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诬蔑
    床上的老人任然在剧烈的咳嗽,宋媛媚急忙用小手按着爷爷的胸口。

    “爸”

    宋志国此时眼中含泪,对于宋家而言,没有什么比老爷子恢复健康更重要。

    “小丫头你怎么哭了?”床上的老人问道,虽然现在还是有些口齿不清,但是至少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老人满脸慈祥的看着孙女,渗出颤颤巍巍的手去抚摸孙女的脸蛋。

    “爷爷”

    宋媛媚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爷爷终于好了,她此时非常高兴。

    然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吴鹤翔这是似懂非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想起刚刚叶晨的手法,总是感觉在哪里见过一样。

    “好啦,不要哭了,爷爷这不是好了吗?”老人慈祥的笑道

    “吴老头,你也在啊。”老人看到吴鹤翔后说道

    “首长。”吴鹤翔说道

    老人应了声,然后看了看左右。

    “那个小家伙呢?”

    宋志国几人回头看过来,哪还有叶晨的影子?这家伙早就趁人不注意溜掉了。

    “爸,哪天我带他来见您。”宋志国说道

    老人轻轻叹气:“我能够醒来,都是那个小家伙的功劳啊。”

    “爷爷,那家伙就是个流氓,你还为他说话?”宋媛媚不满的说道。

    “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实际上我一直都能听见,只是一直睁不开眼睛而已。”

    “叶晨能够给首长猛灌药水,还有那一巴掌是为了激起首长的身体机能。”吴鹤翔在一旁解释的说道。

    老人知道自己的孙女对叶晨动了手,而且气氛非常的不友好,愧疚的说道:“丫头,改天去给人家道个歉。”

    宋媛媚涨红着小脸,这回她知道自己误会了叶晨,可是想到那个混蛋流氓一般的样子,心中又有些抵触,混蛋,刚刚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如果说明白的话,哪有这么多事情,简直就是一个混蛋。

    “首长,你刚刚醒来,不能太过伤神,需要休息,按您现在的情况,明后两天应该就能下床稍稍活动了。”

    “谢谢你了,吴老头。”

    吴鹤翔摇摇头说道:“不辛苦,只要您能醒过来,再累我也愿意。”

    没一会,几个人走出了房间。

    “吴老,叶晨那边还请吴老费心帮忙说几句。”宋志国出来后第一时间说道。

    吴鹤翔脸色尴尬,“唉恐怕我说也不一定好用啊,那小子有时候就跟一头倔驴一样。”

    “无论如何,都麻烦吴老帮帮忙。”宋志国不死心的说道

    “我尽力吧。”

    其实现在吴鹤翔心里想的是恨不得马上去医院把吴珊珊照过来,让她跟叶晨结婚,那小子根本就是一个用之不尽的宝藏啊。

    此时叶晨一只手捂着后腰走出疗养院,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爽的暗骂:“臭三八,你给我等着,等小爷有时间了,狠狠的收拾你。”

    想罢,一只手还揉了揉后腰喃喃的说道:“男人的腰很重要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这个妞踢坏了”

    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算是拦到出租车

    同时,童家。

    一个身穿职业装,身材高挑的女人,正在童文博的办公室中。

    “你是说这个家伙,连宋家的老爷子都医好了?”

    童文博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情报是这样回馈过来的,童少,我们要不要将他铲除?”

    女人温柔外表,却面无表情的说出主意,仿佛一个人的生命在她的心里随时可以消失一样。

    “先不要让他这么快的消失,我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童文博说道这里,脸上戏谑的一把搂住女人,双手在女人的身上不停的乱摸,脸上邪淫的说道:“不过你可以去看看他的命够不够硬,我不喜欢短命的人烦我。”

    女人被童文博摸得浑身发软,一声喋叫

    两个人开始了覆雨翻云

    距离市医院不远的一处地方。

    一亮奥迪a6停在那里,没一会,一亮金杯车开过来,稳稳的停在a6边上。

    金杯车上顿时下来五六个人,一个个长得虎背熊腰,主要是身上还有纹身。

    a6的车窗缓缓下降,一个面色潮红的小脸露出来。

    “事情办妥以后,还有好处,记住了吗?”

    彪悍的男人接过女人手中的钱,连连点头:“是,我们明白怎么弄。”

    叶晨此时在医院的儿科就诊。

    因为上一次那个在楼上摔下来的孩子被救活以后,每天前来找叶晨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这倒是让叶晨乐此不疲的忙碌着,这种快速的看病,一个能让自己更加巩固自己医术的急促,二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减少吃药打针的痛苦。

    叶晨正在给人看病,忽然外面一针吵闹声打断了他的治疗。

    “让开,让开。”两个壮汉抬着一个浑身鲜血的青年往叶晨这里面挤过来。

    小小的办公室早就已经是人满为患,但是当他们看到浑身鲜血的青年时,选择了让开,毕竟人命比什么都大,而且担架上的青年看上去真的有那么点恐怖。

    最主要的是,抬担架的人也是一脸的凶相,手臂上还纹着龙河虎。

    人很快就太刀叶晨的面前,因为房间里沾满了人,担架一时间放不下来,一个头上有癞痢的三十余岁的男人大喊道:“大夫,大夫,救命啊。”

    叶晨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走了过去,看到担架上满身鲜血的人,脸色微变说道:“怎么回事?”

    “大夫,这位是我的外甥,今天在工地上干活不小心摔下来,你快救救他。”癞痢头的男子急忙说道。

    叶晨眉心一皱,心说你摔下来了应该去急诊啊?为什么送到我这里?

    就算是叶晨在医院里面治疗的名声是有一些的,也不至于将这么病重的人送到儿科啊?

    只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叶晨多想,既然人已经送过来了,而且看着非常严重,急忙蹲下身子,手握住那名担架上的青年,一缕真气渡过去。

    检查了一番,叶晨眼中的疑惑更加浓郁。

    他本以为摔坏的这个青年,而且现在吐血这么严重,体内的伤势肯定会非常严重,但是用真气查探了一番后,他发现这个人根本没有什么问题,除了有点胃溃疡,内脏没有任何损伤,怎么可能会吐血这么严重?

    手脚的骨头倒是断了两根。

    至于嘴巴上的血,叶晨用真气一查,发现这个青年嘴里知识破了一个小口子而已,身上的那些血迹,叶晨真的搞不懂是怎么来的。

    叶晨在这个人的手脚上按了几下,青年身上发出咔咔声,断骨就已经被叶晨接上了,想到病人嘴里那点伤口不算什么,叶晨直接用真气将伤口愈合。

    “问题不大,去后面住院部看看吧,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多谢医生。”癞痢头说完就急急忙忙抬着青年走了,什么都没有多问。

    “这几个人怎么回事?就这么走了?人家叶医生好歹给病人治疗了,就这么一句道谢?真是便宜他们了。”之前的病人家长看不过眼,乱哄哄的抱怨着。

    叶晨心中也有疑惑,只是没有说出来。

    眼瞎还有这么多的人等着他看病,也没有时间多想。

    叶晨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给那些需求的人看起病来,这件事很快被他跑到脑后。

    仅仅过了半个小时,外面忽然再度传来剧烈的骚乱声。

    而且这一次变得十分混乱,甚至那些站在走廊的病人家长惊慌失措的乱喊着什么。

    “庸医,你给我滚出来,竟然把我的侄儿治死了,我要你赔命。”

    “快给我滚出来。”

    走廊上一声声凄厉的咆哮声传到叶晨的耳朵里。

    叶晨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五六个人手中拿着铁棍,还有两个人手上抬着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双目紧闭,脸色铁青的年轻人,正是刚刚的那个青年。

    这群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手上还拿着铁棍,那些看病的孩子家长都是普通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慌乱四处躲避,有些走得慢的,被这些人直接推倒,孩子在家长的怀中吓得哭闹着。

    吴珊珊也被惊动,急忙从休息室中出来,看到这个场面,脸色煞是泛白,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叶晨,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好好看来,这个庸医刚才给我的侄儿随便弄了几下,说回去修养几天就好了,结果我们刚刚走出去,我侄儿就开始吐血昏迷,现在都没有气了。”癞痢头挥舞着铁棍大声的吼道。

    吴珊珊看到担架上脸色铁青毫无生息的青年,脸色更加难看,她不相信叶晨治过的病人会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