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初见婆婆?
    混蛋,看了老娘的热舞,死了活该。宋媛媚心中想到。

    流氓,难道吻了我就这么算了嘛?苏静雅心中想到。

    “我要把他带走。”两个绝世的美女竟然同时说出了相同的话

    然而就在众人愣住的一瞬间,两个女人对视看着对方

    刘海生一直抓着叶晨的手腕没有放开,他的脸上突然一动,连忙将手紧紧的贴在叶晨的脉搏,等待了许久

    他的脸上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神色,激动的喊道:“还有脉搏,快点来人,送他去医院。”

    还活着?

    陈锋、苏静雅和宋媛媚等人好像从悬崖边上一脚踩空,然后被人拽回来一样,死而复生的感觉让他们狂喜,陈锋大叫道:“快,通知医院救护车。”

    其实不用陈锋叫,徐院长和宋院长都在,他们立即联系医院派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刘海生不敢相信,叶晨竟然还有脉。

    只是这般缓慢细弱的脉搏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等叶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张病床上,周围是各种监控的仪器。

    病房非常大,足有一百平米,就他一张床。

    “儿子,你醒了”叶晨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妇女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妈你怎么也在这啊?”叶晨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母亲。

    “你这个混小子,要不是吴老跟我说,我都不知道你被抓了,还差点”叶母说道这里,眼圈发红,眼中含起眼泪,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叶晨有什么事情,作为母亲的她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举动。

    叶晨心里有些惭愧。

    让自己的妈妈担心了

    其实他早就可以醒过来,在分局的时候,那点温度对于叶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何况他还是拥有天火的人,而且对于身体的症状,可以说轻而易举,别说烤一晚上,就是烤上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

    不过,叶晨考虑的比较多,一旦自己在审讯室烤了一晚上还能活蹦乱跳,这未免太过惊世骇俗。

    在一个,他不想让刘胜利好过,所以干脆进入假死状态。

    “对不起,老妈。”叶晨连忙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叶母坐在叶晨的身边,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

    叶晨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从房间的隔壁传来一声娇艳的声音:“该说对不起的是那些诬陷你,抓你的人,那些人就算是说了对不起,也不能原谅。”

    房间的隔壁走进来几个人

    说话的正是苏静雅和宋媛媚。

    原来这件病房还是个套间,隔壁还有房间。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是来见婆婆吗?”叶晨看到苏静雅和宋媛媚,还有跟在后面的吴珊珊,脸上挂起了笑容。

    三个女人被叶晨说的脸色顿时绯红。恶狠狠的盯着叶晨。

    “老妈,看好哪个了?挑一个”叶晨装作没有看到三个女人的样子,骄傲的跟老妈说道。

    叶母看了看三个娇羞的女孩,心中那份阴郁一扫而光,心说着三个丫头哪一个都是个顶个的美女啊,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有这两下子,竟然能让如此漂亮的女孩担心。

    “妈妈哪个都喜欢”

    “”这次轮到叶晨无语了

    吃惊的看着老妈,叶晨心道自己的妈妈还真是前卫啊?胃口也不小,竟然都喜欢

    三个女人中,要数宋媛媚的性格最为外向,此时因为叶母在场,不好发作,不然她绝对会冲上来给叶晨来个致命的一击。

    仿佛是看出了宋媛媚的想法。

    “你爷爷的病,等两天我会去看。”

    叶晨淡淡的说道。

    “混蛋,老娘动用那么多人去救你,难道不知道说句谢谢?”

    “除非你爷爷的病不想治了,那我跟你道谢,如何?”

    “你”宋媛媚没有想到叶晨如此无赖,狠狠的一跺脚说道:“你有种。”

    说完,扭身逃跑似的跑掉了。

    因为会走掉,第一是因为她得到了叶晨继续治疗的承诺,第二,因为叶晨的妈妈在这里,宋媛媚总有种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所以干脆跑掉算了。

    宋媛媚走了,房间里留下苏静雅和吴珊珊尴尬的站在那里。

    叶晨笑容大盛,看着苏静雅,淡淡的说道:“媳妇,你是来伺候我的吗?”

    “流氓,死了最好。”苏静雅留下一句话,也走掉了。

    她是害怕叶晨说出什么之前的约定等更让人尴尬的话语

    苏静雅也走了,叶母吃惊的瞪着叶晨,暗说这小子屁大会功夫气走两个女娃,这是遗传了谁的基因?

    没等叶晨继续说话,吴珊珊的脸色已经冷到了极点。

    “混蛋。”

    说完,也走掉了

    眼看着三个女人一个不剩全走掉了,叶晨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着老妈说道:“妈,有时间你给她们上上课,让她们知道咱们叶家的规矩,你这个婆婆还在呢,竟然全都走了。”

    对于叶母来说,儿子能够平安无事,心中的那个大石头也就落地了,笑骂道:“你小子跟谁学的,怎么没有一点正形。”

    另一头,童家

    “你是说这次苏静雅也参与进来了?”

    童文博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

    辛婼衫无辜的站在那里,悻悻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啪~”

    童文博狠狠的将办公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摔在地上。

    “妈的,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我才是她的未婚夫吗?竟然帮别的男人?”

    从兜里抽出一盒烟,拿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看来,非要我用一些非常手段啊?”

    “童少,除了苏董那边,宋家也参与进来了,甚至不惜代价动用了军队。”

    童文博帅气的脸庞露出邪笑。

    “宋家?一个即将衰败的家族而已,也敢在我童文博头上动土?还敢动用军队?”

    辛婼衫看着童文博的表情,心中不由一颤,这个主子性格太过阴险,看来自己又有事情做了。

    “把事情炒作起来,让宋家动用军队的事情炒起来,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安排完一切后,童文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吐出一个烟圈,自言自语的说道:“叶晨,有意思,我发现你可以成为一个我的对手了。”

    市医院

    吴老走到叶晨的旁边,一脸欣慰和惊喜:”你终于醒过来了。“

    “吴老,这次多谢你帮我。”叶晨一脸感激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帮你了?”

    “若不是吴老,宋家怎么可能会出面?宋媛媚那个妞又怎么会亲自带队?”

    吴老吃惊的看着叶晨,他没有想到叶晨会想到这些,欣慰的点点头。

    “其实这次是姗姗告诉我的,那个丫头刚刚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叶晨听后有些郁闷,自己这是怎么了?前世的时候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转世了,女人却成为了自己的麻烦

    “没事,回头我找她解释一下”

    吴老并不在意这些,在他看来,儿孙自有儿孙福,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在那么热的环境,你是怎么做到的?”

    吴老更关心叶晨是怎么在那么酷热的条件熬过一夜的。

    “吴老,难道您忘了?我有”叶晨说着,手中悬空做了一个御针的手势。

    吴老这才恍然大悟,对啊,他怎么忘了叶晨这个家伙有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