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资格证(加更)
    叶晨拒绝了宋家的邀请,在他的心里,如今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去做。

    这段时间不论是分局事件,还是吴珊珊被绑架的事件,都已经充分的告诉他,这个世界和他前世的世界是不同的,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你需要有名利,权利,还有最重要的,那就是你要有钱。

    然而,自己单纯的在医院里面看病治疗,那点工资可以说连泡妞的资本都不够。

    虽然这一次宋家给了他很多的钱,可惜在叶晨的眼里,这点钱又能花多久?一天?还是一个月?

    我要赚钱怎么赚?

    总不能自己走到豪门的门口说自己会看病吧?

    想到这个问题,叶晨就挠头

    不知不觉,叶晨来到了一家商场的楼下。

    他看到形形色色的漂亮女生走进走出

    “这个世界唯一的好处就是露骨,一看看这一双双大长腿”叶晨干脆坐在商场门口的休息长椅上,看着“风景”

    没多一会,叶晨竟然喜欢上了这个位置(真不知道被他妈妈发现自己儿子也有这么猥琐的一面,会不会气得吐血。)

    突然,叶晨灵光一现。

    他发现大多数的女生最多出入的地方无非就是金店、服饰、还有化妆品

    猛地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笨,自己的前世是谁?药神啊药神是干什么的?研发出各种各样的药,供人治疗的,别说小小的营养药,就算是起死回生的大罗金丹也不在话下啊。

    就在这个时候,吴老打来电话。

    “你瞧我这个老头子,已经有点健忘了,本来是想看到你的时候给你送点东西,结果等你走了,我才想起来。”吴鹤翔在电话的另一头说道。

    “什么东西?”

    “你来了就知道了。”吴鹤翔报了一个地址后,便挂断电话。

    既然吴老邀请,叶晨正好无所事事,便答应了。

    出租车拐入一条路两旁长满梧桐树的小路,两旁都是历史有些悠久的建筑,最后的一栋古香古色的宅院前面停下。

    在院门口有个牌匾,上面写着,灵药堂,里面还有淡淡的中药味飘散出来。

    “没想到吴老还有这么一个隐蔽的药堂?”叶晨自言自语的说道,心中却对吴老越发的佩服,这个老人家是真心为中医事业做出贡献的前辈啊。

    叶晨带着感慨的心情走进了药堂。

    大堂里面有几个男女看到叶晨后,彬彬有礼的问道:“先生,请问您是看病还是抓药?”

    叶晨一愣,随即说道:“我是找吴老。”

    几个年轻人好奇的打量叶晨好一会,心说这个年轻人该不会是来拜师的吧?

    几个年轻的女人,看到叶晨的时候,眼睛微微发亮,心中暗暗赞叹,叶晨绝对不是那种五官完美的大帅哥,但是他身上那种独有的气质,还有一身细腻的皮肤,非常的吸引人。

    “你是来拜师的吗?”一个年轻男人看到几个女人看着叶晨时的变化,有些不悦的说道。

    然而没等叶晨回答,吴鹤翔就从后院走了进来,见到叶晨后。

    “小叶,你来了,来,跟我去后院。”说着,吴鹤翔没有给这些人介绍叶晨,而是直接带着叶晨走到后院。

    “这个少年是谁啊?竟然被吴老带到内院了?”

    “难道是吴老的后辈?李强师兄,你们李家和吴家是至交,有没有见过这位少年?”一个小个子男生问一个身材高挑,颇为帅气的青年。

    那名帅气的青年眼睛里闪过一丝淡淡的阴郁,浅笑一声说道:“吴家后辈那么多,我哪里全认识。”

    他们虽然在灵药堂工作,但是也只是学徒的身份,吴老年纪大了,而且地位很高,早就不收弟子了,不过他们能够站在这里,哪怕只是一个学徒的身份,也不是那么简单。

    就说李强吧不但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且是和吴家有不小交情的李家出身的世家子弟。

    然而就是这样的身份,也没有资格进内院,吴老一向喜欢清静,除了吴珊珊,基本上内院就是禁地。

    李强在这里呆了半年,除了吴老的几个挚友和吴珊珊,还没有见过一个年轻人进入过吴家的内院。

    而刚才进来的那个少年,明显就不是吴家什么核心的后辈,李强虽然不至于把吴家所有年青一代都认识,但是核心中药的肯定是知道的。

    而叶晨刚刚的称呼,就足以证明他并不是什么核心后辈。

    灵药堂的后面很大,可以说是别有洞天。

    里面好像是一个民国时期的园林一样,虽然不是金碧辉煌,但是这种低调,也算得上是奢华的表现。

    吴鹤翔带着叶晨来到一间点着檀香的房间。

    房间的两面都是医书,有些书籍看起来还非常的古老。

    这些书籍明显比吴老家里的那些还有珍贵。

    “难道父亲当年就是在这里跟着吴老学习的?”叶晨看到四周的景象,响起吴老还是父亲的老师。

    吴鹤翔招呼叶晨坐下来,一个保姆一样的人跑了一壶大红袍上来,叶晨尝了一下,比自己家里那个像渣一样的茶叶好太多了。

    “喏,今天可能是太过激动,竟然把这个东西忘了给你。”吴鹤翔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本本递给叶晨。

    结果红本后,叶晨看到上面写着《行医资格证》几个字

    “这”

    “吴老爷子,谢谢你。”叶晨连忙起身感谢。

    虽然这本东西在叶晨的眼里可有可无,但是真要当医生,这个小本又是必要的,不然就会有麻烦,比如上次,若不是叶晨没有这个东西,也就没有分局风波了。

    没想到吴老能这么快就帮他把行医资格证办下来,也让叶晨对吴老在医术界的能量有些吃惊。

    这种资格证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每年只有固定的时间统一考试才会发放,而且还有很多前置条件,你就是省委书记出面,也不一定能开绿灯,毕竟这是国家发放的,不是地方上能够处理的。

    “以你现在的医术,拿到这个资格证是绰绰有余的,如果连你都没有这个资格,那么国内的医术界将会是一个损失。”

    吴鹤翔对叶晨是心上的,尤其是帮助宋老治疗的时候,如果一个医生连那种病情都治好,却没有资格证,岂不是让人笑话?

    在某些方面,吴老的性格还是有些古板的,虽然他听孙女说叶晨在医院优秀的表现,但那毕竟都是听说,只有自己亲眼验证过,他才会相信。

    这是对病人的负责,也是对叶晨负责。

    随后两个人在房间里随意聊着天。

    探讨一些医学上的问题,叶晨在医术上的造诣非常高,而且每一个病理都说的融会贯通,在知识储备上极为惊人,和吴老的聊天,让吴鹤翔极为吃惊,这不比在家里聊的那些。

    今天吴鹤翔提出的问题都是一些刁钻偏僻晦涩的东西,没有想到叶晨抖动,这让他这个老头子心中怀疑,叶晨是不是个怪胎,他敢保证,就算是叶崇志在这里都不一定能回答上来的问题,如今他的儿子却头头是道的说出来,还让人无法反驳,更要细细琢磨

    小小年纪能够知道这么多的东西

    吴鹤翔越聊越高兴,红光满面。

    忽然朝叶晨打了个手势,然后跑到书柜的最下方,打开一个暗格,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一坛酒。

    “这茶太寡淡了,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喝几杯”吴鹤翔爽朗的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