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软硬不吃
    轰~~

    一亮捷豹豪华轿车轰鸣开进城东分局院内,一个身穿职业装,笔直的双腿上穿着性感的丝袜,胯下车门站在车旁,拿掉太阳镜后,傲然的看了看分局的大楼。

    女人的出现瞬间引起分局警察的注意,不为别的,就是她这一身性感的职业装足以吸引大多数男性的目光。

    “辛秘书”一个年轻的警察急忙上前打招呼。

    女人叫辛婼衫,正是童文博的秘书。

    刘胜利听说辛婼衫前来,亲切的走上去伸出右手,与她握了握手。

    辛婼衫虽然只是童文博的一名秘书,但是不要小瞧这个女人拉拢人心的手段。

    “刘哥”

    一声刘哥叫的刘胜利心里痒痒,也非常舒服,甚至还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两个人很快进入的分局大楼。

    辛婼衫直接进入正题“刘哥,那小子抓回来了?在哪?带我去看看。”

    对于叶晨,辛婼衫也是十分的好奇,平时只是看到照片的样子,但是今天能够和本人见面,心中不免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激动,毕竟这个人是连童少都有些讨厌的人。又是治好了苏家老人和宋家老人的医生,处于什么角度,辛婼衫对叶晨的好奇心都非常重。

    “辛秘书,先别急。”刘胜利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我把这个小子关进了关山的拘留室,你也知道关山这个人嘛。”

    辛婼衫听到关山,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前一段时间电视台各种报道打击抓捕的城市变态案

    想不到这个刘胜利竟然比自己还要狠毒,让一个小小年纪的叶晨和关山关在一起。

    “刘哥,你们对待人还真有点变态呢”辛婼衫没有多说什么“带我去看看。”

    “行”

    刘胜利看了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辛秘书,现在可能是最精彩的时候,咱们一起去。”

    辛婼衫别有风情的看了看刘胜利,嘴角挑起一丝不容察觉的阴笑。

    她心中却有些遗憾,这种小鲜肉就这么被一群大汉折腾,估计下半生会有阴影吧

    刚刚进入拘留室的走廊,他们就听到最里面那个房间传来声声惨叫

    辛婼衫脸上顿时挂上了红晕,毕竟她还是一个女人,对于两个男人这种事情,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多少还是有些抵触的。

    “情况很激烈啊,叫的这么惨烈。”刘胜利喃喃的说道。

    也不知道关山这个变态将叶晨玩弄成什么样子了?

    刘胜利加快脚步,为了表现自己的办事能力,他甚至拿出了手机,准备拍一段精彩的画面,好给辛婼衫作为威胁的证据。

    穿过走廊,来到最后那件拘留室外面。

    两个人隔着栅栏看过去,顿时脸色大变。

    原本意料的画面没有发生,反而是看到三个倒在地上的壮汉,还有四处流淌的鲜血。

    一个白泽的少年站在那里,脸上溅的全是血。手里拿着一根尖尖牙刷柄,正一脸狰狞的大笑,看到刘胜利和辛婼衫走过来,他脸上露出疯狂的恨意,嘶吼着扑到栅栏面前,猛地摇晃栅栏,沾满鲜血的手伸出栅栏,尖锐的牙刷柄差一点刺进刘胜利的眼睛。

    辛婼衫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哇的一声吐出来。

    大气都不敢喘,浓郁的血腥味,让她更为难受。

    “刘胜利”

    这一嗓子几乎是吼出来的。

    刘胜利同样是懵了,他看到那满脸血而且狰狞的青年,心里阵阵发寒,连忙按响旁边的报警铃。

    大批的警察听到警铃,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十多号人蜂拥而至,把白泽青年制服按倒在地。

    白泽青年双目通红,表情狰狞,仿佛魔鬼一般挣扎,声音有如索命厉鬼吼道:“刘胜利,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他妈是个疯子。”刘胜利浑身颤抖,身体仿佛被一阵阵寒风吹过,不敢直视白泽青年的目光。

    看到关山和他的两个收下,全部倒在地上抽搐,虽然人可能还没有死,但是下面全都割烂了。

    而叶晨站在拘留室的最里面,正一脸冷淡的看着一切,他看到了拘留室外面的辛婼衫,心中疑惑,怎么这里会有女人?

    这个女人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

    叶晨疑惑

    白泽青年很快被拖走。

    叶晨这一次没有动手,刚才青年已经说了,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能报仇的,能够除掉这三个祸害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他希望叶晨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帮他惩治这个刘胜利。

    叶晨答应了,即便青年不说,他也不会让刘胜利这种人逍遥法外。

    既然这个世界需要强权和力量才能维系公理,那他就去追求力量,追求权力好了。

    在地狱中仰望兄控,也比看着星空消失的好。

    青年被拖走了,刘胜利颤抖的指着叶晨吼道:“你说,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也有份?”

    刘胜利清楚关山的身手,何况他还有两个帮手,像青年那样的瘦弱身材是不可能反抗,更不能将三个人同时撂倒,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怀疑叶晨才是幕后的元凶。

    “你是不是习惯了心口开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参与了?”叶晨敢保证关山三人醒过来都没有办法开口说话,这三个人已经被他彻底废掉了,以后估计只能在医院度过后半生了,甚至说还能活多久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刘胜利心中愤怒,本来拘留室里面是有摄像头的,但是关山这件拘留室是他们用来摧残像叶晨这种人的,这种画面怎么可能记载下来?所以往往这件拘留室的摄像头都是坏掉的。

    “好,好,好。”刘胜利气的连续说了三个好,指着叶晨继续说道:“你不说是不是?来人,把他带到审讯室,我要亲自审问。”

    叶晨被带到审讯室,双脚被扣在椅子上,双手却是被扣在一条暖气管上,只是这条暖气管是通向外面的。

    刘胜利找来几个电棍,并且将审讯室内的高热度大灯打开。

    炙热的热浪,一下子笼罩了整个审讯室,强光刺得人眼难以睁开。

    然而在审讯室的外面,刘胜利拿着电棍触在暖气管上。

    大量的电流穿过去直接进入审讯室。

    叶晨被电的只好双手高举手铐,让手铐和暖气管中间保留着空隙。

    整整一个小时候,刘胜利才和两个负责记录的警察走进来,一拍桌子吼道:“说,是不是你在拘留室里面殴打其他三人?”

    叶晨在强光中,还有手一直高举的状态下,一直是闭着眼睛,似睡非睡,听到刘胜利的吼叫,他才微微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我没有殴打任何人,是关山他们三个人侵犯白泽青年,青年知识正当防卫将他们刺倒,如果青年需要出庭,我已帮他作证。”

    见叶晨说的满不在乎,刘胜利气不打一处来再次吼道:“你没有行医资格证,就到医院上班,一共谋取了多少利益?统统给我交代出来,一个字都不能少,少一个子,你今天就别想睡觉吃饭。”

    叶晨双眼眯着,看着刘胜利的嘴脸,心中冷笑“我是从黑沟县医院调过来的,至于行医资格证只是暂时没有下来而已,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给卫生局的打电话问问。”

    刘胜利气的想掀桌子,心说这小子骨头还真硬,平常烦人拖进来被这样对待一个小时,该说的基本都说了,没想到屁大的青年竟然比一些老江湖还要老道。

    “叶晨,你年纪还小,可能你的行医资格证很快就能下来,但毕竟你还是没有嘛何况你以后还要发展,有些事情只要你几级配合我们”刘胜利立即软了下来,既然硬的不行,那就试试软的。

    “不好意思,该交代的,我已经交代了,没什么可说的。”叶晨说完闭上了眼睛,干脆不再理会。

    刘胜利被叶晨软硬不吃的态度彻底急怒“行,你小子有种。”说着,他走出审讯室,对着两名警察说道:“把所有的暖气打开,手铐上的电流给我不间断的放电。

    ”局长这样会不会不好&ot;一个警察有些担忧的说道。

    “让你去办就赶紧去,对付这些顽固的犯罪分子,一定要有强硬的攻势,彻底粉碎他们得侥幸心理”刘胜利冷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