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回光返照
    去往黑沟县的山间小路上,叶晨一脸郁闷的坐在公交车的后排座上。

    一天前,他拿到了实习通知书,原本在父亲的帮助下,是可以到第一人民医院实习的。

    可徐院长却告诉叶晨,他的实习并不在第一人民医院。

    原因很简单,苏冬宣在背后警告徐院长,如果叶晨到第一人民医院实习,她就会立即撤回对医院的投资,并且撤销徐院长的职位。

    叶晨站在徐院长的办公室里,脸色十分铁青,其实他不在乎自己在那里实习,就凭他的医术,即使不实习,也没有人能赶上他的水平,只是在这个社会,如果没有一张行医资格证,很多事情还是会被局限。

    正当叶晨准备离开的时候,苏冬宣摆着一张高傲的脸,款款的走了进来。

    “呦~这不是叶神医么?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

    叶晨看着他的这幅嘴脸,冷笑道:“真不知道现在的人,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叶晨十分生气,自己就醒了苏老,不被感谢也就罢了,竟然还对自己下黑手…

    此时坐在公交车上,叶晨叹了一口气暗道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只是对苏冬宣的那份“恩惠”铭记在心。

    ……

    炎热的夏天,车厢里温度非常高。

    就连叶晨也有些微微出汗,这使他在体内缓缓的运起了功法,来抵抗这炎热的气温。

    正当叶晨刚刚进入功法时。

    一道带有哭腔的声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妈…你怎么了?别吓我…”

    一个妙龄少女,梨花带雨的脸庞哭喊着。

    躺在地上的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正两眼翻白,呼吸困难,手脚带有抽搐的症状。

    “你妈妈可能是中暑了,快给他喝点凉水,这样能缓解她的症状”妙龄少女旁,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大叔急忙说道。

    少女本就慌乱,如今有人提醒,急忙拧开一瓶矿泉水,刚要给中年妇女合上一口。

    “如果你真的给他喝水,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会更加严重。”叶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少女的身边。

    妙龄少女被叶晨的话弄得有些犹豫了,到底如何是好?

    叶晨的话,也引来周围的人不满。

    一个小屁孩懂什么?人家都快上不来气了,还这么吓唬人家小姑娘。

    之前提醒少女的大叔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这症状明显就是中暑,小子,你懂不懂?”

    大叔再次出言询问,他实在看不上现在的年轻人,以为自己看过一点常识就可以胡来。

    车上的人这才看清楚大叔的模样。

    “这不是咱们县医院的常院长吗?”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当机…

    叶晨的心情瞬间落入谷底,暗道“这他妈也太巧了点吧?还没去报到就碰到自己的顶头boss,还直接反对他的诊断…”

    听见有人说这个大叔是县医院的院长,少女看着母亲已经脸色发青,情急之下,拿起矿泉水,拧开瓶盖对着母亲的嘴喂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让开,病人需要空气流通。”常院长意气风发的说道。

    既然人家是院长,对于他的话,车上的人选择配合,都是县里的人,谁也不希望这个妇女有什么闪失。

    看到这种情景,叶晨心中大急。

    他知道,这个妇女并不是什么中暑…

    “救人要紧,其他的不管了。”叶晨心中腹诽一句

    不在搭理这些人,看着妙龄少女,叶晨眼神里透出坚定的目光

    “你妈妈绝对不是中暑,如果你坚持给她喝水,后果绝对不堪想象。”

    说完,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妙龄少女。

    看着叶晨眼中的那份自信,她迟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叶晨说话更可靠。

    “胡闹,你这个小子知不知道人命关天?”

    常院长几乎咆哮的吼道,在他心里,自己身为院长,诊断的病情怎么容他人质疑。

    “人家是院长,都已经说了只是普通的中暑,这小小子真是疯了…“

    “听那口气,好像自己比院长还厉害似的…”

    就在众人对叶晨的言语表示不满时,躺在地上的妇女突然干呕一下,一口气没上来,脸色已经变得青黑色,瞳孔不断的放大……

    “妈…”妙龄少女吓坏了,低呼一声直接晕倒了。

    叶晨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妙龄少女,顺势在胸前不留痕迹的捋顺一下。这一个动作并不是叶晨想趁机卡油,而是把妙龄少女的气息调整匀称。

    “好软…”

    即便叶晨是处于好心,可还是碰到了那高耸的位置,不由心中一荡。

    妙龄少女只是感觉胸口一股暖流侵袭,很舒服,“嘤~”低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这个年轻人抱着,俏脸上浮现一丝红晕,顾不上跟叶晨理论,看到常院长正在抢救自己的妈妈,心中一紧。

    此时妇女的呼吸微弱的几乎停滞。

    常院长一只手托起妇女的后腰,一只手按在妇女的人中穴,时不时的让旁边的人给妇女喂水。

    见到这个场景,叶晨眉头紧皱,如果常院长不是他即将的boss,若不是他不想惹事,恐怕现在他已经骂娘了。

    挺好的一个人,差一点就被治死了…

    妙龄少女瘫坐在一旁,脸上的泪水仿佛不要钱一样,哭的稀里哗啦。之前还跟母亲一起吃饭逛街,转眼之间,母亲就突然犯起了病,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让她接受不了…

    看着妙龄少女的模样,叶晨心情更加难过,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好事,可是胡乱给人下诊断,这就是变相的杀人。

    顾不上什么院长不院长了…

    叶晨一只手迅速握住妇女的手腕。

    “你干什么?病人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常院长真的怒了,在他眼里,病人已经坚持不了多久,这个年轻人还要捣乱…

    没等常院长说完,叶晨目光一凝,身上气势猛地散发出来,一股强大的气息直击徐院长

    “如果你在阻止,病人真的就没了。”

    这股气势让周围的人无不震惊,他们甚至感受到后脊梁冒着凉风。

    “中医……”

    看着叶晨的手法,众人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中医在他们的认识中,是有些偏方的,那也仅仅是偏方,对于急救,他们更愿意相信西医。

    妇女此时危在旦夕,呼吸几乎为零,脸色惨白。

    见状,叶晨一股真气渡了过去。

    他要先稳住妇女的病情。

    得到了真气的滋补,妇女的脸上马上呈现了红润。

    “回光返照”

    人群中一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