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老子不干了
    “你要搞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

    常院长见叶晨走出来,冷冷的说道。

    叶晨没有理会常院长,盯着青年继续说道:“你爷爷的病我能治。”

    青年感激的看了一眼叶晨,只是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可是…我没有钱…”说着,低下了头。

    “没有钱就不能治疗,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小伙子,你还是先去取钱吧。”

    常院长站在一旁嫌弃的说道。

    “医者仁心,难道你要见死不救?”

    叶晨实在有些受不了常院长的嘴脸,冷眼看着他说道。

    常院长看着叶晨仿佛像看白痴一样冷笑一声:“小小实习生也敢跟我这个院长叫板,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啊?”

    实习生?

    青年看向叶晨的眼神也有了变化,爷爷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虽然叶晨说他能治疗,但谁敢保证是不是拿自己的爷爷练手?毕竟刚刚那个自称院长的人说他还是个实习生。

    想罢,青年轻轻放下老人,扑通一下跪在常院长的身前,两只手抓着他的大腿,哀求的说道:“院长,求求你救救我爷爷,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钱我会慢慢还给医院。”

    “什么东西”

    常院长一脚将青年踢开,嫌弃的拍了拍裤子,继续说道:“没钱就等死吧,我们这里是医院,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院长…院长…求求你…求求你…”

    青年哪敢放开常院长的腿,仿佛院长就是他最后的希望一般,若是松开,那自己的爷爷就没了……

    “妈的,给你脸了是不是?保安,把这两个人拖出去。”

    常院长眉头紧皱,心情十分不爽的吼道。

    两名保安很快跑了过来,看着地上的一老一少,心中不免有些泛酸,他们也都是穷人,内心有些不忍下手。

    “你们两个想什么呢?没听到我的话吗?马上把这两个人拖出去。”

    常院长见两名保安有些迟疑,心中大怒。

    保安即便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可毕竟自己吃的就是这碗饭,无奈的低声对着青年说道:“小兄弟,对不住了。”

    随即两个人被架了起来。

    叶晨再也受不了了,吼道:“我已经说过这个老人我来治疗,马上给我放下。”

    这句话,叶晨不惜用上了生息功法,声音的穿透力像是野兽的怒吼,让所有的人吃惊不已。

    他走到常院长面前,冷冷的说道:“难道穷人不是吗?难道身为医生要见死不救吗?”

    说着,他不在理会其他人,直径走到老人的身旁,对着保安说道:“马上将老人放下。”

    看着叶晨的眼神,保安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这是什么眼神,如此凶悍,仿佛只要自己不服从,马上就会被这个人斩杀一样。

    轻轻的放下老人,保安感觉背后一阵冷风吹过,他这才知道,自己短短几秒钟背后竟然出了这么多汗。

    叶晨一只手搭在老人的手腕上。

    老人是被毒蛇咬伤的,只是这种毒很特殊,因为它扩散非常快。

    如果不及时进行处理,老人很可能会毒液攻心而死亡。

    “担架,马上给老人安排病房。”

    叶晨对着身边的保安说道。

    可是却没有人答应。

    叶晨心中暗骂,都他妈是见死不救的家伙。

    想罢,叶晨将老人抱起来,快速的奔向病房。

    “你算个什么东西,马上把那个老人给我放下,我已院长的名义告诉你,你被辞退了。”

    常院长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吼道。

    叶晨抱着老人转身看着常院长,身上的气势猛的散发直逼院长,冷冷的说道:“要辞退也是等我治疗以后。”

    常院长被叶晨身上的气势吓了一跳,身体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好在胡若兰扶住,不然很可能会摔倒。

    “你…老子要开了你。”常院长看着叶晨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怒气。

    走进病房,叶晨将老人的衣服全部脱掉。

    只见老人大腿处的伤口已经开始腐烂,黑红色的血液缓缓的向外流出。

    老人面色发青,嘴唇不停地打颤,显然是流血过多造成的身体发冷。

    “妈的,这是什么毒蛇,这么厉害。”

    叶晨见到这般伤口,心中不免大急,爆了一个粗口。

    简单为老人诊断一下,他发现此时毒液已经几乎占据全身。

    不在耽搁,叶晨从身上掏出银针。

    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杂念统统抛出去,生息功法由丹田内升起气流,缓缓充溢在手上的银针中。

    仅仅片刻,叶晨陡然睁开双眼,只是他的眼中透着那股明亮,看着老人的身体,双手如行云流水般将十二支银针刺入老人的几处重要穴位。

    叶晨气灌双手,缓缓的将手搭在老人受伤的地方,体内的生息功法快速流动,向老人的身上涌去。

    病房外,除了常院长已经走了,其他的人都在这里等候着。

    作为县医院的工作人员,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严重的病人。

    换做以前,他们只会让病人转院,或者直接告知病人家属他们无能为力。

    然而今天的事情不一样,先不说常院长要收取人家高额的费用,就凭叶晨一个人走进病房治疗,就值得他们等候。

    他们要知道这个才来几天的年轻实习生到底是真有水平,还是狂妄自大。

    此时最为着急的,要数背老人来的那个年轻人。

    他现在坐立不安,时不时的想冲进病房看看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了。

    只是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若是自己冲进去,一定会影响医生给爷爷治病。

    耐着性子,他左右踱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的门被叶晨打开。

    此时叶晨身体有些虚弱,因为给老人治病的时候,用了不少真气,差不多已经消耗一空。

    见到周围这么多人在这里,叶晨心中有些欣慰,看来还是有良知的人多。

    青年见叶晨走出来,一个箭步冲过去,双手紧紧的抓着叶晨问道:“大夫,我爷爷他怎么样?”

    叶晨看着这张质朴的脸,微微一笑说道:“你爷爷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听到爷爷没有事,青年激动的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的留下来,感激的对着叶晨说道:“谢谢您,谢谢您。”在他心里,如果不是这个人,那个院长是不会同意给爷爷治疗的。

    自己没有钱,差一点被拖出去…

    说着,他对着叶晨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可以进去看看爷爷吗?”

    叶晨虚弱的点点头。

    青年再也忍不住,第一个冲进病房,跟着几个好奇的医生也跟着走了进去。

    老人此时安详的躺在床上,面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呼吸匀称。

    一名医生走到老人的身边,看了一眼伤口,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暗道这是什么医术?

    老人受伤的部位并没有手术的痕迹,而且伤口似乎已经愈合了一大半。

    若不是因为病床旁边垃圾桶里那些被排泄出来的毒素,他们甚至以为老人根本就没有中毒。

    消息很快传到了常院长那里。

    啪。

    常院长狠狠的拍着办公桌。

    “已经出来了吗?”

    叶晨此时正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休息,见到常院长和胡若兰两个人走过来,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刚刚我已经说过了,你被开除了。”

    常院长走到叶晨的身边得意的说道。

    “我已经做了我应该做的,医者,心怀仁慈,这是我当初学医时老师交给我的。”

    常院长一愣,他没想到叶晨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在他看来,是不是叶晨被开除吓傻了?

    “马上收拾你的东西,滚出医院。”

    仿佛体力恢复了一些,叶晨缓缓的站起来。

    “治病救人有错?想开除我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常院长被气笑了。

    “解释?不服从领导安排,擅自做主,而且,你还没有行医资格证,单凭这两条够不够?”

    叶晨拿掉胸前的实习牌,轻轻向地上一扔。

    “医者仁心四个字是不是让你就饭吃了,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有将病人看在眼里,这种医院不干也罢,干着恶心。老子不干了”

    而此时,青年背着老人走了出来,在他看来,若是叶晨被开除了,自己继续留在医院一定还会有很多的麻烦,于是干脆跟着叶晨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