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不如女人有勇气
    虽然叶晨承认自己有时候很流氓,但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人说自己是流氓,心中难免也是极为不爽的。

    ”我哪里流氓了?我流氓你了?还是流氓别人了?”

    吴鹤翔到底是年老成精的人,只是刚刚没有想太多,这时候忽然想到了问题所在,就是在那中极穴上出的问题

    这种问题被一个妙龄少女听见,不误会为流氓才怪。

    吴鹤翔苦笑一声,这是自己考虑不周了,他行医数十载,什么病症没有见过?医者父母心,患者就是患者男女在他眼里毫无区别。

    所以也没有想太多就问出了中极穴。

    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问题,让一个半大小子回答,难怪刚刚看到叶晨脸色苦笑。

    “姗姗,别胡闹,刚刚是爷爷在和这位小友交流铜人经,不是你想的那样”

    吴珊珊冷着脸,之前在医院的时候,自己本来还很欣赏叶晨的医术,以及他对待病人时的那份态度,没想到这个他竟然会在大庭广众说出那么下流的医术,这不是流氓是什么?

    “衣冠禽兽。”

    叶晨无语,得了,看来自己又多了一个错号:“衣冠禽兽”

    听到孙女出言不逊,吴鹤翔脸上露出苦笑。

    这个孙女,他是又疼又爱,可是偏偏对待男人的时候十分的冷淡,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孙女会如此敌视男人。

    叶晨笑了笑说道:“吴珊珊,你是不是以为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流氓?”

    “别以为你在医院为人看病,我就会对你有什么别的看法,痴人说梦。”

    叶晨的态度也渐渐的冷了下来。

    虽然他从来都是喜欢漂亮的女人,但是一个不懂礼数,自以为是的女人就另当别论了。

    “难道我跟你爷爷讨论的病情,刺痛你内心的隐疾了?”

    “你胡说。”

    吴珊珊本是冷若冰霜的女人,自己也是医生,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用别人说,自己也是清楚的。

    难道这个该死的流氓看出了自己的隐疾?

    “我胡说?如果是我胡说的话,你为什么要那么激动?”

    吴珊珊表面冷静,实际上内心却十分的紧张

    她害怕,害怕叶晨真的看出来自己的毛病。

    “你平时对人冷淡,并不是你的本意,而是你身体里有着一股冰冷的寒气,这股寒气,直接影响你每个月那个的时候小腹会非常的剧痛”

    没等叶晨说完,吴珊珊突然暴怒的吼道:“你给我闭嘴,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说完这句话,吴珊珊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样岂不是变相承认了叶晨所说的都是正确的?

    果然,叶晨嘿嘿一笑说道:“你的那个病,我能治。”

    吴珊珊身体一震,自己的毛病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大毛病,可是终究每个月的时候还是会很痛,自己找了很多的治疗都没有解决,这个流氓说他可以?

    见到吴珊珊的表情有些松动,叶晨继续说道:“如果你求我,我会考虑给你治疗。”

    “滚”

    吴珊珊冷冷的说出一个字,挽着吴鹤翔说道:“爷爷,我们走吧,不要跟这种流氓接触。”

    吴老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孙女拽走,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口味的年轻人,还没聊够呢。

    “小叶,走,到我家去,咱们促膝长谈,当年你爸可是不怎么对我的口味。”

    叶晨无语,这老爷子说话的口味真重

    三个人共同走出了图书馆,因为吴老家距离图书馆还有些距离,于是几个便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上人满为患。

    仿佛沙丁鱼罐头一样,基本没有立足之地。

    叶晨被寄到了后面,距离吴珊珊他们越来越远。

    拉着扶手,目光下意识的转动着,忽然,他的脖子一定,眉头紧皱,小偷?

    一个穿着黑衬衣的小个子隔开了旁边一个中年胖子的皮包,一双手指灵巧的伸进皮包中。

    闷热的车厢内,中年胖子靠在一根扶手杆上昏昏欲睡,毫无知觉。

    他旁边的几个乘客移开了一些,将手里的包抱紧,显然知道小偷行窃的不止叶晨一个,但是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叶晨也有几分忧郁,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很多时候仗义而出,非但不会成为英雄,还会成为众人嘴里的傻瓜,君不见“扶老人”已成为一个贬义词

    “小偷”

    就在叶晨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呵斥声响起。

    叶晨看到一个白色连衣裙冷艳娇美的身影站起来,厉声呵斥,心里忽然涌起惭愧。

    自己竟然不如一个女人有勇气。

    吴珊珊外表冷艳,没想到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性子。

    车厢内因为吴珊珊的喊声,变得骚乱。所有人都连忙警惕的看着周围,检查自己身上的东西,那个中年胖子也不例外,他连忙抬起手中的包,刚好看到收回去的贼手。

    黑衣小偷一点也不紧张,收回手还狠狠的瞪了那个胖子一眼,手中的刀片在之间快速的翻动。

    中年胖子缩了缩脖子,快步的走开,没有吭声。

    黑衣小偷这才把目光移到吴珊珊的身上,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了?”

    吴珊珊失望的摇摇头,那个中年胖子退缩了,她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还是不了了之了。

    四周的人都将目光移开,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指证小偷,吴珊珊只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尤其爷爷还在车上,难道还能抓住这个小偷送去派出所吗?

    何况自己也打不过人家,而且小偷并没有得手,连脏物都没有。

    想到这里,吴珊珊叹了一口气,闷闷不乐的站在那里。

    社会现状就是这个样子,他不是小女孩了,知道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吱

    公交车晃了一下,又到了一站。

    黑衣小偷施施然的跟谁人流下车,走到吴珊珊身旁,还对她笑了笑。

    吴珊珊心里有些不舒服,眼睁睁的看着小偷下车。

    “这个老人身体不错啊?”一个瘦高男人走下车的时候,拍了拍吴老的肩膀,还没有等吴珊珊反应过来,就快速下车了。

    吴老感觉到肩膀一阵温温的东西滴落下来,连忙看过去,一片刺眼的鲜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