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坠楼的孩子
    叶晨和吴老在书房里讨论的很久。

    直到叶晨的肚子发出咕咕声

    吴老这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个年轻人在不知不觉间聊了这么久。

    因为叶晨对医术独到的了解,即便是从医多年的吴老,还是听得津津乐道,从中取得了不少的点悟,这才让他知道,自己的医术和叶晨相比之下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亏得自己还在图书馆大言不惭的拷问叶晨。

    吴老的行医经验,让叶晨听着也是喜闻乐见。

    治病救人往往不是造福一个人,而是造福一个家庭,甚至能够造福一方人。

    叶晨在和吴老交流以后,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相较之下,能不能获得修为经验反而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叶晨虽然背负光复医道的大任,但是他也知道,做每一件事情都要凭心去做,平安快乐的度过一生,让身边的人活的开心幸福,这就是医术存在的道理。

    如果能够让这个范围在扩大一些,造福更多的人,同样还能让自己获得好处,叶晨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

    在吴老家吃过饭后,叶晨便直接告辞离开。

    一夜无话。

    自从和吴老接触后,叶晨开始了专心学习医术,

    连续很多天,他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每天去医院上班,下班回家。

    只是由于叶晨治病的方式很特别,让市医院的儿科越来越活络。

    甚至一些外地的家长都会不辞辛苦的找到叶晨,只希望叶晨能够给孩子看看病。

    这一天,叶晨早早的起床,和往常一样,跑步到医院。

    刚刚踏入科室。

    就听见老远的地方传来嘶喊的声音。

    闻声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年约五六岁的男孩,失声大吼:”东东&ot;

    叶晨看到一位护士正在火急火燎的来回搬运东西,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叶医生,你来的正好,一个孩子从高空掉下来,现在生命有危险。”

    说完,护士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叶晨挤了过去,来到病房前。

    这才看到床边正有一个妇人跪在地上哭哭啼啼。

    “东东我的东东”

    旁边一个黝黑壮实的男人抱着她,眼眶含着泪,声声裂肺的吼道:“东东还他妈,不哭,不哭”

    一个小孩仰躺在床上,嘴角流着血,身体不断的抽动着,床边王书生穿着白大褂正在翻开小孩的眼皮观察着。

    叶晨看到那个小孩,神色一黯。

    一个活泼的孩子,就这么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知的摸样,心中也是叹了口气,极为同情和惋惜。

    几个跟着中年男人一起来的人,在一旁议论着。

    原来这个孩子家住在四楼,因为楼房的安全措施做的并不是很好,孩子在楼上玩耍的时候,父母可能没看牢,结果不小心踩空摔了下来

    几乎是没有几分钟,王书生收起了手电筒,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孩子不行了,准备以后的事情吧”

    王书生内心也是十分感慨,毕竟这是一个孩子

    “啊”

    那妇人听见王书生的话,整个人呆滞了一下,然后尖叫一声,因为过度悲伤,晕了过去。

    而那个黝黑的壮汉,此刻却也顾不上已经昏厥的妻子,连忙拉着王书生的衣袖,跪了下去,惨然苦求说道:“王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在这给您磕头了,不管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着,壮汉咚咚咚不断的在地上磕头,两三下额头便见了血。

    一旁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恻然,又跟着求王书生的,也有转头不忍看的。

    王书生眉头一皱,见得壮汉这么纠缠,语气有些冷漠。

    “如果孩子能救,我一定会救,现在这个孩子虽然还有一口气在,但是瞳孔已经开始扩散,而且嘴角血流不止,这肯定是内脏破裂大出血,就算是做手术,这个孩子也活不过半个小时。”

    冷冷的语句,将壮汉说的僵在那里,眼神空洞,偌大个男子,突然间苍老了十几岁一般。

    叶晨听着王书生的话,眉头也拧起来,暗道王书生太决绝,哪怕你知道小孩不能救活,也没有必要这般残忍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掐灭人家父母的最后一线希望。

    他看到东东依然还在轻微的抽出,但是频率明显慢了下来,生命正在不断的离他而去。

    伤感之余,心中忽然一震。

    自己不就是医生吗?还是药神,虽然面对这种极具严重的病情,他也不是很有把握,但是不代表自己可以不尝试一下,就算不能挽回一条小生命,起码还能给家人一个希望。

    想到这里,叶晨的心中有一股热血在涌动。

    叶晨一个人走了过去。

    吴珊珊看到叶晨走过去,脸色一变,连忙低喝道:“你干什么?这个孩子真的不行了。”

    听到连吴珊珊都这么说,叶晨眼神犀利的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直径走了过去。

    这会正是人一家失去孩子悲痛的时候,吴珊珊是怕叶晨惊扰了这悲痛的一家子,也怕发生什么意外。

    “这位大哥,让我看看孩子怎么样?”

    叶晨的语气徐徐,温暖和谐,清澈的眼神,与那壮汉对视着。

    壮汉听到叶晨的话,身躯一震,可是看见叶晨清秀的脸庞后,眼神中被浓郁的绝望和失望笼罩,他木然的看了叶晨一眼,没有吭声。

    叶晨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伸手就要握住小孩的手腕。

    “你干什么?叶晨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医术了得了?你知不知道孩子的症状?如此不知轻重。”

    王书生一直以来就对叶晨有气,只是之前那些孩子的病情都是无痛无痒的发烧感冒,而且叶晨的方法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可,一直被压得喘不过气。

    可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这个孩子五脏六腑都被震坏了,若是还用中医的手法,定然是不科学的,而且他自信自己的诊断,这个孩子已经不行了。

    叶晨看了一眼王书生,说道:“我看看这个孩子还有没有救。”

    王书生脸色微微一愣,随即嘴角一挑,眼神中闪过浓郁的嘲讽,就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他失声笑道:“你这个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胡闹也要看场合,平时那些孩子无非就是感冒发烧,我不跟你计较,现在呢?现在是你开玩笑的时候吗?”

    那些围观的人听到叶晨和王书生的对话,心中有些不舒服。

    他们是认识叶晨的,而且他们发至内心的希望叶晨能够治好这个孩子,可是他们也知道,中医虽然能够对一些小病情手到擒来,但是这种重病,真的不是中医所能解决的。

    “这不是叶医生吗?之前我家孩子的病就是他给治好的,说不定真的可以治好这个孩子呢”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还是有些家长对叶晨的医术持有相信的态度的。

    叶晨朝着壮汉诚恳的说道:“这位大哥,我是真行想救这个孩子,你相信我。”

    壮汉眼中闪过一道涟漪。

    他看着叶晨诚恳的眼神,就算这般绝望的时候,也会让人心底生出一股暖意。

    是啊 。

    情况已经是最坏了。

    还能坏到哪去?孩子都快没有了。

    这时候就算是让他试试又何妨?

    壮汉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绝望的时候,哪怕只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也会抓住不放,他凄然的说道:“医生,你去看吧,无论成不成,我都领你的情。”

    “疯了,你们都疯了。”

    一旁的王书生拂袖喝道,脸色却是变得阴郁难看起来,在他看来,自己都已经断言这个小孩必死无疑了,这家人还让这个小子来救治,这不是打他的脸一样吗?尤其他看着叶晨就十分的不爽。

    叶晨没有搭理他,得到壮汉的同意后,立刻握住小孩的手腕,一道清纯的生息功法真气渡了过去。

    这道真气就是叶晨的眼睛,在孩子的体内游走,同样也将孩子体内的伤势反馈回来,生息功法绵延悠长,生生不息。

    所以,在叶晨运转真气的时候,东东体内一些细微的伤势已经在悄然的愈合。

    当然,真气也并不是万能的,尤其叶晨现在的真气还不是饱满的状态,孩子的伤势却是严重到了极点,只靠着真气的滋润,定然是无法止住内脏大出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