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颠倒黑白
    叶晨只是开始听到死人的时候有些慌乱,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

    不要说治死人,前世的时候,实在叶晨收下的人也不在少数,叶晨的心态早就不是一般人,而且这件事情疑点太多,刚刚他是没时间多想,现在看到这些人又回来闹事,他心里的疑惑已经有些了然。

    叶晨看向吴珊珊轻微的摇摇头,示意他让自己来处理。

    上前走了几步,站到癞痢头的面前,看着他说道:“是不是我治疗而死的先不说,就说这个人真的是死了吗?我先看看。”

    叶晨的冷静让癞痢头一愣,暗说这个小子竟然如此平静,胆子够大的。

    他们好歹也是专业的碰瓷团伙。

    专门高出一些类似这种讹人的事情,以往碰到这种死人的情况,别说这种刚出社会的青年,就算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要慌神,任由他们宰割。

    “小子,人都给你治死了,还看你吗啊?”瘌痢头旁边一个魁梧的壮汉,挥着手中的铁棍,朝着叶晨的肩膀砸了过来。

    周围的人都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心说这一下要是被砸中,还不得把叶医生的肩膀砸掉?

    叶晨眼睛一寒,他没想到这些人如此残忍,随便的就要让人残废。

    猛地出手,紧紧的握住了那条铁棍,用力一甩,壮汉哪有叶晨的力气大?感觉铁棍硬生生的被叶晨拽了出来,手中吃痛,急忙松开手,低头一看,发现手掌竟然蹭掉了皮。

    叶晨拿过铁棍,顺势在壮汉的肋部捅了一下。

    壮汉瞬间感觉到肋下一股剧痛,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样子跟虾米一样。

    “亮子。”

    癞痢头没想到叶晨还这般扎手,亮子在他们这群人中伸手算好的了,竟然被捅倒了,连忙后悔两步,手挥动一下,癞痢头后面五六个人一起往前冲。

    双全难敌四手,他们人多,根本不讲叶晨放在眼里。

    叶晨深吸一口气,举起手中的铁棍正要反击。

    猛地听到冲过来的这群人后面传来惨叫,一个人影,快步的冲过来,横着一撞,直接将两个人掀飞,双手左右开工,这些手持铁棍的壮汉一个个惨叫着倒在地上,手中的铁棍也被夺走。

    转眼之间,只剩下癞痢头一个人,嘴巴张的老大站在那里。

    他看到一个铁塔般的汉子冲过来,气势威猛无比,连忙惊慌的后退,叶晨拿着铁棍在瘌痢头的腿上狠狠抽了一记,瘌痢头吃痛站不住翻倒在地。

    “徐哥。”叶晨脸上露出微笑的说道。

    刚刚冲过来打翻这些人的赫然就是徐毅,他税收将夺下来的铁棍扔到一旁的地上,说道:“叶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多谢徐哥帮忙。”叶晨也将手中的铁棍仍在地上。

    “刚才我听到这里有人吵闹,就过来看看,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闹事的?”徐毅盯着地上几个人,语气淡淡甚至蕴含着丝丝杀气。

    叶晨救了他的儿子,徐毅就把叶晨当做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般,何况叶晨在医院给孩子看病,基本上只收挂号费,几乎是手到病除,让很多人都花不了几块钱,无论行为处事,都让徐毅一场的佩服。

    所以有人想动到叶晨的头上,比惹到他还有令他愤怒。

    徐毅是真正杀过人的,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他这样说话,癞痢头那确认就感觉浑身发冷,一股无比恐惧的气息弥漫开来。

    心中连连叫苦,本来以为是收到擒来的事情,还能得到不菲的报酬,没想到这群人中,还藏着这么厉害的人,徐毅这种人也一看就知道是真正的狠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警察办案的声音。

    如果这个时候只是他自己,癞痢男一定会选择闭嘴,保身重要。

    可是他想到一定是那个女人找来的警察,他知道那个女人背后是什么人在支撑,而且童家在浙海的地位,乃至全国的地位不是一般人就可以动摇的,想到这里胆子瞬间大了起来。

    “你们治死了人,还要打人,难道没有王法了吗?”说着,脸上瞬间变成一副哭哭啼啼的模样。

    可谓是变脸的数度非常的快。

    让众人看着目瞪口呆,这还是刚刚那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就在癞痢男大喊的时候,四名警察急匆匆的冲上来。

    见到医生办公室中横七竖八躺着几个人。

    “怎么回事?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在这里聚众闹事。”

    癞痢头见到来人的警察是熟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容他人察觉的笑容,哭喊着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来的太好了。”

    一只手指着叶晨,“他,把我的侄儿治死了,不但不给一个说法,还要打我们,我的几个兄亲戚就是被他给打倒的,我要告他,让他坐牢。”

    警察一脸严肃的走到癞痢头前,装出一副节哀的模样。

    “人已经死了,节哀,还请不要太过激动。”

    两个人配合的演技可谓是天衣无缝。

    只是叶晨看在眼里,心中疑惑,这件事前后发生不到五分钟,警察办案的效率什么时候已经这么快了?

    众人仿佛也猜到了什么。

    “你就是那个治死人的医生?”年纪有点老的警察走到叶晨的面前问道。

    叶晨点点头

    老警察嘴角一撇向身后的人一挥手。

    只见一个年轻的警察拿出手铐,冲着叶晨走了过来。

    “铐起来,带回去审问。”

    青年警察面无表情的走到叶晨身边,对着手腕的方向拷了过去。

    “等等,你们就听他的一面之词,就要把握带走?”

    本来听到癞痢壮汉颠倒是非的时候,叶晨并不是很生气,但是看到警察也跟着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将自己带走,真的有点生气了。

    心说自己遇到的警察怎么都是这样?处理事情都是这么的随便,如果警察都这样做事,那要愿望多少好人?

    老警察眉头一皱,指着担架上死去的青年淡淡的说道:“这个人已经湿了,是不是你治疗的?他说的话有没有错?”说着指了指癞痢头

    “我是给他治疗过。”叶晨没有否认。

    “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人证物证都在,”老警察忽然厉声喝道。

    警察的严厉,让吴珊珊惊恐不已,连忙上前说道:“我相信他不会治死人的。”

    “你相信管用?具体的事情我们会调查,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罪犯。”老警察冷冷的说道,说完拿着手铐上来,就要给叶晨拷上去。

    叶晨一把推开他的手铐。

    “你要拘捕?”老警察一声厉喝,他身后的几个警察也如临大敌,甚至有人准备掏出手枪。

    徐毅目光一寒,身体猛地窜出来,手臂一探一抖,就将那名警察的身上的手枪夺了下来。

    “袭警啦!”老警察看到夺枪,魂差点冒出来,手忙脚乱的要去掏枪。

    “不要啊”吴珊珊看到这一幕小脸有些发白说道:“叶晨,你跟这位警察先回去吧,回头我让爷爷找他们。”

    “徐哥,快住手,把枪还给他们。”叶晨也不想事态扩大,一旦发生枪击事件,有理也变得没有理了。

    徐毅盯着几个警察,手上咔嚓咔嚓的动了起来,速度非常的快,眨眼之间,那把枪瞬间被拆散的七零八落。

    老警察看到这个画面,心中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骇然,他都没看清徐毅刚刚的动作,能够在短短的几秒将一把手枪变成一堆零件,这是要多么的熟悉枪械,恐怕只有那些部队里面的王牌尖兵才能做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