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赝品
    叶晨看到童文博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寒意,童文博之前绑架吴珊珊的事情,他没有忘记,只是近段时间忙于和苏静雅谈论开公司的事情,而淡化了而已。

    如今这个家伙就出现在眼前,怎么叫他爽?

    “苏木恒,你小子越活越回陷了?怎么跟一个穷逼交朋友了?”童文博冷冷的说道。还故意将穷逼二字说的特别重。

    “姓童的,你说话小心点,别以为我怕你。”苏木恒吼道。

    童文博冷笑着看着叶晨和苏木恒,“垃圾。”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藏轩阁的阁主,一个挺着大肚子秃顶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一脸猥琐的说道:“童少,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是给你送到府上,还是您自己带回去?”

    “不急,既然大家都有雅兴来选古董,不如看看我这个价值七十万的清末五彩瓶。”

    童文博有意无意的看着叶晨,样子好像在说,老子有钱,你有吗?

    话音一落,藏轩阁的工作人员,抬着一个玻璃展示过来。

    “童少果然出手大方,随随便便就是七十万。”

    “七十万啊,老天,我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些钱。”

    藏轩阁门口也有不少围观人凑在门口看着,纷纷说着感慨。无不露出惊叹之色。

    “这个瓶子最多也就值五十万,童少竟然花了这么多远远超出价格了吧?”人群中不知道哪个人说道。

    “不高,这个瓶子,五色均匀,晶莹剔透,瓶身润泽,让人一种精神愉悦,七十万,这个价格绝对物超所值,不愧是太祖当年的御用瓷器。”

    突然,人群中一个神采奕奕的老人,铿锵有力的说道

    “老头,你懂不懂啊?”

    “这不是秦大师吗?”

    “秦大师是谁?”

    “秦大师你都不知道,他可是咱们浙海首屈一指的鉴定师啊。”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老人的身份,立即拍马屁说道

    听着四周人的的惊呼,童文博笑容加深,十分得意的看着叶晨。

    而苏木恒脸色却是十分难看,童家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一个个快捧上天了。

    “这个老头很厉害?”叶晨不屑的问道

    看着众人因为这个老头的一句话,瞬间就没有了声音,叶晨有些疑惑,向一旁的苏木恒问道。

    “何止是厉害,都说他看过的东西,没有一个走眼的,号称浙海金牌鉴定师。

    ”这么厉害?“

    叶晨本身不懂古董,完全是靠着一身的气息才能鉴别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但是这个老头竟然看一眼就能看出来,说明算牛逼人物了。

    只是当叶晨偷偷将气息探入那个花瓶的时候,心中有些古怪,暗道不会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叶晨再一次加速运转真气,真气化作透明的气体,缓缓的包围瓶子。

    只见众人都在吹捧的这个瓶子,表面虽然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不过,在瓶底的地方却另有玄机,就算是真气,也都无法窥探。

    而此时,童文博正在得意洋洋的跟秦大师交流着瓶子的年份等

    秦大师一边看着瓶子,一边点头称赞:“这个瓶子实在是一品制作,能够以这个价格买到,实属难得,要不童少割爱,转给我算了。”

    童文博一脸绅士的笑容说道:“秦大师,我可没打算卖掉,打算自己留着呢。”

    秦大师一愣:“你这是故意让我这老头子眼馋啊。”

    而其他人看着两个人的对话,纷纷拿出东西让秦大师鉴定。

    叶晨在一旁一脸不在意的说道:“一个赝品而已,用得着这么吹捧吗?”

    他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让旁边的苏木恒听到了。

    “姐夫,你说什么?这个是赝品?”苏木恒可没有叶晨那般沉稳,说话的声音整整提高了若干个音阶。

    众人闻声全部看向叶晨这个方向。

    秦大师的脸色更是闪过一丝不满,这两个年轻人什么意思?难道是质疑自己的鉴定?

    没等众人说什么,叶晨指着那个瓶子说道:“这个瓶子瓶身泛白,一看就知道是个赝品,而且瓶底有裂痕,这明显就是模仿清末代的工艺,至于瓶底那个裂痕,便是整个作品的破绽,若是没了这点破绽,可以说足以乱真。”

    听完叶晨的话,秦大师急忙走到瓶子旁边,一把拿起来,看到瓶子的底部,果然有一条裂痕。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不会看错古董,没想到今天竟然走眼了,老脸一红,转身对着叶晨说道:“是秦某夸大了,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还请教小哥尊姓大名?”

    “”

    众人无语,包括童文博在内,前后短短十几秒的时间,秦大师的口风就改了,足以说明叶晨说的是对的。

    而自己花了七十万竟然买了一个赝品

    若不是这里人员多,而且能来这里买东西的人非富即贵,童文博可能当场就能发难叶晨,只是他忍住了。

    童文博点点头,拿起瓶子,“既然这个瓶子是个赝品,本来还想着放在家里关上一番,没想到这位不起眼的先生竟然看出了端倪,学无止境啊,呵呵听个响吧,权当教训。”

    说着,童文博便搞搞举起瓶子,要摔在地上。

    其实他并不把这点钱看在眼里,只是叶晨的话让他有些挂不住,花七十万听个响,就凭自己乐呵。

    而此时叶晨突然说道:“等一下,我可以看看这个瓶子吗?”

    童文博一愣,他有些冷笑的说道:“怎么?感兴趣?买不起真品,想买个赝品?”

    秦大师在一旁呵呵笑道:“赝品也是艺术,分不得贫贱。”

    在场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童文博要是现在为难叶晨,倒是显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当下他说道:“秦大师说的对。”

    叶晨结果瓶子,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心中却有些疑惑。

    他自己有功法在身,能够感受到正常人感受不到的东西,自从上次得到的玉瓶以后,他更加确定每一个古董都有自己的丝丝古气,然而他就能看出中间的端倪。

    看了几遍,叶晨还是觉得这个瓶子有些古怪,明明瓶身就是一个赝品,但是瓶底带来的神秘,绝对不是表面那般简单。

    一时间,叶晨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于是抬起头看着童文博说道:“这个东西可以卖给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