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流氓?
    苏氏集团。

    顶楼一件偌大的办公室,一个靓丽的女人正站在落地窗前。

    只见她的俏脸上若有所思在想着事情。

    本就是纤纤身材,加上忧郁的表情,不知道多少男人看到以后会垂涎三尺。

    “董事长,董事长?”

    一道清脆的女声在办公室中响起。

    靓丽的女人回过神来,此人正是苏静雅。

    “什么事情?”

    一个同样清纯的女生站在办公室里,手中拿着文件,轻轻的放在办公桌上。

    “董事长,童家的童文博在会客厅等您呢,说是有事情想见你。”

    “让他回去吧,不见。”

    苏静雅身子优雅的回到办公桌前,翻阅着文件,嘴里淡淡的说道。

    “静雅,我都已经登门到访了,难道还是要拒之门外么?”

    办公室的门口,一位青年站在那里说道。

    这个青年正是童文博,外表看过去,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青年才俊,挺拔的身姿,英俊的脸庞,多少女人见了都要为之倾倒。

    偏偏苏静雅淡淡的看了一眼,不但没有被迷住,反而有些厌恶的说道:“谁允许你进来的?”

    童文博仿佛没有听到苏静雅的话一般,对着秘书挥挥手。

    秘书识趣的退了出去。

    “静雅,你我之间的婚约又不是我一个人能够阻止的,难道你有办法阻止它?”

    “那是你的事情,请不要跟我说,而且我并没有同意这件事情。”

    苏静雅一脸严肃的说道。

    “难道你爸爸做不了你的主?”

    “啪~”

    苏静雅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几乎是吼道:“别跟我提到这个人,我没有父亲,更不会同意什么婚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你变了,是不是你最近遇到什么人了?”

    童文博走到苏静雅办公桌前淡淡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苏静雅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叶晨那个坏坏的模样。

    想到自己的初吻那个家伙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自己老婆

    俏脸上缓缓升起一丝红润

    童文博当然看到了这个变化,心中一紧,脸色十分难看,对于他来说女人出现这种表现,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她动心的男人了。

    “看不出来,静雅也能对一个人动心,有时间的好,可以为我引荐一下吗?我倒要看看跟我争女人的男人实力有多强?”

    说完,跟苏静雅道别便走掉了。

    留在这里只会让自己更加的尴尬。

    童文博走出苏氏集团后,拿出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很快便接通。

    “给我查一下最近苏静雅跟那些人接触过,要快。”

    挂掉电话,童文博的面容开始狰狞,邪恶的说道:“苏静雅,你以为这样就会逃出我的手心?等把你弄到床上,看我怎么好好的折磨你。”

    然而此刻叶晨正在图书馆闲逛。

    既然已经参加医术交流会,那么就要对现代的医学有所了解。

    虽然他拥有前世的记忆,但是谁敢说博大的医学就能百无禁忌呢?

    当他看到一本名叫铜人经的书时,眼睛一亮。

    这种书籍现在已经很少出了,在他没有转世的时候,师傅曾让他熟记人体的经络,其中有一本书正是这本铜人经。

    就像汤头歌一样,这本铜人经同样是很普通,却又很重要的一本。

    拿起铜人经,叶晨翻看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约七十多岁的老人看到叶晨正在看这本书,走了过去。

    “年轻人,你看的可是铜人经?”

    被人打断了阅读,叶晨抬头看到是一位老人家,雪白的头发,却掩盖不住那双精干的眼神。

    “是的。”

    “你能看懂?”

    叶晨合上书后心想这个老人家真是爱多管闲事啊。

    “当然能看懂,看不懂还看什么劲”

    老人似乎没先到如此年轻人竟然会说自己能够看懂铜人经,于是说道:“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可否敢回答?”

    呵,这老头挺有意思啊,叶晨也来劲了。

    “只要我知道的,有什么不敢回答?”

    “阴阳之三也,何谓?”老人一副高深的模样问道

    “气有多少,异用也”

    “阳明,何谓也?”

    “两阳合明也。”

    “厥阴,何也?”

    “两阴交尽也。”

    一老一少两个人飞快的问答。

    老人问题的速度非常快。

    叶晨回答的速度更快,几乎是脱口而出。

    老人眼神中露出诧异的神采,暗道如此年轻的小伙子,怎么对中医如此了解,看样子知道的问题不在他之下,处于各种心情,老人心情大快。

    “说得好,请问阴阳各分为三,是什么意思?”

    叶晨回答:“因为阴阳之气各有多寡,作用也各有不同。”

    “小伙子,你学医多少年了?”

    老人实在是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回答的如此精妙。

    叶晨挠挠头,此时他觉得老人一定也是一位老中医,想必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中医,不敢托大。

    “老人家,小子自小跟父亲学医。”

    “家父姓甚名谁?”

    “家父叶崇志,不知老人家可否认识。”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人听闻叶晨报出家父名字后开怀大笑。

    叶晨看着老人家没理由的大笑,心中纳闷,难道这个老人家认识自己的父亲?

    “敢问老人家笑什么?”

    “回去问问你家父亲,还认不认识我这个师傅,吴鹤翔。”

    叶晨听完这句话,精神一震。

    急忙说道:“原来是父亲的师傅,师爷爷”

    吴鹤翔正是叶崇志的师傅,今天能够在这里碰到叶晨,完全就是一个巧合。

    “看来你父亲教给你的东西不少,不错,不枉我当年对他的教学。”

    老人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刚才看你饭这本铜人经好些时间了,你小小年纪已经能参透铜人,比我家那个小丫头抢夺了。”

    额

    叶晨挠挠头,有些羞涩的说道:“我就是随便看看”

    听到叶晨的话,老人家眼睛更是一亮,刚刚的问话已经证明叶晨的医术不低,如今这么说,岂不是真的能够参悟?

    “那我们继续交流一些这本铜人经的针法如何?”

    “啊好”叶晨挠了挠头,他觉得着老爷子既然是自己的老师,定然是想考验一下自己的实力。不好意思拒绝。

    “别紧张,我们就当做交流!”吴鹤翔柔和的说道:“肩髃穴,行针主要是治疗什么病状?”

    叶晨稍稍沉思了一下,清声说道:“肩髃穴阴明阳蹻之会,主治中风手足不遂,偏风风痹,半身不遂,肩臂疼痛,手不能回顾,劳气泻精,伤寒热不止等”

    叶晨刚刚的时候,还有些不顺,可是越说,那份记忆就越清晰,说道后面也就越来越顺。

    没想到叶晨不但在经络上的造诣高,在针灸上也是如此精通。

    老人眼中掠过一丝莫名的神采,微顿了一下又问道:“中极穴呢?”

    叶晨稍稍沉思,突然白哲的脸颊冒起两片红云,抬起头看了看吴鹤翔,见老人家依然热切的看着自己,心中苦笑:“中极穴,名玉泉,关员下一寸,脐下四寸。铜人针八分,留十呼,通经止带,主妇人产后恶露不行,胎衣不下,月事不调,血结成块隐痛恍惚”

    “流氓”

    没等叶晨说完,就猛听的一声娇脆厉喝打断了他的声音。

    一个明眸皓齿,穿着白色连衣裙,脚蹬一双银色高跟鞋俏丽少女红着脸顾着腮帮子,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又充满厌恶的盯着叶晨。

    叶晨见到这个女人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后退几步。

    没等少女再次发飙,吴鹤翔气恼的声音传来:“姗姗,你干什么?”

    也难怪吴鹤翔生气。

    自己正在和这个年轻人交流医术,自己这个小孙女就冒出来了,还对自己几句看好的少年这般不客气。

    “爷爷”

    前来的少女正是叶晨的同事吴珊珊,只见她伸出一只玉手,指着叶晨冷冷的说道:“你怎么帮这个流氓说话?”

    “爷爷?”

    “流氓?”

    纵然叶晨脑筋转的再快,一时间被吴珊珊和老人家的身份搞的稀里糊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