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上门踢馆
    轰

    台下的记者炸锅了,处理伤疤或者烧伤只需要半个小时?这不是在吹牛吧?

    原定的一个小时记者会,由于各种原因,现在延长为两个小时,随着记者会的召开,苏静雅说出来的内容则是越来越火爆,越来越让记者们吃惊。

    不管晨静公司最终会走到哪里,相信今天过后,晨静公司必定会大红大紫,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势必会如潮水般袭来。

    敢口出狂言,敢无视国内各个整容医院,晨静红颜公司注定要出名了,一台整容手术只需要半个小时,如此狂妄的言语,如此牛逼的继续,怎么可能办到?

    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苏静雅对着台下的众多记者说道:“各位,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的记者会就到这里吧,我们公司准备了一些酒菜希望各位赏脸吃个饭。“

    众多记者虽然还有无数的问题想问,可是苏静雅就是不回答,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瞪眼,作罢。

    苏静雅刚站起来准备离开,突然,宴会厅的门被推开,只见几个人走了进来,而最前面的一个是坐在轮椅上的。

    进来的几个人中,苏静雅认识其中的一位,而对方的出现则是让他眉头一皱,意识到对方出现必然不简单。

    童家的辛婼衫几人的到来,让众多记者知道事情有变化,于是连忙拿起相机对着几个人。

    来者不善

    “苏总,今天我们来是想求证的,听说贵公司能够在半个小时内将毁容的病人治好,所以希望苏总能够帮帮我,替我这位朋友看看,。”

    一脸无所谓而淡然的辛婼衫玉手指了指轮椅上的那个浑身都是纱布的人说道:“苏总,他是七级烧伤,不知道贵公司有没有把握?”

    记者们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终于等到了他们想看到的场面,一个个拿着相机疯狂的按下快门,唯恐那个细节他们错过了。

    苏静雅冷着脸坐在台上,她知道辛婼衫此时来的目的,一定是童文博那个家伙搞得鬼。

    “怎么?难道苏总没有把握吗?还是说贵公司从一开始就是在欺骗众人,欺骗老百姓?”见苏静雅不说话,辛婼衫得意的说道。

    进退两难。

    苏静雅打心眼里不想搭理童家任何一个人,可是现在不进行还不行,这么多记者都在场,如果解决不好,她不敢保证这些记者会怎么写。

    “这位小姐,我能够体谅你和你朋友此时的心情,可是今天这样的日子,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苏静雅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辛婼衫可不管那些,她的任务很简单,童少就是要让苏静雅还有叶晨不好过。

    “苏总,咱们都是聪明人,又何必为难我这一个下人呢?而且我们童少说了,他不相信贵公司有这个实力,所以,他让我今天来踢馆。”

    轰

    众人大吃一惊,这个家伙是谁?说话未免也太直接了吧?就算是来踢馆,也用不着这么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吧?这让人家情何以堪?

    苏静雅脸色更为难看,恨不得下去抽这个女人两巴掌。实在是太过分了,欺人太甚。

    “我现在是给你们一个证明贵公司实力的机会,别告诉我你们不敢,如果这样,这么多的记者都在,相信不止我一个人会鄙视你。”

    突然,轮椅上的那个患者高声喊道:“求求你们,救救我”声音如此的惨痛,让人听着鸡皮疙瘩掉一地

    苏静雅很为难,这种突发的情况纵使他久经沙场,未免也有些手足无措,乱了方寸。

    “苏总,现在是贵公司证明的最好机会,不知道贵公司是否方便证明给我们看?”一个记者问到

    “各位,我公司并不怕向你们证明,但是也得是我们公司安排时间,手术就算是在简单,毕竟还是个手术,也需要场地与工作人员的配合。”苏静雅解释道

    “刚刚好像苏总说过,这种手术,如果是贵公司来做的话,只需要半个小时,我想场地的事情并不是很重要吧?”又是一名记者说道

    台下的叶晨一直没有说话,可是他的脸色却是异常的阴沉,让人一眼看上去非常吓人,这会,他想杀人,想冲到那个挑事女人的身前直接几个大嘴巴抽过去。

    “童家?你这是挑战我的底线吗?”叶晨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台上,辛婼衫却说道:“各位媒体朋友,你们也看到了吧?这个什么晨静公司根本就是欺骗消费者,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能力,只是想借着你们的报到去骗钱,你们千万不要相信。”

    苏静雅此时又气又急,连忙下意识的向叶晨投去求助的目光,这件事情的最终决定还是需要叶晨来做。

    记者们见到苏静雅不说话,以为她是害怕了,于是心中的天平开始偏移,开始相信辛婼衫的的话,认为苏静雅只是在利用他们。

    “叶晨呢?他上哪去了?不敢出来见人吗?”辛婼衫突然大声喊道

    “我在这里。”叶晨的声音响起。

    叶晨一步步的走到辛婼衫的身旁,一脸淡定的说道:“你是谁?长得还算可以,为什么要学疯狗?咬来咬去?”

    一脸得意的辛婼衫突然听到这句话,小脸涨的通红,差点暴走,叶晨这个小子竟然骂自己是疯狗?

    辛婼衫恼羞成怒,近乎抓狂的吼道:“姓叶的,你说谁呢?你骂谁是狗?”

    “你”叶晨伸出一根手指“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是疯狗,一条乱咬人的疯狗。”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辛婼衫此时不在是那副优柔的样子,反而是冷冰冰的面容。

    叶晨冷哼一声,鄙视的看了一眼辛婼衫,反而没有搭理她,转身对着轮椅上的病人说道:“这位先生,你放心,我们公司一定会为你安排手术,请你不用担心,相信我们能够让你恢复如初。”

    对方明显有些迟疑和怀疑的看了叶晨一眼,怯生生的说道:“你们刚刚不是说这只是一个小手术吗?为什么还要等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