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给你脸了
    “爷爷&ot;

    吴珊珊大叫一声,连忙走到爷爷的身边,在吴鹤翔的肩头,一道狰狞的血口咧在那里,刀口又长又深,血不断的涌出来。

    ”没事&ot;

    也许是安慰自己的孙女,也可能是安慰自己,吴鹤翔喘着粗气,感觉到肩头的痛疼咧嘴说道。

    “爷爷,你怎么样?”

    吴珊珊手忙脚乱的要去捂住那道血口子,但是那么长一条口子岂是手能捂住的?反而是碰到伤口,让吴老疼的呲牙咧嘴。

    “一群畜生”

    看到这一幕,叶晨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往上涌,叶晨是个淡然的性格,很少有发火的时候,但是此时此刻,他被真正的激怒了。

    刚才那个瘦高青年一定是先前那个黑衣小偷的同伙。

    他以前就听说公交车上的小偷经常是抱团结伙的行动,就算是行窃失败,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受害者往往也就不敢吱声。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些混蛋已经猖狂到这种地步,只是因为一句打抱不平的话,他们就报复到老人的身上,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身体的各项机能已经退化,被割开这么一条大口子,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若是不小心割到动脉,岂不是性命堪忧?

    “唉~~这种风头有什么好出的,现在好了吧,自己的爷爷让人给割了”

    “小偷这种人你是管不了的,还好今天他只是对你的爷爷下手,若是见你漂亮对你下狠手可怎么办?”

    “这种事情又抓不绝的”

    公交车上一阵骚乱,车上的人看到这血淋淋一幕,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同情者有,可怜着也有,就是没人怪小偷凶残,而是把责任推卸在吴珊珊多管闲事上。

    这让叶晨越发的赶到痛恨和悲凉,社会怎么了?坏人如此猖獗,不管也就罢了,难道还要促使别人不要管?

    他用力的分开人群,冲到吴珊珊的身旁,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相反,他现在一脸的认真对着吴珊珊说道:“我来帮你。”

    吴珊珊此时就像一根木头人一样,麻木的站在那里,眼泛泪花,声音颤抖的说道:“怎么办?爷爷如果有什么不测,我就活不下去了,都怨我。”

    她一手捂着吴老的肩头,显然是想止住吴老流出来的鲜血。

    叶晨顾不上在吴珊珊面前还有吴老会不会发现什么了。

    强制压下去怒火,他握住吴老的手腕,缓缓的一道生息功法真气渡了过去,真气非常温和,可以促进血肉再生,也能大幅度减缓疼痛,吴老在叶晨的目光下,面目表情没有了之前的狰狞,慢慢的缓和下来。

    叶晨抽出一根银针,快速的刺入吴老的肩头。

    吴珊珊见到叶晨的手法,眼睛一亮,她忘了叶晨在医院时给孩子治病时的那般从容。

    吴老激动的看着叶晨施针,若不是现在是在公交车上,他恐怕会激动的跳起来。

    他看到叶晨的针法,眼睛一亮,这是什么针法,竟然如此有效,他能感觉得到肩头传来酥酥麻麻的那种感觉,这正是要愈合的征兆。

    什么针法能让伤口这么快速的愈合,吴老顾不上肩头的疼痛,问道:“小叶,这个针法也是你父亲教你的?”

    此时叶晨哪有心情跟吴老讨论这些问题,他加快了出针的速度,手指悟出了数道残影。

    几个呼吸之后,他将银针刺入伤口附近的数个穴道,用真气封闭伤口附近的血管。

    “止住了”

    “老天这年轻人这么厉害,这么大的伤口都不流血了。”

    一旁的人群发出阵阵惊叹,吴珊珊欣喜的发现爷爷的伤口上真的不流血了,她不知道叶晨是怎么做到的,唯有感激和惭愧的看着叶晨。

    一些还想安慰吴珊珊的年轻男人此刻脸色阵阵青白。

    原以为等叶晨不能治疗的时候,他们好第一时间出现安慰吴珊珊这个美女,至少也向这个美女献献殷勤,结果自己的如意算盘一下子落空了。

    “现在怎么办?”

    吴珊珊在看过叶晨展露神奇针法后,换乱的心稍稍的平静了一些,只是依然心有余悸,惶惶不安。

    身为同为医生的自己,竟然问起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医生

    “先下车吧,现在只是止住血,吴老的伤口还需要处理”

    两个人合力将吴老搀扶下车。

    就在叶晨想怎么办的时候,他的目光忽然一寒,死死地盯着街道对面的两个身影。

    那个黑衣小偷,还有瘦高青年正在一起叼着烟,嬉笑的向这边看过来。

    他们没有跑远,而是嚣张的依然留在这里看热闹。

    叶晨体内的血液蹭的一下燃烧起来,他这个人平时很好说话,只是今天他怒了,平生最恨欺善怕恶的人,对付一个收复缚鸡之力的老人算什么本事。

    “你在这里等我”

    留下一句话,叶晨拔腿朝两个人冲了过去。

    他现在本身的功法,加上上一次跟巨蟒打斗的经验,身手已经非常人所能比,速度更是快的吓人,几步就横跨过街道。

    冲到黑衣和高瘦青年身前,含恨一脚提出,这一脚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黑衣小偷被叶晨一脚踢中腹部,摔了一个跟头。

    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背过气去。

    “尼玛的,找死”

    高瘦青年没有想到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看着清秀柔弱的少年,下脚竟然如此的狠,黑衣小偷连胃里的黄水都吐出来了。

    高瘦青年从身上掏出刀片,朝着叶晨划过来。

    叶晨面对这种阵仗,轻蔑的一笑,论打架,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巨蟒的对手,甚至一个回合都不行,论速度,自己都能追的上奔跑中的汽车,会怕他们?

    叶晨闪躲了几下,感觉无趣。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的黑衣小偷也缓缓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叶晨,掏出一把匕首。

    当街动刀这种事情毕竟在现代社会不太常见,街上的人很快就发现这边的情况,惊呼一声,快速的闪开。

    远远的站着围观,有的人干脆拿出手机拍摄起来。

    吴珊珊搀扶着吴老焦急的站在对面的路旁,冷艳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一丝担忧之色。

    她当然认出黑衣青年和高瘦青年就是刚才车上那两个卑劣的小偷,虽然她恨不得将这两个人碎尸万段,但是看到叶晨孤身一人冲上去,心里被担心和焦急溢满了。

    见到黑衣青年掏出了匕首,吴珊珊终于忍不住尖叫道:“叶晨,快跑吧,他们有刀。”

    吴珊珊的叫喊,让叶晨想起了一句话“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只是叶晨并没有在意。

    看到黑衣青年拿着匕首紧逼上来,叶晨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静止了,即使再冷静,面对刀子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还是没有跑的意思。

    刷

    叶晨的手臂竟然被黑衣男子轻轻的划破了。

    “妈的,给你脸了。”

    叶晨略显稚嫩的脸庞上闪过怒色,他摸出了两根银针,运转真气,猛地甩了出去。

    两道细微甚至肉眼不可见的银光一闪而过。

    铛铛

    两个面目狰狞的青年陡然翻到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