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九极
    尴尬的吃过一顿饭后,叶晨道了一句告别,便快速的离开。

    这种被人误会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尤其是那吴珊珊还一脸幽怨的盯着自己,仿佛自己真的把她怎么样了一样。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色刚刚蒙蒙亮。

    叶晨在父母出门后,也紧跟着起床。最近一段时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需要锻炼,于是干脆就早点起床出门跑步去。

    一路跑到公园,叶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壮汉正站在一棵粗大的梧桐树下大权,时不时的还那身体撞击梧桐树。

    每一次撞击都会让梧桐树猛烈的颤抖。

    叶晨不懂拳法,不过看着壮汉的动作,短促凌厉,每次出手都像是举着磐石般沉稳,和一般公园里的老大爷们打的太极拳不一样。

    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后,壮汉也发现了叶晨,停下手中的动作,急忙走过来,“叶医生,是你”

    这个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在医院时那个掉下楼孩子的父亲,他叫徐毅。

    叶晨是徐毅儿子的救命恩人,徐毅不敢怠慢,言语间客气和亲热。

    “大哥,你在打什么拳?”叶晨好奇的问道。

    要是随便一个人问,徐毅肯定不会搭理,即使武林在没落,真正习武之人是讲究一些规矩的,不过叶晨问了,徐毅也没有保留:“开合九极拳,听过没?”

    “九极?”叶晨疑惑的说了一句“我只听过八极拳”

    徐毅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所谓九极,便是八极之上,第九极可扭转乾坤之道。”

    “哦,就像小说里面说的,一招定乾坤是吧?”叶晨笑了笑,又说道:“大哥,你能教我打拳吗?”

    徐毅被叶晨弄得很无语,心说这拳法怎么可以随便传授呢。

    见到壮汉有些为难,叶晨知道自己可能是有些鲁莽了,连忙摆手道,大哥,我就是随便说说。

    说完,叶晨转身就要跑步离开。

    “等一下。”徐毅忽然喊道:“叶医生,你真的要学拳法?”

    叶晨转身看到壮汉神色严肃,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哥,我不知道武林上的规矩,乱说话的,你不要介意。”

    “也不是介意,只是当年师父没有禁止我外传武功,不过打拳的人容易冲动,要是不小心伤了人,我也不会从部队退役回来”

    徐毅说道这里的时候,神色有些黯然,眼神中流出复杂的神色,摇头说道:“唉~都过去了,说这些干什么,我看叶医生不像是什么冲动的人,教给你也无妨,不过有几个规矩和你所以说,这也是当年师父教我拳法的时候跟我说的。”

    叶晨见壮汉郑重其事,不好再说自己只是随便说说而已,那样只会显得对人家不尊重。

    而且他真的想学学格斗的技巧,之前无论是对峙蟒蛇还是两个小偷,他都知道自己若是碰上真正的练家子,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总不能每一次都拿着银针满街飞啊。

    “大哥,你也别叫我什么叶医生了,教我叶晨就行了,何况我还比你小。”叶晨虔诚的说道。

    徐毅看着叶晨好一会后,说道:“好,那我就托大,叫你小叶了,我叫徐毅,你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只要有需要,大哥我绝不二话。”

    两个人快速的介绍自己,那份仅存的隔膜瞬间消失。

    徐毅继续说道:“学我拳法者,一不能持强凌弱,二不能好勇斗狠,三不能涉黑犯罪”

    “徐大哥,我记住了。”叶晨听完徐毅的规矩,神色凛然的说道。

    对于叶晨的为人,徐毅或许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仅凭那天自己孩子已经被下了死亡通知书后,叶晨能够不顾他人的眼光出手救治,就凭这点,便能说明叶晨绝对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医者仁心,叶晨做到了。

    “来吧,抓紧时间,今天我就教你站桩。”徐毅知道叶晨还要上班,所以没有弄什么繁文缛节,直接进入正题。

    “桩功,是九极拳的基本功夫,又分为定步桩和活步桩。我先教你入门的两亦桩,也叫骑马蹲裆式!”

    徐毅双膝下蹲,左手握成拳,拳心仙侠,右手化掌,掌心朝上,放在脸颊旁,徐毅桩一站,边有一股头顶青天,脚踩两川的气势。

    叶晨看了片刻,也学着动作。

    徐毅站起身子,一边纠正叶晨的动作,一边讲解桩法的意境。

    叶晨拥有者两世的记忆,而且一身的功法,所以悟性非常高,没多久便领悟出桩法的要领,站起来后,感觉体内有一股劲在凝练,音乐让丹田处的真气跟随着旋转凝练起来。

    练拳原来还有这种好处。

    叶晨意外之喜,对于练拳更加的热切,两个小时一晃而过,叶晨和徐毅告辞后,急急忙忙的跑去医院,心想以后还得多抽出时间用来练功,反正医院的孩子基本很快就能治疗好。

    中午的时候,叶晨正要去医院的食堂吃口饭,吴珊珊走过来喊了叶晨一声。

    跟着吴珊珊回到了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吴珊珊从办公桌中拿出两个粉色的饭盒,她将一个大的饭盒推到叶晨的面前。

    “食堂的饭菜没有什么营养,我每天都要带饭的,今天就给你多带了一份,以后中午的时候咱们可以一起吃。”

    “啊”叶晨下意识的答应一声,暗道这妞转性了?怎么突然给自己带饭了?

    “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爷爷平时都让我多学一学做饭,今天故意多做了一些,你该不会是嫌弃我的饭不好吃?”

    吴珊珊的变化,让叶晨心中咯噔一下。

    苦笑一声,心说难道昨天将她的寒气逼散后,这妞开始热情了?

    不管怎么样,人家一番心意,自己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于是拖来一张椅子,坐在吴珊珊的对面,打开饭盒,不得不说,吴珊珊准备的饭菜却是有模有样,至少看上去很有食欲。

    在吴珊珊的注视下,叶晨夹起一道菜放入口中。

    我靠这是人做的菜?还是这个妞报复自己?太他妈难吃了

    碍于吴珊珊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叶晨装作很可口的样子,狼吞虎咽的快速将菜统统吃掉。

    吴珊珊见叶晨吃的这么有食欲,脸上露出喜色:“爷爷都不喜欢我做的饭菜,一定坚持自己做着吃,没想到你吃的这么有食欲,我还以为我做的就是不好吃呢。”

    叶晨嘴角猛地抽搐两下,笑道:“怎么会,你人长得漂亮,做的饭菜也很好吃。”

    站起身子,叶晨说自己还有点事情,借口要走,他要去卫生间吐出去,这种东西他不确定自己吃了以后会不会中毒

    “说好了,明天中午我们还是一起吃饭。”

    听到吴珊珊的话,叶晨浑身一颤,差一点摔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