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不经意间的震慑
    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两人扑倒在地,两只眼睛向上翻起,不断抽搐,嘴角还有丝丝白沫,好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

    吴珊珊将吴老轻轻的坐在地上,脸上忧急的跑了过来,蜡烛叶晨问道:“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

    叶晨心中涌起一道暖流,摇摇头说道:“没事,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说着,眼睛还不时看了看吴珊珊胸口的位置,因为此时吴珊珊是俯身,胸口的一片雪白,被叶晨看了个光。

    感觉到鼻子有些发热,叶晨急忙收回眼神,不敢在看下去,他可不想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流鼻血。

    吴珊珊俏脸一红,这个流氓,都什么时候还不忘占自己的便宜。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生气,反而一改冷艳的面孔问道:“好看吗?”

    “好看”

    叶晨几乎是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只见吴珊珊手中在叶晨的腋下狠狠的一扭。

    “嘶”

    这妞竟然掐自己

    远远围观的群众不知道两个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只知道这个年轻人仅凭一己之力干翻了两个流氓一样外表的家伙。

    他们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拍下来精彩的一瞬间发个朋友圈。

    胆大写的人很快就围了上来,看到黑衣青年和高手青年抽搐不已的惨状,暗暗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急症发作?

    但是这个急症发作的叶太巧合了吧?

    而且还是两个人同时发作,症状也类似。

    叶晨心里有气,就下了些手脚。

    这两个家伙,死是死不了,但是或追究一定要难受一些。

    没过一会就有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这里距离市区中心不是很远,有人报警,附近派出所动作倒也不满,一亮捷达警车上下来两个警察。

    一个是皮肤黝黑,食指和中指指尖熏得蜡黄的老警察,还有一个是二十三四岁的年轻警察。

    老警察下来一看,眼神动了动。

    叶晨的眼神可不是普通人,老警察的神情虽然细微,但是还是让他知道这人肯定认识地上的两个小偷,心道这两个小偷伸手这么好,动作这么野蛮,懂不懂就动刀闪人。要是没有人照着,估计早就被搞了,人民专政不是吃干饭的。

    叶晨没有猜错,这个警察还真的认识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打过交道不止一两次。

    都是附近一个帮派的人。

    不过这个帮派每年都会孝敬这些警察。

    而且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一向深受利索,几乎没有被抓住马脚的时候,今天是犯了什么太岁,两个人竟然一起发了羊癫疯。

    老警察还不知道两个人是被叶晨下手。

    他们过来看了几眼,又看了看周围的群众,什么都没有问,准备将两个人带走。

    叶晨看着老警察这副摸样,知道这两个小偷估计带回去也就是走个形式而已,最多关两天,肯定就放出来了,但是这两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连老人家都不放过,叶晨真的是非常的愤怒,他拦住两个警察说道:“两位警官,你们连当事人问都不问吗?这两个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偷,他们持械伤了老人,难道这还算是普通的盗窃行为吗?”

    叶晨指着吴老,两名警察看到吴老肩头上那么大的口子,心中暗骂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真能给自己惹祸。

    这时候又在闹市区,这么多的老百姓正在围观。

    两名警察只能压住性子问了一番话。

    两个小偷这时都躺着不省人事,也不怕他们报复,不等警察开口,附近围观的大爷大妈开始了叙述,巴拉巴拉巴拉将事情大概说了一边。

    老警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叶晨,似笑非笑的说道:“小伙子,没看出来你还很勇敢啊,就是以后行事不要这么莽撞,要不是你的运气好,碰上他们发病,那么你今天就危险了。”

    叶晨对这些和稀泥的警察没有好感,表情淡淡的说道:“也许运气不好的是他们呢。”

    他想着吴老的伤势,不想在这里久留,问道:“这样的伤势,这两个小偷能判多少年?”

    “具体能判多少年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我们又不是法院。”一旁的年轻警察早就不耐烦了,屁大点的事情要折腾这么久。

    叶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抑住心中的怒火。

    他知道自己在这里跟两个警察说根本没有用,就算是他对他们发火,也是无济于事,说不定这两名警察还会以妨碍公务的名头将自己考起来。

    深深的看了两名警察一眼,快步的走到两个小偷身边。在两人脖子的地方捏了捏,抽出两根细如牛毛的银针,用力的搅了搅,一下抽出来,当银针抽出来,两个人的抽出立刻得到了停止。

    他不指望这两名警察能伸张正义,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他敢保证,这两个小偷,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偷东西,两只手下半辈子都是抖的。

    这叹为观止的一幕,让所有围观的百姓们哗然。

    就连两名警察看到如此场景,都觉得不可思议,急忙凑上去看了看,只见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双双的睁开眼睛,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惊恐之色。

    将两个人铐起来后,两名警察看着叶晨的目光都变了,这个年轻人能用吸入牛毛的银针,将两个壮年同时放倒,而且同时发羊癫疯,就凭这手段,这个年轻人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心里不禁有些后悔和害怕。

    尤其是老警察,从业警察这个行业多年,见识的比较多,他怕叶晨如此牛逼的手段,是否有什么深不可测的背景,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

    想罢,他看着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的眼神变得冷厉,不管哪个青年有没有背景,为了安全起见,这两个人都给我坐牢去吧,故意伤人,少说也得判个三年。

    当然,叶晨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举动,反而震慑了两个警察,让两个小偷在牢里多呆了几年。

    他抽出银针后,转身走到吴珊珊的身旁,清声的说道:“我们走吧,吴老的伤口还需要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