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小小实习生
    叶晨哪里会想到自己来报道会发生这么神奇的事情。

    他略微顿了一下,微微一笑,脸上略微歉意的表情走进了办公室。

    “常院长你好,我是来报道的。”

    此时常院长刚刚整理好裤子,见来人竟然就是公车上遇到的青年。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是来报道的?”

    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配合他刚才说的话,显然是打算给叶晨下绊子了。

    叶晨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伸手拿出实习证书递给常院长。

    美少妇站在常院长身边,看着叶晨的模样清秀,而且县医院已经很久没有新人了,对于她这种岁数的女人,哪是常院长这种老家伙能够满足的,若不是因为那一点点的工作便利,她才懒得伺候。

    如今来了这么一个清秀的青年,她的美眸散发出异样的光彩。

    常院长拿起叶晨的实习通知书,即便心中对叶晨这个家伙有千万分的不满,但是工作上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叶晨,浙海医科大学毕业…中医?二十一岁???”

    常院长看着上面对叶晨的叙述,脸色有些挂不住了,若是今天第一次跟叶晨相见,他只会觉得一个刚毕业的小子来实习,压根不会往心里去。

    可偏偏他们之前在公交车上已经见过了。

    “二十一岁就能有如此医术,难道这个人是来这里镀金的?还是有其他的用意。”常院长能做到这个位置,并不是只靠着医术,更多的还是上面的关系。

    本来在见到叶晨的时候,心中有着无数的怒火,可他还是忍住了,他要搞清楚,这个叶晨到底是什么来历。

    “小叶啊,相信你也看到了,咱们医院基本没有什么大病情,基本都是村民来打打针,开点药,这样吧,既然你是来实习,那就一定要全方位的了解一下医院内的体系。”

    常院长这话说的可谓是高明,全方位的了解?

    叶晨哪里听不出常院长话里有话?

    “正好最近天气非常炎热,门诊那边中暑的人比较多,你就先去那边帮忙吧。”

    什么叫去帮忙?自己明明就是来学习的,这个常院长竟然派自己去帮忙?

    什么中暑?全都是借口。

    叶晨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没有说什么,只是内心对这个常院长的行为感到不耻。

    美少妇却是眼睛一亮,自己就是门诊的主任,如果叶晨去了,岂不是让自己有机会跟他接近了?

    “就这么定了,若兰,你带他去门诊吧。”

    美少妇叫胡若兰,在得到常院长的指示后,立即走到叶晨身边说道:“小兄弟,跟我走吧”

    脸上那副神采,让叶晨看的莫名其妙,这个女人不是常院长的那个……怎么对自己这副模样…

    一连七天。

    叶晨在门诊无非就是给前来的病人打打针,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

    偶尔的时候,胡若兰会挑逗他,只是叶晨对这种老妇女不感兴趣,每次都是找借口推脱了。

    院长办公室

    “你是说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没有背景的混小子?”

    常院长对着怀中的胡若兰笑问道,一只手还在她的胸口不停的抓玩。

    胡若兰被常院长抓的心中痒痒,本就是风韵犹存的她,脸上布满了潮红,常院长看着胡若兰这幅模样,身体也有了反应。

    正欲与他大战一个回合。

    “坏蛋,人家那个来了,还这么挑逗人家。”

    胡若兰的话犹如一盆冷水,让常院长不由一哆嗦,此时箭在弓上,你让他怎么办?

    胡若兰见状,缓缓的蹲了下去。

    很快,常院长身体一软,那股小小的热能量全部发泄在胡若兰的嘴里。

    得到了满足,常院长恢复了面色。

    “你说这小子真的一点背景都没有?”

    胡若兰正在拿着纸巾处理嘴上的液体,一脸的幽怨。

    “难道你还害怕他?”

    常院长被说中了心思,老脸一红,他并不怕叶晨那一身高明的医术,只是要搞清楚,这个人的背后是否有着其他能量,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怕他一个实习医生?笑话。”

    ………

    苏家大院

    “胡闹”

    苏静雅狠狠的拍着桌子说道,声音几乎是吼出来。

    此时,苏家小型会议室里坐满了苏家的老少。

    苏木恒坐在苏静雅的身边,看着姐姐这么生气,有些胆怯说道:“姐,我觉得二姑没做错什么,那小子太狂了,让他去乡下正好。”

    苏静雅猛的转头看着苏木恒,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愤怒和失望。

    愤怒是因为苏老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苏静雅甚至不惜代价找到燕京的教授,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他们对苏老的病情全都束手无策。

    失望是自己的弟弟,怎么也跟着不懂事。

    这一段时间,她联系不上叶晨,甚至找到了警察关系,势必要找到叶晨来给爷爷看病。

    无奈,叶晨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去找徐院长也被告知不知道他去哪里实习了。

    眼看着爷爷日益消瘦,苏静雅心中焦急,若是还不能找出爷爷的病因并且治疗,她相信过不了几天……

    剩下的事情,她实在是不敢想下去。

    苏木恒看着姐姐的目光,吓得一缩脖不敢在说话。

    扫过在场的人,大多数的人都低头不语。

    第一次.

    苏静雅第一次有了无力感。

    苏冬宣一脸无所谓的看着苏静雅内心有些生气。

    “静雅,我理解你为了爷爷做了很多,但是我是你的二姑,难道你就这么跟二姑说话吗?”

    苏静雅双眼眯着看着苏冬宣,嘴角一挑。

    “怎么?二姑还有办法找到更高明的医生给爷爷看病吗?从你的脸上我怎么看不出一丝的担心?”

    “胡说,我比你更担心爸爸的身体,不要以为你现在是集团的董事长就信口开河。”

    苏静雅的话仿佛踩到她的尾巴一样,急忙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叶晨下放到偏远的地方实习?”

    啪

    苏冬宣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吼道:“你在用什么语气跟我说话?没大没小,我怎么做事情还需要跟你交代吗?”

    苏冬宣哪里知道苏静雅之前找过叶晨,偏偏这个时候,自己把叶晨给支走了。

    见苏冬宣不说话,苏静雅继续说道:“既然你把他下放到偏远地区,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对吗?”

    她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苏冬宣,只要苏冬宣内心稍有波动,她都能看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苏木恒的电话响了。

    苏静雅看了过去,吓得苏木恒差点把电话摔了,暗骂,谁他妈这么不开事,这个时候打电话。

    苏木恒直接将电话挂断。

    没有两秒钟,电话再次响起。

    挂断。

    正当苏木恒准备关机的时候,电话再一次打了进来。

    苏静雅冷着眼说道:“接”

    接起电话,苏木恒杀人的心都有,如果不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他绝对会找人做了这个打电话的人…

    还没等他说话,电话的另一头已经说完打电话的内容。

    “什么?你他妈怎么不早点说?”

    苏木恒有些激动的捧着电话说道。

    “我靠,你也不接电话啊,还好我够执着,怎么样?是不是请我来个大保健?”

    “别说大保健,就是他妈双飞都行,谢了兄弟。”

    苏木恒过于兴奋,忘了自己的长辈们还在。

    苏静雅冷眼看着苏木恒,这个弟弟平时太过纨绔,若是不加以管教,恐怕皮会痒。

    挂掉电话,苏木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话太过分…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姐,找到叶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