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治疗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你的大道理。”吴珊珊摇摇欲坠,身体连连后退,靠在一棵树上才稳住身形,然后慢慢的蹲下去,身体卷缩一团。

    看着她的模样,叶晨心中有些心疼,他想起来当初吴珊珊因为自己被绑架,想起来那时的医术交流会

    柔声的说道:“是因为我吗?无论我什么地方做错了,也请你不要这样自己封闭自己,我真的有些心疼。”

    说着,叶晨换换的伸出手。

    吴珊珊目光中闪过一丝迷茫,机械化的伸出玉手。

    叶晨将手搭在手腕之处,这一下叶晨眉头微微的皱起

    他发现吴珊珊体内的那股寒气已经侵袭全身,而且五脏都有蠢蠢欲动的寒气

    中医讲究阴阳协调,可是现在的吴珊珊明显是寒气过重,导致感情抑郁,身体所有的神经紊乱,已经面临随时崩溃的边缘,若是不能及时治疗,恐怕以后会有更麻烦的事情

    叶晨慢慢的收回手,心情有些低落,“你的寒气已经入侵全身”说道这里,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不难看出来,吴珊珊的情绪是自己所致,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什么不开心或者想不开的事情,能跟我说说嘛?”

    吴珊珊没有回答,只是将身体卷缩一团,一言不发,面前的这个男人,给了自己希望,然而又将这个希望全部的破灭她害怕,害怕男人,甚至有些讨厌男人

    叶晨有些郁闷的叹息一声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待着,谁都没有在说话,一直僵持到晚上

    直到吴鹤翔晚上的时候来看了一看,吴珊珊才从地上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走掉了。

    “小叶,按理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不想搀和,但是珊珊是我的孙女,你能告我你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吗?”吴鹤翔有些认真的问道。

    叶晨苦笑,如果他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两个人也不会这样僵持一天了,摸了摸鼻子说道:“可能是感情上出现了什么矛盾”

    “就这么简单?”

    叶晨一愣,有些怪异的看着吴鹤翔说道:“吴老你想说什么?”

    “哎我这个孙女,性子有些冷,但是对你却不一样,我想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但是最近你在忙事业,按理说年轻人忙事业是应该的,但是你跟苏家那个丫头”说道这里,吴鹤翔摇摇头走掉了,他不想搀和年轻人的事情,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自己的感情,还是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吧。

    偌大的院子,只留着叶晨独自一人站在那里

    他前世是药神,来到这一世,虽然变得有些流氓,但骨子里面对于感情的事情还是一只小白鼠而已

    一连几天,叶晨都呆在灵药堂。

    由于叶晨频繁的出现,吴珊珊那个冰冷的气质也得到了环节,起码一天的时间里,会和叶晨说上三两句话。

    虽然内容很短,但是起码是有所改变了。

    这一天,叶晨老早的来到了灵药堂,看着吴珊珊正在拿着水壶给花浇水。

    看着她非常细心的照料花园的花朵,叶晨知道这个女人内心是非常有爱心的,配合浑身冰冷的气质,在花园中,这道身影显得格外的迷人

    不知不觉,叶晨看得有些入神。

    然而这个时候,吴珊珊面向叶晨的方向,弯下腰开始浇水

    一片春光引入眼帘,然叶晨有些不能自拔。

    “好看吗?”吴珊珊面无表情的问道。其实她早就发现叶晨到来,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心中竟然有一丝窃喜。

    “好看,人挺漂亮”叶晨被揭穿后,尴尬的说道。

    “没有胆量的色狼。”吴珊珊有些嗔怒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叶晨一愣,他明显感觉到吴珊珊言语中的轻松,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当下立即追出去说道:“让我陪你吧。”

    “不需要,我心里清楚,你现在是可怜我,并不是对我真的好,我自己的身体,自己会注意的。”吴珊珊有些失神的说道。

    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感情上真的是一个失败者。

    “你要相信我并不是什么可怜,我是真的关心你”叶雨辰焦急的说道。

    “我这样挺好,不需要人陪。”吴珊珊依然冰冷的说道。

    叶晨看着吴珊珊片刻,突然说道:“那好,我是多余的,我走。”说完转头就走。

    看着叶晨真的说走就走,吴珊珊的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变得更加的冰冷,一双眼睛仿佛能结出冰。

    可是叶晨只是原地绕了一圈随即转过身来,一副嬉皮笑脸的说道:“感受到了么?你需要我陪,不然你的身体会更加冰冷。”

    吴珊珊心中突然一紧,这个混蛋又来无赖

    “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个混蛋?”吴珊珊有些温怒的说道。

    “人生非常短暂,转眼即逝,你不需要证明自己有多么的厉害,但是至少要有一个无悔的人生,不是吗?”叶晨突然抓住吴珊珊的玉手说道“让我陪你一起,好吗?”

    吴珊珊双目依然冰冷,冷冷的看着叶晨,而叶晨也同样非常渴望的看着她,两个人双目对视。

    最终,吴珊珊将目光别向一边,淡淡的说道:“好,我让你陪我,能陪多久就陪多久。”

    “那好,我们从现在就开始。”说着,叶晨抓住她的手,快速的找了一间房间。

    “你们这是”吴鹤翔看到叶晨拉着孙女的手冲进一个房间里,吃了一惊,珊珊这个丫头是要献身了?

    这他们进展的未免太快了吧?

    吴鹤翔愣了好一会后,脸色突然露出了笑容:“医术高,人也挺帅”他没有想到叶晨短短的几天就将自己孙女冰冷的心融化了。

    吴珊珊一直都是吴老心中的一块病,如果这一次她真的能够跟叶晨走到一起,也未必就是坏事。

    “你要做什么?”吴珊珊也有些慌了

    “先把你的病治好。”叶晨一边说着,一边脱掉外衣。

    吴珊珊冰冷的脸上闪出一丝绯红,“治病为什么要脱衣服?”

    “你也脱啊,不然怎么施针?”叶晨淡淡的说道。

    “”吴珊珊内心仿佛回到了两个人参加医术交流会,那个时候叶晨就是这么无厘头。

    片刻之后,吴珊珊已经换上了一身比较薄的睡衣。

    因为用针的时候要刺周身大穴,她身上的寒气已经入侵全身,如果不能彻底治愈,叶晨害怕将来还会复发,那样的话,情况可能更加难以控制。

    但是又不能让吴珊珊不穿衣服吧?治好将就让她穿着睡衣。

    其实穿着这种睡衣,要比不穿还要诱人

    叶晨一阵失神,有些苦恼的暗想,难道女人都喜欢这么性感的睡衣吗?

    “如果你看过瘾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原本等着叶晨施针的吴珊珊见叶晨半天没有动静,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叶晨,脸色有些冰冷的说道。

    啊

    “好,这就开始”叶晨吓了一跳,急忙将所有胡乱的想法抛在脑后。

    随手一甩,若干根银针稳稳的落入手中。

    上一次没能直接除掉吴珊珊身上的寒气,是因为真气和功法都不够看,如今他功法再进一阶,想要处理掉吴珊珊身上的寒气,还是有些把握的。

    短短几分钟,叶晨纠结无比的扎完了十几针

    “这就是你陪我的方法?”此时吴珊珊脸色通红,就连身体上都能看出来血液流动的非常快

    “你身上的寒气对你身体不好,既然要陪你,当然要一个完整健康的女人啊。”叶晨理所应当的说道。

    “那么你现在可以出去了。”吴珊珊说道。

    “刚刚行针完毕,我需要观察一下。”叶晨有些不舍的看着吴珊珊的身体

    “滚。”吴珊珊恼羞的吼道。

    叶晨落荒而逃。

    半个小时以后,叶晨才将吴珊珊身上的银针拔下来。

    站起身子,吴珊珊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半点的表情,但是她冰山般的外表下却是犹如烈火一般的澎湃。

    这个男人竟然将自己看光了还用手碰到了

    吴珊珊此时心情非常的纠结

    不否认,她之前喜欢叶晨,甚至幻想自己和叶晨结婚后的幸福生活。

    只是后来她发现这个男人太优秀了,优秀到自己都望而却步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叶晨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一次是不行的,还要几次才可以”

    等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吴珊珊的回答,叶晨有些懵。

    “要不要看着我换衣服?”吴珊珊终于开口说道

    “”叶晨无语,乖乖的走掉。

    “混蛋。”吴珊珊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只是淡淡的笑。

    可还是犹如百花盛开般的惊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