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想抵赖?
    众人闻言,顺着叶晨的目光看向苏冬宣。

    叶晨的话让苏冬宣眉头一皱:“你还有事?”

    “我记得你我之间还有约定没有完成吧?”叶晨笑道

    这时人群已经将苏冬宣和叶晨之间的位置空了出来。

    苏冬宣心思一转,脸上露出鄙视的笑容:“谁知道你是不是巧合?况且我父亲的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天知道你的治疗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也就是说,你不打算道歉了?”叶晨淡淡的说道。

    徐院长此时拽了拽叶晨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算了吧,人家可是咱们医院的股东,还是苏家的二小姐,咱们都得罪不起的…”

    听到徐院长的话,叶晨不由火大:“徐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医院在给人治病的时候,还要询问家人用什么方法治疗?难道中医能把人治疗好了就要承受别人的质疑?若是这样,哪来的公平?若是不公,那些患者的病有谈何公平对待?就因为他是股东,医院就要让她三分?”

    这几句话说得可谓是大义凛然,围观的众人纷纷叫好,尤其是那些家里没有背景的人,他们经常受到医生的冷眼,对待那些不平待遇,也只好忍着不敢说。

    徐院长本是好意,谁料碰到叶晨这种倔脾气,老脸一红退到一边,干脆闭上了嘴巴。

    苏冬宣气的吐血,这小子竟然宁可顶撞徐院长也要跟自己耗着,不由大骂:“你什么态度……”

    “你又是什么态度?这位小医生救了我,你不感谢也就罢了,喊什么喊?”苏老此时已经检查完毕,看着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内心激动不已,想他岁数近百岁还能被人调养到这般,心中就已经感激不已,刚刚在检查的时候他就问过苏静雅,自己是怎么醒来的。

    苏静雅如数将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心情大好的苏老本是想第一时间见一见这个小神医

    谁料他刚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女儿和那个小神医对峙着,从表情上,苏老能看出来女儿的强势,这让他的内心极为愤怒。

    徐院长见苏老回来,怕叶晨将事情闹大,急忙走到苏老身边:“苏老,您身体感觉如何?”其实这句话完全就是多余,从苏老的面上就能看出来红润,哪里像刚刚生病的模样。

    “小徐,我身体现在感觉相当不错,这还多亏了这位小神医的救治。”说着,苏老向叶晨走了过去,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还有一张银行卡。“小神医,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站在这里,多亏了你呀。”苏老对叶晨是发至内心的感谢。

    “不必客气,换做任何一个人,我也会出手救治。”叶晨淡淡的说道,至于苏老是什么集团的,还是他有多么高的地位,叶晨并不是很在乎。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小神医不要嫌弃。”苏老诚心的递给叶晨两张卡

    众人看着苏老如此这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老人是谁,那可是苏氏集团的创始人,就连省长来了都不一定给面子,如今却对一个年轻人这般谦卑,尤其那张金卡,那可是金卡。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才配有用金卡,而且金卡里面的金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到的。

    徐院长在一旁看着金卡,两眼冒金星,更让他吃惊的是苏老竟然给了叶晨一张私人名片,这意味什么?意味着苏老跟叶晨示好。想到这里,徐院长不免多看了一眼叶晨,暗道:“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自己拼命的巴结苏老,都不被正眼看过一次,人比人气死人…”

    叶晨看了看苏老手中的名片还有银行卡,并不所动,淡淡了说了句:“东西我不要。”

    当机…

    一瞬间,很多东西掉在了地上,有掉剪子的、有手机…

    “这小子是不是傻掉了?那可是金卡,几辈子都赚不来的金卡”

    “疯了,这小子绝对是疯了…”

    苏老并没有像众人那般吃惊,在他看来,如此年轻人,是金钱如粪土,又拥有如此医术,假以时日,谁敢保证他的前途会走多远?

    “欺人太甚,装什么清高。”苏冬宣在一旁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

    “闭嘴”苏老听到女儿的话,火气蹭的一下窜了出来。

    “华夏文化上下五千年,中医能流传到如今,岂是你们口中的那般不堪?也就是这位小兄弟,如果换做是我,能给我看病?”苏老很生气的说道

    “马上道歉。”

    “爸…他…”苏冬宣什么时候见过父亲如此生气,急忙解释

    见到女儿还在狡辩,苏老气不打一处来,走到苏冬宣身边,一个嘴巴抽了过去。“马上道歉。”

    苏冬宣懵了,她怎么都想不到父亲会打自己“爸,你帮着外人打我?”

    苏冬宣被打,叶晨心里还是很爽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用他的话叫“活该”只是表面没有什么波动

    苏老不容置疑的命令,让苏冬宣不得不低头,只是在她心中已经将叶晨恨上了,咬牙切齿的走到叶崇志的身前:“对不起。”

    “算了,算了,苏小姐也是着急你父亲的病情,这事就过去吧。”叶崇志不想自己的儿子惹人太深,笑呵呵的说道。

    “算你识相。”苏冬宣在叶崇志的话中得到了一点点的满足感,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已经让她颜面扫地,此时她一刻都不想待下去,转身就要走。“我记得我们还有一个约定吧?向中医道歉。”叶晨似乎不打算就此罢了

    “姓叶的,你不要太过分…”苏冬宣咆哮着。

    叶晨嘴角一挑“愿赌服输,怎么?想抵赖么?”

    “算了,人家都已经道歉了,别太过分…”叶崇志在一旁示意叶晨

    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叶晨也不好太张狂,叹了口气,走到苏老身边“诊金。”

    见苏老真的把金卡和名片递给叶晨,苏冬宣气的都快跳起来,暗道:“真不要脸”

    此时她也不敢说出来,她怕,怕叶晨再让她道歉,转身急忙走掉,她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叶晨。

    事情已经解决,叶晨感到身上那股疲惫越来越重,在父亲的搀扶下走出了病房。

    他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治病收费,骂人道歉,一切在正常不过,却不知道,因为今天的事情,给他的将来造成一次不小的麻烦…

    众人看着叶晨走了,也都失去了看热闹的心情,很快便散开。只是对叶晨的医术,有着莫名的激动,毕竟在场的人都是华夏人,虽然说中医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信心,可谁不想看到华夏的强大?今天就是最好的证明,有人用中医的方法治好了一个重症病人,让他们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有了改观。

    他们相信,华夏还有很多东西是值得骄傲的。

    另外还有医院的中医科,他们听说了叶晨的壮举,沸腾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充溢着整个科室,每个医生的脸上都挂起了骄傲的表情…

    “爷爷,为什么对那人如此客气?”回到病房后,苏静雅好奇的问道。

    “你说你会不会生病?”苏老没有回答苏静雅。

    “人吃五谷杂粮,当然都会生病。”苏静雅回答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在你的身边,那你生病的时候还会不会很紧张?”

    苏静雅瞬间明白爷爷的意思,“我明白了,爷爷。”

    苏老的话其实很简单,当他看到叶晨的时候,就感觉此人绝非一般人,尤其当自己掏出金卡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叶晨眼神里有任何贪婪的东西,这就说明人家真的看不上自己那点东西。

    至于最后为什么又收下了金卡……苏老也想不明白,可能人家觉得不拿白不拿…

    叶晨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人家都把钱送到手上了,岂有不拿之理?

    苏老看着苏静雅想的有点入神,脸上竟然挂起了红晕,笑道:“静雅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喽。”

    被苏老冷不丁这么一句话,苏静雅俏脸更红…一瞬间,脑海里竟然出现叶晨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