么知道我们去过苗疆?”

    叶晨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可不可以让我给你把把脉?”

    老人将手递给叶晨。

    抓住老人的手腕,一缕真气渡进去,片刻之后,他的眼神露出震惊之色。

    刚才叶晨只是怀疑老人是中毒,现在可以确认,这个老人中的号不是一般的毒,而是盅。

    只是在他身上的盅还很小,对身体没有太大的反应,若是假以时日,就不好说了。

    显然现在老人身上的盅已经有几个月了。

    “最近你又去了苗疆?”叶晨问道

    这一次老人真的震惊了,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是去了一趟。”

    叶晨收回手,迟疑了一下说道:“你的身体中毒了,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年,最多一年以后,你的身体就会不受自己的的控制,和你那位老战友一样,瘫痪,只能坐着轮椅。”

    老人的表情变了又变,“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