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这不可能
    当叶晨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在外面等候的众人几乎同一时间将目光对准他。

    纵使叶晨平时自认为自己的脸皮已经够厚了,这时也忍不住老脸火辣辣的。

    两个人到底在里面发生了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跳舞吗?

    跳舞也会流鼻血?

    这小子该不会被宋媛媚给打了吧?

    叶晨一出来,众人就发现了他流鼻血了,模样很是狼狈。

    “你小子没事吧?”吴鹤翔第一时间冲过来问道,叶晨此时怪异的模样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如同被猫抓了一样的痒痒。

    叶晨摇摇头尴尬的说道:“没事,就是身体有些太虚了。”

    宋志国脸色十分难看,自己的女儿为了宋家牺牲的太大了,同时他非常纳闷,怎么女儿迟迟没有出来,难道说这小子他不敢想下去。

    “我侄女呢?”宋远国可顾不上那么多,怒气冲冲的问道。

    “在里面,换衣服吧。”叶晨回答道,转头看向王教授他们,嘴角咧出一道阴险的笑容。

    “我这个人说话算话,既然条件已经完成,那么我就开始治疗老人吧。”

    说着,马上就有人将纸笔送过来。

    叶晨拿起笔,沉思了一会后,突然运笔如飞。

    “百灵草,威灵仙,天麻,深海龟壳,白鲢”

    一口气写了三十多味药,将防止交给中年人,并交代了一些相关事宜。

    宋志国马上让人去煎药,而叶晨则是与吴鹤翔坐在那里聊天。

    两个人鸟都不鸟一下那两位自称是燕京来的教授。

    然而在吴鹤翔的眼里,你京城来的教授怎么样?你们见过以气御针吗?可是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会,尤其是论辈分的话,他还得叫自己一句师爷。

    两个小时后,药已煎好,叶晨吩咐人将这碗药给床上了老人喝下去,然后将老人的上衣脱开。

    随后,叶晨抽出银针,在老人身上的几处重要穴位狠狠的扎了下去。

    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弄湿后开始在老人的身上抹起来。

    伴随着银针的几处穴位快速的变化着。

    此时吴鹤翔几人终于知道为什么叶晨说这种方法有些麻烦了,几人看着就麻烦,而且叶晨的双手每到穴位之处的时候都要十分的小心。

    没有多一会,叶晨的额头便流出了汗水。

    完成工作后,叶晨洗了洗手,对着中年男人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这幅药每天三次,记得要准时准点让他喝,还有,可以让护士人员帮他松松肌肉,明天我在过来帮他按。”

    宋远国见叶晨已经治疗完毕,向王教授两个人试了一个眼色、

    二人领会意思,开始对老人的身体重新检查。

    没多一会,只见那个王教授突然脸色大变。

    “这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宋远国不知道具体情况,以为父亲病情加重了,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王教授,什么不可能?我父亲怎么了?”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向腰间摸过去,若是王教授说一句父亲身体噩耗的话,他都会抽出手枪第一时间将叶晨击毙。

    刚刚换好衣服走出来的宋媛媚眉头紧皱,听到王教授的话,她恨不得将叶晨撕了。

    “老人家的身体机能开始复苏,虽然现在不明显,但是我可以肯定,老爷子的病情确实是在好转。”

    这一句话让所有宋家的人松了一口气,暗骂这个王教授说话大惊小怪。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种事情完全不可能发生&ot;王教授吃惊的盯着叶晨问道。

    叶晨此时正在擦手,听到王教授的询问,一脸不屑的说道:”之前我已经说过了,这种并不是很严重的病情,然你们说的像马上就要死掉一样,庸医。“

    王教授被叶晨说的脸红耳赤,自己刚刚确实说过这样的话,那是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够治好这种病情,就连他自己都检查不出来的病因,别的医生怎么可能会治好?

    原本已经将叶晨恨得牙痒痒的宋媛媚,听到这些话以后,眼睛盯着叶晨看了老半天。

    此时叶晨已经没有了刚刚那份流氓状态,反而是一副认真,帅气阳光的大男孩。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

    叶晨看了看众人,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转身要走。

    “怎么?难道小兄弟不住在这里?”宋志国出言问道。

    叶晨一口回绝道:“还是算了吧,我可不习惯住在这里,不过你也放心,只要你们能够承诺给钱,我就会尽力而为,吴老可以随时找到我。”

    宋志国有些迟疑的问道:“我想知道,老爷子需要多久才能康复?”

    “这个很难说,其实他的问题很严重,相信你们也已经找过不少的医生看过,不然也不会找到我。”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王教授。

    这让王教授两个人低头不说话,更不敢看叶晨。丢人,今天实在是丢人丢到姥姥家。

    “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个月,效果嘛,应该那个时候就会出来了,到时候就算老人不能起床走路,至少也能开口说话。”

    中年男人听了叶晨的话,心中大喜,有这句话就足够了。“我明天派车去接你。”

    在军车的护送下,叶晨与吴老回到吴老的家中,吴鹤翔坐在沙发上,心中不免有些感慨。“看来我还是不如你啊。”

    叶晨闻言,大言不惭的说道:“你确实不如我,至少我比你年轻。”

    吴鹤翔一愣,随即白了叶晨一眼,哈哈大笑问道:”你明明知道那个王教授是京城来的医生,为什么一点面子都不留?“

    ”老头,这你就不懂了,打人要打脸,然而这种态度是对他们最大程度的打击,估计以后听到浙海的名头就会脸红吧。”

    吴鹤翔听到这番话后,突然发现这个小子不正经的时候简直是个流氓,地痞。但是认真起来,那个恐怖的医术,真是让人羡慕。

    “那个老人是何方神圣?”

    吴鹤翔闻言脸色凝重,低声的在叶晨耳边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他在浙海有地位。”

    “然后呢?”

    “什么然后?没了。”

    “没了?”叶晨郁闷的再问一次。

    “没了,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

    要不是吴鹤翔是吴珊珊的爷爷,叶晨真想暴打这个老头一顿,这是什么?神神秘秘的,看病还要这么保密?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以后有机会,我想你会知道你该知道的。”

    “没兴趣。”

    “我问你个事情,你是不是跟我的孙女那个了?”

    叶晨愕然,暗道这个老头还真是前卫,什么问题都敢问。

    “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鹤翔紧紧盯着叶晨的眼神,仿佛想在他的眼中看出什么。

    可是他发现在叶晨的眼神里什么都看不出来。难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老脸一红,心中一股怨气猛然升起。

    虽然他怀疑叶晨和自己的孙女可能是已经在一起了,可是当他听见叶晨亲口承认后,心中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自己和孙女相依为命多年,如今被这个小子得到了,要说心中没有怨气那是假的。

    “对她好点”

    叶晨等了半天,结果听到吴老这么说,心中暗笑,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好骗。

    不难看出,此时吴老失落的表情。

    叶晨于心不忍,于是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吴鹤翔听完以后,脸色更为尴尬,暗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脸上被笑容堆满了。

    “好你个小子,竟然敢拿我这个老人家开玩笑。”

    “这怨我吗?是你先入为主好不好?”

    “还敢顶嘴?信不信我让你老爸收拾你,臭小子。”吴老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脸上却是一直挂着笑容。

    “我孙女长得也算是漂亮,追求她的人可不计其数,而且我看她最近竟然主动下厨给你这个臭小子做饭,你要抓紧啊。”

    “”叶晨无语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扑到你的孙女吗?”

    “那就要看你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叶晨嗤之以鼻,暗道不知道刚刚是谁听说自己跟孙女那个了就愁眉苦脸。

    “这件事情,我可以考虑。”

    吴老被叶晨一句话气的差点暴走,骂道:“你小子别不知好歹。”

    不知道为什么,叶晨脑子里竟然浮现出苏静雅的身影。

    想起被自己狠狠的吻下去,那个妞气急败坏的模样,尤其是她那迷人的身材,走起路时的那份优雅

    “苏老头,你到底是看上我什么了?竟然连自己的孙女都出卖。”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吴老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笑哈哈的看着叶晨。

    叶晨真想一拳打过去,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