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我没耍你啊
    吴珊珊听到叶晨说自己也是有医德的,心中不由产生鄙视,自己被他治疗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什么医德,更多的是流氓。

    秋允虽然也是医生,但是对于穴位的东西并不是很清楚。

    在叶晨的指示下,她终于找到了气海穴。

    她半信半疑的暗了下去,可是身体没有任何的反应。

    叶晨脸色笑容加深,带着鼓励的神色说道:“对,就是那里,你用点力气,只有用力的按下去,你才会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众人屏住呼吸的看着秋允,心中那份八卦已经开始快速运转,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这个年轻的男医生说话是不是真的。

    秋允一咬牙,狠狠的在自己身上的气海穴暗了下去。

    一下

    没有反应

    两下

    还是没有反应

    按了数次以后,秋允有些恼怒的说道:“你是不是耍我?”

    “你有什么值得我耍吗?你是真的有问题。”叶晨依旧一本正经的说道。

    “放屁”

    “蹦”

    秋允的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一个巨响无比的响屁蹦了出来。

    秋允甚至感觉到一些体内的杂物被一同蹦出来

    这一瞬间,众人惊呆了。

    秋允的脸都绿了。

    这个屁可谓是又响又臭。

    众人只觉得一阵恶臭味袭来,全部下意识的捂住鼻子,然后快速的向后退,与秋允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混蛋”秋允咬着牙恶狠狠的说出两个字,只是还没等她说完,只觉得肚子里一顿翻腾,又是一声巨响

    嘣

    大庭广众之下,放一个屁也就罢了,竟然还要第二个,此时的秋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想放就放吧,憋着难受,对身体也不好。”

    叶晨悠悠的说道。

    “你”

    秋允现在想走,可是肚子里传来的翻腾,让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噗嗤嘣,噗啦”

    接连几个闷屁,像是在裤裆内厮杀一般,不断的响起声音,而且一声比一声凄惨。

    “我靠,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放屁的”众人里面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瞬间惊起波澜。

    “我看这个小医生说的不错,这个女人看样子确实有病,正常人哪里会这样,就算是拉肚子也不会如此吧?”

    “这个女人完了,要是我,都没有脸待下去了。”

    秋允现在死的心都有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屁

    “你耍我”

    “我没耍你啊?如果不是你自己有病,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症状,何况你也是医生,应该明白气海穴就是让人排气的穴位。”

    叶晨一脸无辜的说道。

    秋允还要反驳,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腹中一股强大的翻滚,让她有了一种不好的念头

    她准备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惜就在她转身的一刻,悲剧发生了。

    “我操,这女人失禁了”

    “恶心”

    众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虽然秋允也算的上市一个美女,但是当众失禁,没有哪个人会跟这样的女人有交集。

    “啊&ot;秋允发出一声尖叫,再也不敢耽误下去,捂着脸快速的跑掉。

    众人看着秋允离开后,一个个上前询问。

    ”小医生,那你看看我有没有什么病?”

    “恩,你只是越是不调,调理一下就好。”

    “有些伤风,吃过药两天就好。”

    叶晨拿出笔纸,将那些询问病情的人统统写了一副药方。

    “谢谢”

    风声走漏的很快,不知道是谁说出去的,说是门口有一位神医,只要看看你的就知道身体的状况,而且药到病除,还免费。

    主要是免费,这里的病人哪个住院不花个三千两千的?对于工薪阶层的人来说,这些钱要他们赚一个月呢。

    就在更多的病人轰出来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小子,你是哪的?来我们市医院卖弄医术?这里是市医院,不是中医院,不是所有的病都能用中医治疗,怎么?砸场子?”一个中年的男人披着白色大褂,身后还跟着一群漂亮的女护士,走了出来。

    吴珊珊见状想上前解释,却被叶晨拦了下来。

    自己本就是市医院的一员,而且在儿科算得上是风生水起,难道这个小子不知道自己?何况自己用的就是中医治病怎么了?

    “瞧不起中医?”

    中年男人似乎真的不认识叶晨,一脸高傲的看着叶晨,冷冷说道:“中医?抬头看看这是哪里?这里是你们中医撒野的地方?”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撒野了?”叶晨淡淡的说道。

    此时他非常的平静,若是了解叶晨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生气了,越是平淡说明越是生气。

    如今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说中医是撒野,如果不给这个人一点教训,叶晨是不会甘心的。

    “我的医术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是病人说了算,而且,我警告你,你可以说我,但是不要说中医,你不配。”

    中年男人仿佛被叶晨的气到了,笑道:“怎么?我就说中医怎么了?狂妄的家伙,我不配?难道你就配了?什么东西&ot;

    ”你有两个孩子,但是老大在不久前夭折了。”  叶晨淡淡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中年男人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知道自己家里的事情,脑袋快速的反应,自己似乎和这个年轻人是第一次见面,之前并没有任何的交集。

    叶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你的大孩子是个男孩,患病去世。”

    中年男人想见鬼了一般,紧紧的盯着叶晨,他的确有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生下来后一切都是健康的,可是三岁的时候不幸患病夭折,这个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

    “不用大惊小怪,中医和玄学分不开的,而且从你的面相上就能看出来你的愁容以及你的往事。”

    “你”中年男人身上拿分高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敬佩。

    “可否教我?”

    所有的人被这一幕弄得精神错乱,这什么情况,前一分钟还在叫嚣的中年男人,怎么一下子啊就怂了?

    “小伙子,你是中医么?”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太太问道。

    “不错,我正是一名中医。”

    “为什么你不用检查就能看出病情,而且还不用把脉,人家不都说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吗?”

    叶晨本来是来上班的,可是被吴珊珊拉了出来,还遇到这种事情,可是当他看到很多人对中医都持有怀疑的态度后,心中沉重无比。

    “老大娘,你信不信气?”

    老太太一脸疑惑的看着叶晨。

    “就是说人身上都是有生气的,你看年轻人,身上的生机勃勃,那就是气。”

    听到叶晨这么说,老太太点点头说道:“这个我信。”

    “所以,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生气,只要医生注意到这一点,不难看出每个人身上的病情。”

    叶晨说完之后,抬起头看向众人继续说道:“现在的中医已经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忘得差不多了,所以大家对中医抱有怀疑甚至是欺骗的态度,这个我能理解,但是在华夏,拥有者五千年的历史,这种神奇的医术怎么可能会遗失?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相信自己的东西,相信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比西医差。”

    众人沉默了,叶晨的豪情与自信,让他们不自觉的感染进去。

    吴珊珊看着叶晨神采奕奕的模样,双手不自觉的开始鼓掌。

    掌声越来越多,最终如雷鸣般的爆发。

    当两个人走出医院大院的时候,叶晨还沉浸在方才的豪情万丈中

    “下午的时候,还要和爷爷去看病吗?”吴珊珊语气有些生硬的问道。

    “恩,应该是。”

    “那送我回去吧。”吴珊珊突然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呃&ot;时间还早,不如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吧。

    说真的,叶晨是害怕送吴珊珊回家后,这个丫头非要给自己做午餐,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