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叶晨的瓶颈
    “只要你记得约定就好,我哪敢威胁你。我的大美人。”高大青年说着想靠近于心蕊。

    “我警告你,如果你在进一步,就算是死,我也会跟你斗个鱼死网破”

    于心蕊冷着脸,警告的说到。

    高大青年看着于心蕊一脸警惕的模样,冷笑一声,感觉无趣,“好,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一直在门口的安冉见到高大青年走了以后,急忙推门而入。

    进门口,她就看到于心蕊一脸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不由觉得小姐的压力太大了“小姐,你还要等吗?难道你就那么相信叶晨会出现?”

    听到安冉的话,于心蕊慢慢的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叹出来

    “小冉,你相信缘分吗?”于心蕊尽量的让自己平静说到。

    “小姐,都什么时候了,难道你还要相信缘分那种看不见摸不到的鬼东西?”

    安冉了解于心蕊,她做任何事情都是顺其自然,绝对不会主动改变什么,尤其是感情上的事情,于心蕊这一段时间的举动,都充分的证明了她非常在乎这个叫叶晨的人。

    可是小姐就是不露面,安冉自己又不知道叶晨和小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相信缘分,即使我不去找他,若是他能想起我,我相信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来找我。”于心蕊每次说到叶晨的时候,脸上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安冉摇摇头,无力的叹口气,“小姐,如果我是你,我会直接去找他。”

    于心蕊有些心烦,说到:“算了不说这个了,养颜丹的事情怎么样了?”

    既然于心蕊不说,安冉自然也不好说什么,淡淡的回答:“目前叶晨救活了宋媛媚,这一个消息已经被透露出去,现在很多人都想找他看病,因为这个缘故,养颜丹的订单数量正在疯狂的增长,最近浙海来了许多的外地人,而且据调查,这一次郑少爷的到来,也是为了这个养颜丹。”

    “你是说郑学民是为了养颜丹来的?”于心蕊问道

    安冉点点头,“智脑的分析是这样,郑家本就是驱邪看病的家族,他们看到养颜丹可以治好身体的外伤时候,第一时间对晨静公司下了订单,并且提出了合作要求。只是合作要求被苏静雅一一拒绝了。”

    “拒绝的好。”

    于心蕊第一次对苏静雅的做法认同。

    不管什么原因,于心蕊都不想郑家和叶晨有任何的挂钩。

    “上官家最近跟叶晨走的比较近,上官薇薇甚至直接对叶晨”说到这里,安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于心蕊微微一笑说到:“你是想说上官薇薇勾引叶晨吧?”

    安冉点点头,心中纳闷,小姐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呵,那个家伙本就是一个色狼,而且非常的不老实,见到美女都想占一点便宜,这才是他。”于心蕊说到这里的时候,往事浮在脑海,嘴角却是露出了微笑。

    安冉直接傻掉了,女人不应该都是自私的吗?怎么小姐听到这样的消息,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理解叶晨那个家伙呢?

    于心蕊,一身妙曼的身材,那迷人的脸庞静静的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自言自语的说到:可是他还会不会想起我?

    不知不觉,她想到了六年前的那次事件心中一痛

    与此同时,叶晨回到了家中。

    跟父母吃过晚饭以后,独自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脑海里都是那个老太婆对自己说过的话。

    “阴阳相惜五行均衡”叶晨反复的想着,多么熟悉的一句话,为什么自己就是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的意识变得有些骚动?

    想了好久,叶晨还是没有想出来什么,干脆放弃,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了修炼。

    功法在体内缓缓的运转,然而那两句话就像深入内心一样,一直在内心呼喊。

    “生息功法,生则阳,息则阴生息乃是生死,生死两地分阴阳阴阳相惜一阴一阳乃是身体的白昼黑夜”

    一次次的功法运转,脑海里那个分析便加深一层

    “就差那么一点点。”叶晨在心中呐喊,两句话的含义让他分析出来很多的道理,但是脑海中的那道意识却是始终不能冲破

    整理了心情,叶晨将自己放空,再一次进入修炼。

    “五行均衡金、木、水、火、土,代表五种属性即为五行,五行又分为,五指、五官、五脏、五味身体很多的构造都可以分为五行”

    整整一夜的修炼,叶晨脑袋都要想破了,可就是一点进展都没有,那道意识依旧是徘徊在脑海里,功法稍微的有一点长进,却不是很明显。

    现在天色已经大亮,叶晨整理了一下,便走进客厅,见到父亲和母亲已经做好早餐。

    嘴角微笑着走了过去,与父母一起吃了一顿早餐。

    就在叶崇志吃完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叶晨突然说道:“爸,有点事情我想问你一下。”

    叶崇志一愣,自己这个儿子,一身的医术,基本上都是他自己学习领悟的,什么时候跟自己请教过?

    “嗯?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之前我看到一本书上写着,看病不能只看人的表面,还有很多内在的东西,而且阴阳相惜五行均衡,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崇志对叶晨的问题,弄得有些尴尬,说真的,他也不懂儿子问的这些问题,该怎么回答?

    思索了好一会,突然说到:“对了,我们呢,经常会碰到一些科学无法解答的病情,比如说身体症状都正常,但是病人总是发高烧,这种病,我们称作虚病,对待这种病,我们的建议就是去找一些大仙之类的人看看。”

    听到父亲的话,叶晨脑海中的意识又开始了跃跃欲试,仿佛就差那么一丝的隔膜就可以冲破。

    “虚病?老爸,你是说鬼神之类的东西?”

    叶崇志摇摇头,“具体的解释,我也不明白,这点你可以去问问吴老,他应该能给你解释吧。”

    对于叶晨的问题,叶崇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真的,他也不懂这方面的事情。

    然而叶晨脑海中的意识开始变得越加活跃,脑子里不断响起“鬼神虚病五行阴阳”

    轰

    突然,脑海中的意识冲破那道屏障轰然而出

    使得叶晨脑袋顿时非常的疼痛庞大的信息,转入叶晨的脑海

    有些昏昏欲坠的叶晨只记得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祝由术”便直接晕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