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报仇青年
    警车离开医院后,并没有开往最近的警察局,而是开往了城东区的一个分局。

    老警察是城东区的分局局长刘胜利,本来这种块区域的抓人是有些违反规矩的,但是他背后有那个女人撑腰,这点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车子很快的进入分局,刘胜利心中大定,语气变得截然不同,眯着眼睛看着叶晨说道:”下来吧。”

    “快点,没吃饭吗?”叶晨旁边的三角眼警察用力的推了推叶晨。

    叶晨一把拍掉他的手,冷眼的看着他们。

    “小子,到了这里你还不老实?”三角眼警察举起手中的警棍就要给叶晨来几下。

    “好了。”刘胜利阻止了三角眼警察的动作,心说到了自己的地盘,收拾这个小子的办法有很多,不在乎这一会,一脸阴险的说道:“先送这位医生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刘胜利在休息室加重声音,闻声听到的警察会心的笑了起来。

    放下手中的警棍,对着叶晨冷声说道:“走吧,大医生。”

    叶晨是第一次进警察局,但是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拿枪,宋家的人拿着那么多枪,也没有见到叶晨有什么惧怕,对于这种官僚的做法,他是有一定的了解。

    从坐上车那一刻起,叶晨心中就有数了,自己跟着来必然是有麻烦,不过他也是两世为人,心境自然不容易被打乱,如今心中平静,胆子也非常的大。

    无论这么说,自己都是一个修真的人,要不是家里人的牵挂,他早就唱反调,就算是反抗跑掉,难道这么几个警察会抓到自己?

    没有反抗,没有说话,叶晨默默的在两名警察的押送下,来到一个走廊,走廊的里面是一排不满栅栏的房间,这里哪还是什么休息室,分明就是拘留室。

    他们带着叶晨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间。

    “进去。”警察打开房间的门,盯着叶晨,只要他不老实,就随时准备动强。

    只可惜他们失望了,叶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抬脚走了进去。

    这让押送叶晨的警察有些失望,本来还想着借这个机会敲打他两下,不过他们又想到这个房间里还关押着两个人,警察双肩一耸坏坏的笑着走掉了。

    叶晨走进房间,马上看到里面一共四个人。

    这四个人里面,有三个人五大三粗的壮汉,为首的是一个光头男子,胸前纹着乱七八糟的图案,至少叶晨没有看懂,只是这个人有些怪异,他的嘴巴非常艳红,仿佛是用过口红一样。

    还有一个是长得比较弱小的白泽青年,只见他一脸麻木的坐在那个光头身旁。

    叶晨猛地眼睛一缩,他的眼睛很尖,明显看到那个光头男人的一只手放在那个白泽青年的大腿中间。

    发现这个情况,让他肚子里有些翻滚,一股恶意袭来,差一点吐出来。

    本来拘留室里还有几张靠墙的床,他想找个地方做一下,但是这个场景,叶晨哪里还有做下去的心思,连靠近的意思都没有,找了一个较远的角落站在那里。

    三个壮汉看到叶晨走进来,尤其是看到叶晨细嫩的脸颊,瘦小的身材。

    “呦呦呦,竟然来了一个这么嫩的小兄弟。”

    光头男子和它身旁的两个壮汉脸上兴奋的闪过潮红之色,光头男子一下子站起来,说话的声音非常阴柔,右手好翘起一根兰花指。

    他那看不清什么图案的纹身,在身体的配合下显得有些扭曲,那副扭捏作态的样子,让叶晨忍不住弯下腰干呕。

    光头男子眼神顿时阴郁下来,捏着嗓子说道:“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关山?”

    叫关山的男子说话的时候,另外两个壮汉已经朝着叶晨包围过来,眼神里闪烁着邪淫的光芒,冷冷的说道:“小子,过来,让哥几个亲热亲热。”

    叶晨感受到他们那份变态的目光,只觉得浑身上下鸡皮疙瘩

    那种想吐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本来他还打算井水不犯河水,不过现在看来,这几个人明显是看上自己了。

    平复了胸口的恶心,叶晨盯着两个走向自己的壮汉。

    “你们两个离我远点。”

    两个壮汉怎么会听进叶晨话,面色狰狞,一副你小子尽情的喊吧,张开双手快速的向叶晨扑过来。

    叶晨见状知道自己不得不出手了,跟着徐毅学习的九极拳,到今天还没有真正的用过呢,只见他猛地抬起脚朝着两个壮汉踢了过去。

    两道脚风掠起,两个壮汉连脚影都没有看到,就感觉眼前一黑,胸口被什么重物击中一般,飞在墙上。

    在医院,叶晨碍于人太多,自己不好出手,如今这个房间里只有这几个人,何况是他们先惹到自己,管你什么壮汉,管你什么牢头,巨蟒他都不怕,还会在乎这几个变态?

    关山看到两个收下被轻易的踢飞,双眼一缩,脸上的淫()欲收敛,露出谨慎,冷冷的说道:“没想到小兄弟还是个练家子,刚刚是我关山看走眼了,这间房,留一半给你,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你别听他们的,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好鸟,等你睡着了,他们一定会偷袭你。”那个白泽的青年突然喊道。

    “你他妈找死。”关山反手一个嘴巴扇在白泽青年的脸上。

    叶晨已经冲上来,抬腿一脚踢向关山,关山反应也是很快的,草草躲开,心中赫然叶晨的速度

    叶晨见这个人竟然躲开了自己的一脚,不退反进,腰力猛扭,踢出去的那只脚,横向的扫过去。

    连续的动作,让关山有些狼狈,更是反应不过来。

    终于被叶晨踢到,一连三脚,每一脚都是踢在他的胸口,直到被逼到栅栏上,关山喷出血迹,倒在地上。

    白泽青年原本麻木的眼神闪出一道震撼看向叶晨。

    这个关山身手非常厉害的,比起那两个壮汉厉害的不止一点半点。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弱小的俊秀青年竟然这么厉害,身手简直高的吓人,刚刚那几脚应该比电影里的天残脚还要厉害吧?

    那些离开的警察听到走廊深处传来的砰砰声,嘴角都流露出冷笑。

    关山的动作搞的有点大啊

    拘留室内。

    白泽青年默默站起身子,忽然在一个床边叩了几下,从床缝隙中掏出一根已经被磨细的牙刷,他走到关山旁边,分开他的双腿,脸上露出狠毒的面色,狠狠的将牙刷尖锐的一头刺进关山的下面。

    本来已经昏迷的关山因为剧烈的疼痛,在惨叫中惊醒,看着下面流了那么多的血迹。

    白泽青年则是一脸平静的走向另外两个壮汉,表情连叶晨看着都发寒。

    “你这么做是要判重刑的。”

    “大哥,请容我报仇。”

    白泽青年突然跪在地上,对着叶晨铛铛铛磕了几个响头。

    叶晨见状急忙拽他起身:“你这是干什么?起来说话。”

    白泽青年抬起头,眼神中透出鲜艳的血红“我的妹妹,才读高中,他”指着关山。“看上了我的妹妹,再一次酒后,这个畜生玷污了我的妹妹,我们不但状告无门,还被诬陷为做台的。”

    白泽青年此时情绪非常激动,眼中不由的流出泪水:“我妹妹最后跳河自杀,我也是无路可走,发誓一定要杀了这个家伙,结果被他发现,抓到这里,每天被着三个牲口折磨侮辱,要不是为了报仇,我早就不想偷生。”

    听到这番话,叶晨松开手,脸色阴沉的点头,“你去吧。”

    白泽青年查了查眼泪,仿佛一切都要结束一样,心中多年的怨气马上就要得以报复,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走到两个昏迷的壮汉身前,一只手搞搞举起尖锐的牙刷,狠狠的刺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