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苏老头死了?
    十几个人纷纷从树林中跳出来,他们目光犀利,身上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没错,就是杀气,身为保镖,他们时刻保持着警惕。

    尤其被叶晨发现以后,全身的神经紧绷。

    叶晨认识这些人。

    在这种偏僻的小县城,哪里会有穿着打扮统一的黑社会,自己只跟苏家有着一些往来,一定就是他们了。

    为首的一名保镖向叶晨走去,冷声说道:“先生,苏老的病情不容耽误,苏总请你回去一趟。”

    这些保镖虽然面色冷厉,但是说话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并不是很恶劣。

    果然,这些统一服装的人就是苏家派来的。

    叶晨看着好笑,冷冷的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权利的小实习生而已,哦不对,我已经辞职了。你们苏家家大业大,干嘛非得找我这个小青年…”

    保镖并不在乎叶晨说话的态度,他们今天前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他带回去。

    “苏总命令,势必将先生带回去?”

    势必?带回去?

    叶晨听到这种态度,心中大怒,这就是苏静雅求自己的态度?

    “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苏老的病,我看不了。”

    当下不再理会这十几个人。

    在他眼里,这十几个人的战斗力加在一起,也不见得有巨蟒一般的战斗力。

    为首的保镖眉头一皱,伸手向叶晨抓过去。

    这些保镖大多都是退伍军人,身手不凡,要是被抓住,恐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然而叶晨岂是一般人能比?他身形一晃,右手抓住保镖的手腕,瞬间摸准脉门,轻轻一按,向后一推。

    保镖自觉地手上一麻,瞬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紧接着感到一股强大的力气袭来,连退几步,吃惊的盯着叶晨。

    虽然他们亲眼看到叶晨一个人坐在巨蟒的身边,可是他们并不是很确定巨蟒是否是叶晨一人所为。

    如今看来,叶晨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余下十几个保镖一声大喝,扑向叶晨。

    本就一肚子气的叶晨,见到这些保镖死缠烂打,火气蹭蹭的窜上来。

    猛地冲进人群,没有招式。

    完全是为了卸去心中的怒气。

    叶晨抡起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向众保镖。

    砰……

    咔嚓……

    叶晨的一通乱打,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只是刚一交手,马上就有两个保镖被放倒。

    保镖们心中吃惊,他们都是职业保镖,平时受过严格的训练,对上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连连吃亏,这让他们心中深受打击,更让他们明白,今天算是遇上高手了。

    混战还在继续。

    只是短短维持了一分钟而已,十几个人全部倒地。

    叶晨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嘴角露出蔑视的笑容,转身向山下走去。

    然而当他刚刚走下山,便看到以苏静雅为首的几个人在等着自己。

    见到这个女人,叶晨心中苦笑,原以为自己见到苏静雅会更加愤怒…

    不得不承认,叶晨喜欢看美女,更喜欢美女投怀送抱的感觉。

    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爷爷,可以来县城找自己,之前在饭店如此,今天又是如此。

    “叶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苏静雅保持着微笑的对着叶晨说道。

    “你们在这里该不会是等我吧?”

    叶晨明知故问的说道。

    一旁跟着苏静雅同来的苏木恒,恨得牙痒痒,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不是废话吗?

    “叶先生,静雅确实是在等你…”

    叶晨愣住了,这句话怎么听都有些暧昧的成分。

    众人更是愣住了,苏静雅是谁,堂堂苏氏集团的董事长,万人敬仰的人物。

    竟然跟这个混小子说等他?

    乱了,所有的人内心全部凌乱一片。

    最为严重的要数苏木恒了,别人也许不知道苏静雅的性格,可是他确实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姐姐。

    什么时候跟男人说话暧昧的话?什么时候正眼看过哪个男人?

    要不是现在求着叶晨给爷爷看病,苏木恒真的想冲上去抱着叶晨一起去喝酒去,谈谈是怎么让霸气的姐姐如此温顺。

    感受到众人的反应,苏静雅俏脸上浮现一丝红润,细声细语的继续说道:“叶先生,这次找您,是恳请你能为我爷爷看看病。爷爷最近昏迷不醒,情况有些不太乐观。”

    说话的时候,苏静雅的双眼已经有些微红,显然马上就能哭出来。

    叶晨最看不了女人哭泣,急忙挥挥手说道:“苏小姐,我想你找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没有权没有势的小实习医生,而且刚刚被县医院的院长开除了。”

    “叶先生,关于你实习的事情静雅并不知道,静雅代表二姑向你道歉了。”

    说着,苏静雅微微的欠了欠身子。

    “就在刚刚,十几个保镖跟我动武,这件事情怎么算?”

    叶晨冷笑的说道。听到这句话,苏静雅才发现叶晨的身上还有血迹,吃惊的急忙站在叶晨的身边上下打量。

    “叶先生,我并没有让他们对你用强,你有没有事?哪里受伤了?”

    两只手在叶晨的身上轻微的触碰。

    叶晨看着这双芊芊玉手触碰自己的身体,一股热流涌上的心头。

    暗道这妞还真是让人提不起怒气啊……

    叶晨苦笑,懒得跟她算账了,转身朝外走去。

    一旁的苏木恒见叶晨还要走,神色一变。

    “你什么意思?还要怎么样?我们已经亲自来求你,给足了你的面子,在浙海,我姐姐什么时候如此低头求过人?你他妈真以为会点医术了不起吗?”

    叶晨转过身,盯着苏木恒,冷声说道:“是吗?我求着你们来的?实话告诉你,就凭你这句话,老子不伺候又怎么样?”

    “说,你想要多少钱?老子有的是钱,只要能给我爷爷治好,钱不是问题。”苏木恒也失去了理智吼道。

    叶晨怒了,现在的医术界,就是因为这种人,才有了为了钱财给人看病的医生,而且不占小数,之前的常院长如此,浙海的徐院长更是如此,医者仁心,为的是济世救人,苏木恒的话,无疑激怒了他。

    “如果用钱能买回你爷爷的生命,那你怎么不拿着钱去买?”

    苏木恒的话让苏静雅有些挂不住了,回头凌厉的看了一眼。

    苏木恒吓得急忙缩头,硬生生的将话吞在肚子里。

    “叶先生……”

    当她还没有说完,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接过电话,寥寥说了两句,突然神色大变,电话掉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苏木恒心中一紧

    “刚刚医院打电话过来,说爷爷停止心跳,让我们回去。”

    轰…

    苏老死了?

    苏木恒犹如遭到五雷轰顶,他有些愧疚的给叶晨深深的鞠了一躬:“叶大哥,我刚刚错了。”

    “叶先生,求求你,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将爷爷救回来是吗?求求你……”

    苏静雅此时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俏脸上已经是梨花带雨,双手紧紧的抓着叶晨的衣袖,祈求的说道。

    叶晨本想一走了之的,只是看着苏静雅的模样,心中又有些不忍。

    罢了罢了,医者仁心,更何况如此美女求着自己,回想起前世的弱肉强食,叶晨发现自己有些变了。

    变得如此心软。

    “走,回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