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我来治
    于晓娟飞身抓住叶晨的肩膀,翘起小脚,轻轻的在他的脸颊蜻蜓点水吻了下去。

    随即转身跑掉。

    叶晨楞在原地,暗道这小妖精…

    “你吻我,我也吻了你,扯平了”刚跑了没几步的于晓娟俏皮的说道。

    直到看着于晓娟的身影消失,叶晨都静静的站在那里,仰天说道:“看来,寡人又要恋爱了…”

    ……

    独自一人回到了宿舍,将房门反锁。

    他迫不及待的拿出小玉瓶,因为当这个玉瓶在手上的时候,传来的那股清凉之意,叶晨越发觉得这个小瓶子绝对内有乾坤,。

    只是他,左看右看,除了玉瓶传来的那股清凉气息,再也没有什么发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看走眼了?”

    他不相信自己的直觉,时不时还用手戳了戳玉瓶,还是没反应。

    既然你能传出来气息,我也能。

    说着,叶晨将一丝真气渡入玉瓶

    只见玉瓶猛地散发出绿色的光芒。一道醇厚气息散发出来。原本身上的那份陈旧慢慢破碎,露出晶莹剔透的玉体。

    闪闪放光。

    我天…小玉瓶的变化让叶晨大大吃惊。

    伸手轻轻的触碰着瓶身。

    刺痛…

    玉瓶竟然刺中叶晨的手指,一滴鲜血缓缓流出。

    当鲜血滴在玉瓶上。

    叶晨只感觉一阵清凉的气息钻入体内,手中的玉瓶却消失不见了。

    自从前世修炼以来,他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有玄术的存在,可是眼前的事情让他有些吃惊。

    小玉瓶可能是上古时的一个宝物,一般古董都有着魂气。

    忽然间叶晨感觉脑袋被冲击了一般,眼前一黑。

    朦胧中,他进入了一个浩瀚的空间,四周黑漆漆。

    突然一道绿色的光芒由远而近,出现在他的身前。

    绿色的光芒正是之前自己买下的那个小玉瓶,只是现在的瓶身光滑剔透,瓶身上还有这淡淡的图腾,微弱的闪着金光。

    叶晨好奇自己怎么会来到梦境。

    此时,小玉瓶动了,一本古老的书落入叶晨的手中,封面赫然写着《药阁》二字。

    当看到这两个字以后,叶晨再也不淡定了,《药阁》是他的师傅当年留下来的东西,为的就是将世间药物归类存储,在药阁中,只有你不知道的药材,没有找不到的药材。

    显然小玉瓶正是药阁的产物,至于为什么以这种形式认主,叶晨想不通。

    当叶晨发现小玉瓶中另有乾坤,正是药阁中的一部分,玉瓶消失不见了……

    带着兴奋,叶晨缓缓从睡梦中醒来。

    “难道我是在做梦?”

    醒来后,叶晨有些怀疑自己刚刚的经历。

    见到手指上的小伤口,证明这一切并不是做梦,而都是真实的。

    带着好奇,叶晨心中一动,药阁的物品瞬间陈列在他的意识里。

    意识一动,一件药材便落入他手中,在一挥手,药材便消失。

    “我靠,这他妈就是个宝贝……”

    他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次购物,竟然买到了如此珍贵的宝物。

    简单的两次实验,让叶晨感觉有些昏沉…

    “这个东西竟然这么厉害,只是查看一下就要消耗掉所有的精神力…”

    放弃了继续查看药阁中的药材,叶晨拿起发黄的书,翻了几页,之间微黄的书上,每一个字仿佛活了过来,他合上书,暗暗吃惊,原以为自己的医术已经跟师傅不相上下了,只是见到师傅留下来的东西才知道,自己跟师傅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内心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利用自己说得的传承,济世为怀,将医道发扬光大。

    此时天色尚早,距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叶晨睡意全无。

    当下修炼起法诀。

    现在虽然他拥有前世的记忆和功法,但是浩瀚的宇宙,世间冥冥中的那些道,是极为难了解参透的,他也只得从头修炼。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做了一个回气收功,叶晨跳下床。

    经过一夜的参悟,他如今感觉神清气爽,精力充沛,那股还没有被苏醒的天火,似乎随时都能呼之欲出。心中大为舒畅。

    解决了一下温饱问题,他兴致勃勃的向县医院走去。

    门诊输液大厅。

    胡若兰正在给病人处理伤口。

    只见她一身白色的大褂,露出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腿,那份风韵绝非小女孩可比,让叶晨看着都有些忍不住吞口水。

    “唉…真是想不到这样的女人会跟常院长有着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想起那天在院长办公室看见的一幕,叶晨就暗暗摇头。

    他的到来,让胡若兰得到了休息,转眼便不见踪影。

    剩下的事情,当然就由叶晨继续接手

    只是他的扎针的手法也特别快。

    这倒是让配药的小护士们忙得不可开交,最后,干脆叶晨一个人配药,一个人扎针,几乎他一个人全包了。

    平时要忙到十一点的输液大厅,今天愣是十点左右就忙完了。

    几个护士坐在那里看着叶晨的模样,不知道在议论什么。

    只可惜咱们的叶晨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原因无他,这几个护士的面容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中午的时候,叶晨不经意的走过院长办公室。

    而此时,里面传出一男一女的调笑声。叶晨一怔,马上听出来,这不正是常院长和胡若兰的声音嘛。

    这两个人大白天就这么搞,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上什么病…

    叶晨本不想去理会,毕竟那是人家的私事。

    但是两个人接下来的对话让他有些恼火。

    “你真要让那个小子去前厅接待?”胡若兰躺在常院长的怀里,微微喘息的说道。

    “哈哈,那是自然,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代价,而且你不是已经调查了么。”

    “恩,那小子就是个平民,什么背景都没有。在输液大厅的时候,就像一个傻小子…”

    叶晨脸色有些难看,傻小子?胡若兰竟然说自己是个傻小子?他没有想到常院长还在算计自己。

    果然,下午的时候,常院长破天荒的来到了门诊输液大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叶晨,既然你能这么快适应这里的工作,经过院里的商讨,决定让你去新的岗位磨练一下…”

    叶晨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中午自己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自己说不定还会感谢一番呢。

    只是现在,不可能。

    “你让我去接待?”

    叶晨一阵见血的捅破。

    常院长当然没有料到叶晨会知道自己的决定,神色一愣,随即恢复,笑眯眯的说道:“看来你有自知之明啊。”

    叶晨看着常院长那副嘴脸,心中怒气飙升,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

    门口砰的一声被撞开。

    一个打扮憨厚的年轻人,背着一个面色铁青的老人跑了进来。

    见到那个老年人的肤色,叶晨心中一凛,皮肤已经发青,身上的生气慢慢的消失。

    现在叶晨的功法已经即将踏入第二层,对于大多的病症,只要稍微一看便知,常人身上的生气旺盛,生气减少,那就说明这个人快要消失了。

    憨厚的青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见常院长等人,急忙喊道:“大夫,救人,快救救我爷爷。他让毒蛇咬了…”

    叶晨看着老汉,暗道什么毒蛇如此厉害?毒性散发的如此之快。

    “快将病人放倒在地。”

    叶晨下意识的喊道。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一个极为不满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要摆清楚自己位置,不要忘了你只是一个实习医生。”

    叶晨抬头一看,常院长正不满的看着自己。

    无奈只好转身让开,他只不过就是一个实习生,确实没有什么话语权,只是刚刚看着病人情况危急,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那个青年冷眼看了一下叶晨,吼道:“谁能治,快。”

    常院长也看出来老人的状况不容乐观,只是当他看到青年打扮寒酸时,明显犹豫了一下

    “小兄弟,麻烦先去给老人挂号,只要你把费用交纳了,我们第一时间给老人安排手术。”

    青年表情一僵,他忘了医院看病时需要花钱的,刚刚着急出来没有带钱。

    “大夫,我现在没带钱,你先给我爷爷治病,我马上回去取钱。”

    常院长冷笑一声,对于这种穷人的托词,他见过的太多了,这种人嘴里说着让自己先治疗,回头赖着不交钱,门都没有。

    “小兄弟,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如果你不交钱,我们是不能随便给病人看病的。”

    听到常院长的话,青年急的满脸通红,他知道爷爷的身体已经不能在耽搁。

    当下一咬牙问道:“需要多少钱?”

    “我看老人的病情比较严重,先交一万吧,多退少补。”

    一万…

    青年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眼泪刷一下流了出来…

    叶晨双眼紧紧盯着常院长。

    在他心里已经将院长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边,医院什么时候需要先交钱在治疗了?明显就是看青年不像有钱人,故意刁难。

    “你爷爷的病我来治。”

    叶晨向前走了一步对着青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