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以气御针
    吴珊珊此时心系爷爷的伤势,连忙答应,和叶晨快步的离开。

    “如果你信我,就不要送吴老去医院了,我有办法让吴老快速的恢复,而且不伤元气。”路上叶晨说道。

    “我相信你。”吴珊珊几乎没有犹豫的回答。

    今天若不是叶晨挺身而出,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爷爷被伤害。

    这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叶晨医术的不同,而且见效非常快,就算是医院的急诊来了,也不见得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将爷爷的伤口之血,所以现在她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叶晨?

    “前面就是我家,去我家吧。”

    坐上出租车,十几分钟后,三个人在幸福花园门口下车,幸福花园是浙海市一个开发出来两年的中档楼盘,地段还算可以,环境清幽,一栋栋蓝色的楼房,在小区中央还有游泳池,条件比起叶晨住在的平民区要好的多。

    来到吴珊珊的家,房子的装修清新淡雅,一股淡淡的中药味,一看就是医药世家。

    将吴老放倒床上后。

    此时吴老的面色有些惨白,虽然肩头的疼痛感别叶晨控制住了,不过他的岁数毕竟七十多了,流掉这么多的血,脸色难免非常的难看。

    叶晨没有说话,低头看着吴老的伤势。

    这种伤势对叶晨来说难度不大,主要是吴老现在的年龄,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会伤到体内的元气。

    对于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来说,伤了元气,等于是减少了他的性命。

    叶晨观察了一番后,捏住一根银针,缓缓的磋磨,一缕缕精纯的生息气息顺着银针刺入吴老的伤口附近的血肉。

    鲜血再度缓缓的渗出,叶晨用药棉将鲜血擦掉。

    施针中的叶晨,俊秀的小脸绷得很紧,脸上那一丝少年的青稚和羞涩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医者的专注和冷静。

    吴珊珊站在一旁,原本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忧,可是看着叶晨超乎想象的冷静气质,心中的那份担忧消匿不见。

    叶晨白哲如温玉的脸上缓缓渗出一丝薄汗,红润的嘴唇紧闭,这两天一直在为孩子看病,真气一直处于半真空的状态,加上刚刚在公交车上对吴老止血时所用的真气,现在他身上的真气所剩不多。

    现在他又全力以赴,真气消耗的非常大。

    大约过去半个小时左右,叶晨用药棉擦掉吴老肩头的血迹,抽出了银针,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才无力的说道:“好了”

    吴珊珊连忙俯身看过去,只见苏老肩头只有一条淡淡的红色,那条狰狞的血口已经消失不见。

    “等一下我开个药方,你按照房子抓药,然后碾成末,贴在吴老的肩头,应该三天,这条伤疤就会消失。”

    吴珊珊听到连爷爷肩膀的伤疤都能祛除,心中激动,冷艳的脸上再也控制不住,眼中涌起泪花,转身对着叶晨有些羞涩的说道:“谢谢你。”

    吴珊珊非常愧疚自己今天的做法,连累了爷爷跟着受牵连,若是爷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情绪激荡之下,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

    一直冷艳的吴珊珊今天不知道为了什么,她感觉自己再也控制不住,那种与死神擦身而过?还是被人呵护?种种感觉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眼前这个新来医院的医生,不但医术高明,而且为人还算低调,虽然平时有些流氓

    刚刚想到这里,吴珊珊就看到叶晨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叶晨确实是在看,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吴珊珊是一个性冷淡,几乎见到每一个男人,都要装作一副冰山的模样,不容人靠近,可是今天却在自己的眼前哭的跟个孩子似的。

    尤其是在抽泣的时候,胸口那两处高耸正一颤一颤的抖动

    让叶晨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在翻滚。

    不看?可是风景就在眼前

    看?可是身体的反应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差一点点小叶晨就要有了反应。

    就在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的时候,吴老缓缓的醒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没有什么阻碍一样,试着动了动手臂。

    没有任何疼痛感。

    好奇的吴老,他记得自己被划了一道大口子,怎么这么快系好了。

    低头看了过去,顿时吓了一跳。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肩头的伤口已经不复存在,心中十分的诧异,从医多年的他,自己的伤口需要多久能够复合,他心中在清楚不过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就好了?难道是自己做梦了?

    不应该啊?

    还在愣神的吴老,忽然被吴珊珊的惊喜给惊醒。

    “爷爷,你醒过来啊。”说着一下扑在吴老的怀里。

    吴老没有马上安慰吴珊珊,而是好奇的问道:“姗姗,我的这个伤口是怎么回事?”

    他十分好奇,自己的伤口是如何愈合的。

    吴珊珊娇艳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叶晨。

    “爷爷,是他给您治疗的?”

    吴老顺着吴珊珊的目光看了过去,眼中那份异彩一闪:“你是说是小叶给我治疗的?”

    叶晨此时不好在站着不说话。而且自己已经下手治疗,在想瞒下去是不可能了。

    “吴老,是我治疗的。”

    “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这种伤口怎么可能会这么快便愈合了?”

    叶晨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吴老解释自己的医术。

    治好抽出一根银针放入手中。

    真气缓缓运起,只见银针唰的以下竖立在掌中。

    “这这是真气?”

    吴老看到如此场景后,激动的身体开始颤抖,之前只是在书中见过以气御针的内容,没成想当今社会竟然有人可以做到,心中那份激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急忙站起身子,对着叶晨说道:“小叶,你跟我来。”

    说着,吴老急急忙忙的走进了书房。

    叶晨尴尬的看了看吴珊珊,便跟着走了进去。

    走进书房,只见吴老拿出一本老旧的黄皮书,书上赫然写着,《御龙针法》四个大字。

    叶晨倒吸一口冷气。

    这本书这本书是师傅当年留下来的

    接过这本书,叶晨的双手有些抖动。

    翻开书页,一幕幕熟悉的内容映入眼帘,想到自己当时跟着师傅学习的时候,师傅就说过,这种针法的功效甚至可以用普度众生来形容了,因为这本书不但记载着人类的经络,甚至连动物的经络都有讲解。

    说句大话,只要是有生命的动物,这本书都有讲解到。

    “吴老,这本书您还是留着吧。”

    叶晨对于这本《御龙针法》已经背诵的滚瓜乱熟。而且经过他后来的升华,已经将医术很多功法合并一成,练就了生息功法。

    吴老看到叶晨眼中闪过的不是惊诧而是一丝丝的怀念,心中有些疑问。

    “小叶难道知道这本书里面讲述的东西?”

    “实不相瞒,这本书,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背熟了。”

    吴老此时并不怀疑叶晨实在说大话。

    “那么以气御针的事情是真的?”

    “确有此事。”

    得到叶晨的回答,吴老的脸上挂着难掩的激动,欲言又止的动作让叶晨看着有些好笑。

    他明白吴老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吴老,虽然这种东西有着存在,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练就的,而且,对于我的事情,还希望吴老不要对外宣扬。”

    吴老明白叶晨的想法,古上的东西谁能说得清,原以为自己的医术已经非常高明了,在他身下的徒弟绝对大于三位数。在整个华夏医术界,他也拥有者极高的地位,如今看来,自己还是有些自视过高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这么小的岁数便可以使用以气御针,若是以后加以练习,谁敢保证他的医术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小叶若是不嫌弃的话,请收我为徒”

    说着,吴老单膝就要跪在地上。

    这个举动可是把叶晨吓了一跳

    开玩笑,吴老是自己父亲的老师,自己若是变成吴老的师傅

    这辈分可就够乱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