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怒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叶晨一边柔声的安慰着,一边却又极力的控制内心的怒火。

    吴珊珊哭了好久,在叶晨的怀中,她有种难言的安全感。

    伸手将吴珊珊脸上残留的泪水擦干,然而吴珊珊破天荒的乖巧可人,一动不动。

    叶晨假装轻松的笑道:“不要再哭了,我可不喜欢熊猫眼的女人。”

    吴珊珊被逗笑了,扑哧一声娇笑。

    见她还能笑,叶晨心中放心不少,“去外面等我一会好吗?”

    吴珊珊轻轻摇头,白嫩的小手紧紧牵着叶晨的衣袖,她不想离开他。

    “乖,很快就好的。”

    在别人的陪同下,吴珊珊还是答应了,只是走一步三回头的不舍的离去。

    见吴珊珊人影消失,叶晨的神情慢慢的变冷,仿佛整个空间都被冻结一样,转头瞟了一眼被五花大绑的壮汉,对着宋媛媚说道:“把他交给我。”

    宋媛媚摇头拒绝,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种担心,提这个壮汉担心,直觉告诉她,叶晨这一次非常非常的生气。

    “明天我会让你爷爷下地走路,把他交给我。”

    听到这个条件,宋媛媚心中笑了,自己不用出卖色相就可以让爷爷很快康复,这个条件绝对合适。

    “成交”

    叶晨犹如看死人一般,面无表情的盯着地上的壮汉“知道我这个人有一个什么样的习惯吗?”

    被五花大绑的壮汉,现在害怕极了,嘴里发出呜呜声,诚惶诚恐的拼命摇头。

    “我喜欢主动招惹麻烦,但是如果有人敢找我的麻烦,那么我一定会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叶晨现在绝对不是平时的他,此时他就像前世的药神一样,身体散发着强者的气息,一语定生死。

    撕下壮汉嘴上的胶条,却见壮汉求饶:“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我们也是被人指使的。”

    叶晨冷笑,神情不屑的说道:“误会?你倒是挺会说话啊?”

    壮汉声音颤抖:“爷爷,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只请你放过我”

    “放过你?你倒是想的很开嘛。”叶晨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四处看了一眼,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宋媛媚一直站在旁边,她很好奇叶晨会用什么办法对付这个壮汉,毕竟这个壮汉不是主谋。

    此时叶晨从左右找来两块砖头。

    然后从身上掏出了银针。

    壮汉见状,哭了,真的哭了,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爷爷,我们只是帮人办事而已,我发誓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求求你放过我”

    壮汉虽然不知道叶晨要干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叶晨绝对不会找这些东西来玩,要玩也是玩自己。

    宋媛媚也很好奇的看着叶晨。

    拿着转头走到壮汉的身边,手中一抖,一根银针稳稳的落入手中,猛地刺进壮汉的穴位。

    只听壮汉惨叫一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只要被人触碰一下都是非常的疼痛。

    “怎么样?是不是疼的很爽?”

    壮汉此时脸色苍白,他心中后悔了,后悔不该拿着童家的钱办这种没命的生意。

    突然,叶晨挥舞手中的砖头猛地砸向壮汉的两)腿)之间。

    啊~~~~

    一声惨叫,可谓是惨绝人寰的叫声

    壮汉的身体感知,被叶晨的针灸扩大了不止十倍,加上砖头砸上去,那种疼痛怎么可能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苍白的面色,瞬间昏了过去,两(腿)之)间鲜血流出来。

    叶晨脸上露出冷笑“装死?”

    说着,一根银针再一次刺入。

    壮汉瞬间睁开双眼,他现在想死都死不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昏不能昏,死不能死。

    “痛吗?放心,这才刚刚开始,刚才只是热热身,现在,我要动手了哦。”

    宋媛媚有些忍俊不禁,这小子下手真恶毒。

    惨叫的壮汉拼命摇头,无论如何都不想继续下去

    叶晨懒得说话,直接再一次挥舞手中的砖头砸了下去,一下不行,再来一下。

    “求你放放过我”壮汉甚至想死

    “我不会要你的命,杀人是犯法的,我可做不出来。”叶晨仿佛没有听到壮汉的祈求,自顾自的说道。

    宋媛媚柳眉紧皱,这小子真狠,一怒为红颜。

    “在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宋媛媚提醒道。

    叶晨没有搭理,继续用砖头招呼壮汉。

    剧痛之下,壮汉昏过去,在醒过来

    “你想哪只手先没有?”

    “求你,放过我,我只是一个”

    “啊”没等壮汉说完,叶晨又是一砖头砸了下去。

    宋媛媚有些看不下去了,稍稍扭过脑袋,暗骂这小子就是一个变态,想出气直接一点不行吗?非要这么变态的折磨人。

    这会,壮汉已经气若游丝。

    ”杀了我,快杀了我“生不如死的滋味,让壮汉想到死,他已经生无可恋,只想求一死。

    叶晨不为所动,手中的砖头此时已经变成鲜红色。

    “你知道我想要干什么吧?”

    壮汉身体下意识的缩在一起,叶晨却是脸色一沉,看来你还是想逃避哈?

    ”我说你就不能一次解决吗?”实在看不下去的宋媛媚问道,今天她才发现,原来这个小子如此残忍。

    叶晨扭头朝着宋媛媚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随后猛地一脚踢向壮汉。

    宋媛媚打了个冷战,微微退后一步。

    可怜的壮汉再一次晕倒。

    只是那道清脆的声音让宋媛媚知道是怎么回事。

    忽然间买宋媛媚心里暗幸,也为童家担心,这个变态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叶晨不是想杀了壮汉,而是想折磨对方,残忍的令人发指。

    “够了。”宋媛媚上前拉住叶晨的动作。

    叶晨停下来“谢谢你。”

    宋媛媚被雷的无语,她开始后悔将壮汉交给叶晨处理。

    “帮我个忙,帮我把他送到那个什么童家。”

    宋媛媚倒退一步,现在他才真正知道,原来叶晨早就知道背后的人是童家,这个壮汉的行为,只是告诫童家他叶晨也不好惹,这是裸的宣战。

    “你确定要这么做?”

    叶晨冷冷的看着宋媛媚,冷哼一声“难道他不是人?”

    “这件事情我做不到。”宋媛媚直接说道,她知道,如果自己派人将壮汉送过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宋家和童家彻底决裂宣战。

    这种两个家族的决裂,不是一般的小事情,她做不了主。

    “你不敢?那好,给我他的电话,我来打。”

    叶晨看出了宋媛媚的迟疑,退一步的说道

    想要找到童家的电话并非难事,尤其是宋家这种家族。

    叶晨拿起电话拨出了号码,慢慢放倒耳边,风轻云淡的说道:“姓童吗?我叫叶晨,我只想跟你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我来,不要玩阴的,你不一定是对手,哦,对了,有个人刚刚被我废了,很严重,有时间的话,你尽快收拾一下吧。”

    告诉童文博地址后,叶晨直接挂上电话。

    宋媛媚麻木的看着叶晨,一直都认为自己很聪明的她,此时却觉得脑子不够用。

    “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晨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你还想发什么疯?”

    叶晨看了看壮汉两旁已经吓昏过去的跟班,扭头对着宋媛媚说道:“我这辈子最恨的有两件事,一是别人威胁我,二是见不得别人通过非法手段去占有一个女人。”

    “这件事情,跟你们宋家没有什么关系,犯不着扯进来。”叶晨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