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吸金狂魔
    “少来,把这个处理掉,你留一百万,剩下的交给你姐。”叶晨淡淡的说道。

    正在兴奋的苏木恒听到这句话,瞬间蔫了感情这些钱不是给自己的

    不过也好,自己转手就赚了三十万,还是很不错哒。

    “姐夫,咱们今晚快活一下?”苏木恒突然说道,对于他来说这三十万够他霍霍一晚上了。

    叶晨刚要说话,电话就响了,“喂吴老,有病人了?”

    电话是吴鹤翔打来的,叶晨心中有些小小的激动,毕竟自己已经和吴老说了情况。

    果然,吴鹤翔在电话的另一头说道,有一个病人,你有时间过来吧。

    “下次吧,下次你安排我。”叶晨对着苏木恒说道,对于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赚钱,没有钱什么公司也开不起来。

    /

    按照吴鹤翔说的地点,叶晨很快便到达。

    见到吴鹤翔后,叶晨直接问道:“对方什么身份?”

    “”吴鹤翔无语,这小子是缺钱缺疯了?

    很快,两个人走进一家别墅区,只见一个身穿名贵西服的中年男人来到二人面前,身材肥胖的他,走了这几步就觉得十分累。

    暴发户

    对方的穿衣打扮让叶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俗气,土鳖,脖子上的金链子差不多有大拇指粗细,手指上的戒指也是大的吓人,就差在脑门上印上我是有钱人的字样。

    可是,叶晨不但没有反感,反而非常喜欢,原因很简单,这种人有钱。

    ”吴老,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医生?”中年人眼神明显有些质疑,叶晨太年轻了。

    既然为了赚钱,叶晨当然不在装逼,直接说道:“身材虚胖,神疲无力,腰膝酸软”

    中年男人神情有些激动,显然不在意叶晨的年龄问题了,毕竟他说的都对。

    突然冲上去握住叶晨的手:“小兄弟,你帮我,一定要帮我。”

    这个人叫李大鹏,是东城一件连锁饭店的老板,家底丰厚,一直以来,他都有许多男人的通病,肾亏。  对于房事他也不是很沉迷,可就是觉得整天非常累,根本没有经历去打理公司的生意,经常在办公室,或者家里的椅子上就能睡着。

    为此他看了很多医生,只是没有一个医生开出来的药有用,效果一点也没有。

    今天托人找到吴老,就是想让中医圣手看一看,结果人家直接拒绝了,反而推荐一个小伙子。

    而此时吴鹤翔竟然陪着这小子来,至少说明小伙子是有真材实料的。

    惊喜总是不知不觉的到来,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就看出了自身的毛病。

    厉害。

    单纯看一眼,就能看出毛病,难道不厉害?

    “这个病问题不大。”叶晨淡淡的说道。

    李大鹏一愣,心中大喜,激动的说道:“小兄弟,只要能够治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叶晨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歪着脑袋看着对方。

    李大鹏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是当他看到吴老递过来的眼神,钱,哦对,他急忙拿出一张支票,填下一张十万块钱的支票,递给叶晨。

    叶晨冷笑一声,并没有接过来,而是说道:“看来你的身体真便宜啊。”

    李大鹏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十万块都不够吗?

    旁边的吴鹤翔无语了,这是自己认识的叶晨吗?简直就是财迷啊,看这个节奏,是打算把李大鹏当做小绵羊了。

    李大鹏没动,叶晨也没动,神情自然的站在那里,开什么玩笑,自己要不是因为缺钱,会干这种买卖?十万?你拿我这个药圣当什么了?

    李大鹏一咬牙,再一次掏出支票,填写了一张十万的,然后递给叶晨。

    “小兄弟,你看这样可否?”

    叶晨还是没有拿,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对着吴鹤翔说道:“吴老,我们走吧。”

    这下李大鹏蒙圈了,我擦,什么情况,二十万还不够?再添点钱都够换一个肾了。

    “等等。”情急之下,李大鹏再一次填写支票,这次他又填写了三十万,加在一起五十万。

    叶晨依旧看了一眼支票,脸上有些嫌弃的问道:“先生贵姓?”

    “我姓李。”

    “李先生,难道你就不能大方点?钱重要还是身体重要,你想想如果身体没有了,要钱有什么用?”

    李大鹏别说的脸红耳赤,尤其吴老还在,这让他有些挂不住脸。

    “那小兄弟,你开个价怎么样?”

    叶晨懒得理他,渗出一根手指。

    李大鹏看到后,嘴角不断的抽搐,暗道这小子实在是太黑了。

    可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最后还是咬着牙开出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叶晨笑着接下支票,小心翼翼的将支票放入口袋,然后拿出纸和笔,写出一个方子。

    递给李大鹏以后,说道:“用酒熬煮,晾干后碾成药丸,每颗药丸十克,一天两次,连续半个月。”

    “这个方子有用,你好好保存,希望你早日康复。”吴鹤翔在一旁说道。

    李大鹏欣喜若狂,既然连吴鹤翔吴老都说这个方子有用,那就说明真的有效。

    两个人甚至连屋子都没有进去,就将病看好了,而且叶晨也得到了一百万的支票。

    “你有那么缺钱吗?”吴鹤翔有些疑惑的问道。

    在他看来,叶晨这个行为简直就是敲诈啊。

    叶晨笑道,“吴老,我是很缺钱,要不然以后灵酒我也开始收费吧,十万块一斤如何?”

    吴鹤翔听到这句话,差一点没掐死叶晨,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这么快就要变脸,不过表面没有说出来,“你小子这是算计到我的头上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是祈祷这小子不要抽风,不然真的要十万块一斤,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有一点必须认同的是,那个灵酒确实很好喝,而且强身健体,至少吴老会掏出腰包买,只是谁不想喝免费的?

    “我又不是义务酿酒,收点费用怎么了?要不?吴老,咱们先算算费用吧?”叶晨笑道。

    吴鹤翔恨不得将这个家伙嘴堵上,这是威胁自己,难道他不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就是讲信用吗?自己刚刚给他介绍了一个病人,这家伙反过来就要对付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