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银针救人
    凭借真气是无法止住内脏的大出血。

    叶晨想到了药阁,若是现在取出一颗回春丹,那么这个小孩子马上就能在药物的滋补下,快速的恢复。

    只是现在众目睽睽,叶晨不敢保证自己的动作不被人发现。

    无奈,只好加大真气的输出。

    强大的真气缓缓的渡入孩子的身体。

    另一只手抽出一根银针,刺入孩子的腹部,三寸长的银针直接没入身体,直入脾脏,按照生息针法里的气运搓转,叶晨一只手搭在银针上撵搓起来。

    一旁的王书生看到叶晨拿出银针,先是一愣,再看他将银针刺入孩子的腹部,顿时冷笑不已,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医生,他深知内脏受损是什么样的病情,这个叶晨以为自己会一点中医就了不起了?这一针刺下去恐怕是深入内脏了。

    他也不说破,只是冷漠的看着。

    一会要是这个小孩因为你的行针,伤势加重,提早死亡,我看你怎么收场。

    叶晨不知道王书生的想法,若是知道他有这种恶毒的想法,估计会直接跟他拼命。

    磋磨了好一会后,叶晨再一次取出一根银针,刺入孩子的体内。

    每次的行针,都要消耗叶晨打量的真气,他的额头已经渗出汗水,汗水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流下来。挂在他的鼻尖。

    孩子体内的出血点不止一处,只是那脾脏的部位,叶晨就用了七根银针,才算是强行的压住血管,然后以大量的真气配合行针法诀,快速的刺激伤口愈合。

    这种手法,在现在的中医认识中,是绝对不会办到的,甚至没有人知道叶晨现在的针法名字。

    也就是叶晨体内蕴含的生息真气,才能刺激血肉快速愈合。

    一旁已经眼神麻木绝望的壮汉,忽然神情一颤,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孩子,双手因为激动,紧紧的攥紧,拳头不断的发出咯咯的声音。

    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此时嘴角的血已经停止了流动。

    此时靠在壮汉怀里的妇女悠悠的醒过来。

    他又想起了自己可怜的孩子,嘴巴一列,再一次的哭喊道:“我的孩子啊”

    她刚刚发出几个字,便被壮汉一把捂住了嘴巴。

    “媳妇,别喊,这位医生正在给我们的孩子治疗。”壮汉赶紧小声的说道。

    妇女顺着壮汉的话,看了过去,自己的孩子的身旁此时果然有一个青年正专心的低头运针。

    孩子的上衣已经掀开,苍白的小身体上插着十多根明黄欢的银针。

    看见这个情景,妇女的脸色陡变,严重闪动着护犊子的凶光。

    “你疯了吗?让一个这么年轻的医生给孩子治病?”

    说着,他用尽力气掰开丈夫的手臂,要冲出去制止年轻的医生,她可不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医生会有什么医术。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医生这个职业,靠的是经验,在很多人的惯性思维里,只有年纪大的医生才能有高明的医术,更别说是中医了,只要成名的中医,哪个不是年迈的老头子?

    自己的孩子哪怕是彻底没有救了,妇女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遭这份罪,临死还要被一个年轻的医生练手。

    见丈夫用力的搂住自己,妇女又急又怒,偏偏嘴巴还被捂着,发不出声音,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壮汉手掌上鲜血冒了出来。

    壮汉眉头一皱,强忍着没吭声,他知道自己的媳妇着急,急忙说道:“媳妇,你先别冲动,你快看看咱们得孩子,他的嘴角已经不流血了,现在这个医生正在治疗,你千万不要打扰他。”

    妇女闻言,身躯一震,眼神看了过去,她发现孩子的嘴角真的不再流血,嘴角的血迹干涉凝固,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发现这一点的绝对不止夫妇两个人。

    还有一旁冷眼旁观的王书生,当他看到重伤的小孩已经停止了吐血,第一个念头就是不相信。

    难道这个小孩子血都流干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正常这种伤势,没等血液流干就已经死亡了,然而小孩子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显然这个孩子还有气。

    难道叶晨单纯的用银针就把这个孩子内脏大出血的问题解决了?

    这怎么可能?

    王书生心中难以置信的呐喊。

    吴珊珊看着叶晨这种出神入化的手法美眸一针闪烁,难道这个流氓真的可以救活这个孩子?

    作为一个女人,常常是母爱泛滥的。

    虽然吴珊珊平时冷若冰霜,可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

    她在等,如果叶晨真的可以将这个孩子救活,那么这将是医学上的一个奇迹,而且他们马上就要面临全国十省的医术交流会,叶晨偏偏是其中的一员

    吴珊珊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激动,冷艳的脸庞竟然挂上了一丝不易被发现的潮红。

    王书生还在怀疑,在他的心中,西医是治疗这种病情最有效的,虽然他并没有将中医的针灸当做旁门左道。

    但是让他相信一个中医竟然能靠着针灸就能治疗这种从高空掉下来的重病,他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都由不得他不相信。

    小孩子是否内脏破裂出血他还是能看出来的,不然孩子不会吐出那么多的血,然而,现在小孩子的出血确实被制止了。

    至于那些围观者,因为不懂医术,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们心中只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叶医生到底能不能将这个孩子救活。

    叶晨现在是有苦难言,体内的真气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状况,脸色苍白的和床上躺着的孩子有一拼。

    然而这个孩子的状况确实不容乐观,可以很严肃的说,他的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可是叶晨还是高估了自己,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

    这时候让他半途而废是不可能的。

    只见他猛地举起左手,心念一动,一颗回气丹闪电般的速度落入手中。

    犹豫身体已经接近崩溃,叶晨这一次换出回气丹已经是临界的边缘。

    他只是感觉头昏脑涨,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时间不容耽搁,右手在小孩子的身上快速的滑动,他只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孩子的身上,

    顺势极快的速度将回气丹放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

    浓郁的灵气入翻滚的开水一般灌入叶晨空空如也的丹田,一股浩瀚的气息在丹田中散开。

    叶晨的脸色闪过一丝红润,疲惫的眼睛也是精神一震,运起针法的速度有快上了几分。

    如此过了整整二十分钟。

    叶晨终于完成了对小孩破裂内脏和一些重要部位断裂谷歌的修补。

    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终于在真气再一次消耗已尽前完成了工作。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叶晨正要说话

    哇

    床上的孩子忽然动弹一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破口大哭

    这个哭声仿佛清晨暮鼓穿透人心,一刹那惊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沸腾了。

    “快看,快看,醒了,这个孩子竟然活过来了&ot;

    “老天保佑,这个孩子没事了”

    “卧槽,这个叶医生就是牛逼&ot;

    众人难以掩饰的发出了各式各样的声音,无不称赞叶晨的医术,更是对于这样的奇迹堪称前无古人。

    而壮汉和妻子看到自己的孩子醒过来,脸上瞬间挂满了狂喜之色,飞扑上来,大声喊道:“孩子,东东”

    叶晨急忙伸出手拦住他们,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大哥,大嫂,你们先不要动孩子,他身上还有许多骨折的地方,不能乱动,等会让其他医生给孩子处理一下,而且还需要输血,他失血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