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危在旦夕
    “你这是在干什么?”红旗车队刚刚挺稳,就传来一声暴怒的呵斥。

    人群分散开,一个中年威严的中年男人,在几个穿着警()服的人陪同下,疾步走来。

    “陈陈市长王局”

    刘胜利整个人都不好了,先是部队的人,然后是市长还有市局顶头上司王宏力,身后还有卫生局的boss刘海生

    这几个人哪一个都是浙海大佬中的大佬,而这几个大佬同一时间出现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陈锋看到刘胜利的模样后,眉头紧皱,但是没有说话,而是走到部队那边,看到宋媛媚后,眉头更紧。

    “小丫头,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宋媛媚对陈锋叫自己小丫头心中不爽,“怎么?陈叔这么有时间,来这里视察工作?”

    然而没等陈锋说话,一辆红色的捷豹轿车快速的行驶过来。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众人的面前,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美得冒泡的美女,只见她一身粉色的职业装,梳着干练的马尾辫,精致的脸庞扫过众人后,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宋媛媚的身上,心中想到怎么她也会出现这里?

    来的人正是苏静雅,因为苏氏集团的距离比较远,所以来晚了一点。

    宋媛媚当然也看到了苏静雅,只是她与苏静雅关系并不怎么好,于是冷哼一声扭头看着刘胜利说道:“你是让我冲进去?还是请我进去?”

    这句话无谓是不霸道。

    根本不给刘胜利反驳的机会,意思很简单,你若是让开,我便自己走进去,你若不让,我便自己冲进去。

    仿佛是配合宋媛媚的话,百十号军人咔嚓,将手中的自动步枪统统上膛。

    这般气势,让苏静雅和陈锋等人看着无不皱眉头,这是要干什么?打仗吗?

    “宋丫头,不要胡闹,快把枪收起来。”陈锋作为浙海的一把手,怎么可能让这种军队冲击警局的事情发生,急忙阻止道。

    刘胜利知道今日无论什么结果,都是对自己大大的不妙,估计自己彻底要完蛋了。

    “陈市长,我们还是先进去吧,那个家伙还被扣押在里面,先弄出来再说。”苏静雅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语气非常不高兴。

    苏静雅是谁?堂堂浙海苏氏集团的董事长,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但是这种商业巨头,若是震上一脚,整个浙海的经济也会抖上一抖啊。

    刘胜利现在不是后悔,而是深深的悔恨。

    本来想借着童家的势力再进一步,没想到踢到这样的铁板。  忽然,刘胜利想到一个问题,刚才所有警察都出来堵门,好像忘了叶晨还关在那个熔炉一般的审讯室啊。

    如果被人发现

    他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狂颤,甚至尿意上升

    “各位领导,苏董事长,这位军官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被人利用啊,我现在马上就将叶晨放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他一个箭步冲进分局大楼内。

    “站住。”陈锋一声暴喝。

    仿佛是过度的惊吓,刘胜利的耳朵完全听不见有人让自己站住,拼了命的往回跑。

    陈锋见状勃然大怒,心里的怒火蹭蹭燃烧。

    心说这么多人都站在这里,这小子竟然不搭理自己的话语?

    王宏力也是被刘胜利这个猪脑子的家伙气的快要脑溢血了,你他妈是给老子上眼药吗?一把手都让你站住,还跑?

    “还不给我拿住他?我看这家伙是要畏罪潜逃。”

    王宏力直接一个畏罪潜逃的大帽子扣过去,这种没眼力的蠢货,他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跟随来的特警,几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很快将刘胜利掀翻在地,死死地按在地上。

    “我是放人啊我是放人不是畏罪潜逃”刘胜利哭喊的解释

    只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正眼看他,每个人都在暗自鄙视这个家伙,心说现在浙海一把手都来了,还用你去放人?

    马后炮放的也太慢了,早干什么去了?

    然而其他分局的警员都明白刘胜利为什么会去放人,可惜现在被按住了,又有哪个民警敢动?何况另一边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军人呢。

    一众人风风火火的走进分局。

    分局并不是很大,又有军人的加入,找到叶晨非常简单。

    苏静雅、宋媛媚、陈锋、王宏力、刘海生以及同来的那些人。

    他们共同来到了审讯室。

    当一个分局民警颤颤巍巍的在一众大佬的瞩目下,打开审讯室大门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铺面而来的热浪靠的连退几步。

    刘海生第一个冲进审讯室大门,扫到审讯室内的情况,一直隐忍的他开始变得不淡定,气的浑身颤抖,叶晨是他最看好的一名医生,因为他的存在,他甚至看到了浙海医术界的发扬光大那一天,然而他现在竟然被人关在这么一个房间。

    回身指着王宏力破口大骂:“姓王的,这他妈就是你的部下?这就是你部下残忍的审问办法?”  王宏力本就是和刘海生是同级,本来被骂脸色就十分难看,当他紧跟着走进来以后,他心里像被浇了盆冰水一般。

    审讯室里面摆着七八个暖气,温度都开到了最大,还有几盏上千瓦的大灯泡,直接照射在叶晨的身上。叶晨双手高举,手铐不偏不倚的悬空在另一端的暖气管

    此时叶晨动作僵硬,低着头,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站在后面的苏静雅和宋媛媚此时内心十分震惊。

    这哪里是审讯?简直就是在动用酷刑,她们之前听说过基层分局一般对付犯人会用上一些手段,但是没有亲眼见过,会惨烈到这种程度,这根本就是把人往死里整。难怪则个分局局长会拼了命的往回跑。

    这是怕被发现,想要毁灭证据啊。

    宋媛媚虽然非常讨厌叶晨那副色眯眯的样子,可是这个男人救过自己的爷爷,而且爷爷再三嘱咐要自己好好处理这件事情。

    如今见到叶晨这般状态,纤细的手指狠狠的攥拳,对着身后的战士吼道:“给我将这些人统统拿下。”

    整装待命的士兵听到命令,一个个虎头虎脑的冲进去。

    其实他们看到这般场景后,也非常震惊,虽然军队也有审讯犯人的手法,但那是对待侵犯祖国的罪人,什么手法都不为过。

    现在呢?一个小小的警察局对待自己的人竟然用这么残酷的方法

    二十多号人冲进审讯室,将暖气设备统统砸碎,将叶晨手上的手铐打开。

    直接叶晨软塌塌的倒了下去。

    刘海生见状一个闪身来到叶晨身边。

    第一时间伸手试探他的呼吸,几乎感受不到一颗心犹如坠下深渊一般的痛。

    朝着那些民警失声吼道:“你们关了他多久?”

    “一个晚上”那民警哆哆嗦嗦的说道。

    刘海生现在杀人的心都有,在这样的房间里折腾一个晚上,恐怕是难活了。

    这次本来还想靠着叶晨夺取医术大会的头衔呢

    他曾经亲眼见过这小子给苏老治疗的手法,特别神奇,这么神秘的医生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

    苏静雅看着如此状况,心中五味瓶翻到,不知道什么滋味。

    宋媛媚也是如此。

    两个漂亮的女人都亲眼见证过叶晨行医时神奇的手法,虽然这个小子有时不正经,但是工作和治疗的时候,那份神奇妖孽的水平,绝对令人叹服。

    所有人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