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我不是医生
    眼看叶晨越走越远,苏静雅内心却十分的纠结,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她犹豫,下定决心:“这位先生,麻烦你给我爷爷看看。”

    这话一出,原本看热闹的众人突然安静下来,震惊的看着苏静雅。

    “静雅,你怎么也跟着胡闹?”苏冬宣没想到苏静雅如此决定,急忙阻止。

    徐院长冷汗都流下来了,暗道:各位姑奶奶,你们要闹去别的医院啊…叶晨是什么水平,他心里最清楚,人命关天岂是说着玩的?

    苏老是他们家最大的靠山,一旦老爷子倒下去,苏家在商界会受到严重的损失,其他家族一定会趁机打压苏家,苏静雅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决定赌一次。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治好里面的病人?还是不相信中医能治病救人?”叶晨踱步返回,抢在苏静雅说话之前对着苏冬宣冷冷的说道。

    “你什么态度跟我说话?你以为自己是谁?”苏冬宣并有回答叶晨的问题,反而指责的说道

    “回答问题”叶晨已经临界爆发

    “两个我都不信”苏冬宣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真的回答。

    她只感觉叶晨身上散发出那种不容反抗的气势,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好”叶晨看着苏静雅问道:“不知道你说了算不算?”

    “我今天就向你们证明,西医能救人,中医一样可以救人,而且比西医更快,中医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叶晨浑身的气势散发出来,一个强者的气势。

    苏静雅被这种气势震撼到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人怎么会如此自信,那种气势即便是自己也稍有逊色“你想怎么样?”

    “我只有一个条件”叶晨嘴角微微上扬,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苏静雅眉头微皱“什么条件?”

    “我要她道歉,跟中医道歉,跟我父亲道歉”叶晨一手指着苏冬宣不容他人拒绝的气势顷刻爆发。

    苏冬宣下意识的退后两步,自己竟然怕了…怕什么?“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你算什么东西?”

    “答不答应随你,我无所谓”叶晨神在在的说道,他虽然有医者的仁慈,但不代表他不记仇,你们三番五次的讽刺中医,讽刺父亲,自己提个条件怎么了?

    “你有病吧?治病还要讲条件?这是医生该说出来的话么?”苏冬宣一脸的嘲讽之色的说道

    “首先声明,我并不是医生,其次,我只想知道你敢不敢答应”叶晨淡淡的说道

    “那你要是不能治好呢?该怎么做?”苏冬宣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说道

    “我下跪道歉”叶晨依旧淡淡的说道,仿佛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一样。轰~~~~

    人群里乱声一片,这算什么?这小子太自负了…

    “好,我答应你,如果你赢了,我道歉,跟中医道歉,跟你父亲道歉,如果你输了,你要跪着从这里走出去,并且道歉”

    苏冬宣仿佛自己赢定了的模样。他不相信这么多医生都查不出来的病因,这个小子能查出来,最重要的是,叶晨说中医能够救治,这就是漏洞。

    达成了协议,叶晨也就不再耽搁

    叶晨和叶崇志以及徐院长三人走进重症监护室。

    苏老的病情在叶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隐疾性心梗。

    “爸,银针…”

    叶崇志急忙从兜里掏出银针递给叶晨。

    打开银针盒,叶晨抽出三根足有六寸的银针,单手一甩,银针扎在苏老的心脏周边。

    真气化为三道,通过银针涌入老人的体内。

    叶晨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心脏梗塞的位置竟然在内壁,难怪连仪器都检查不出来这种症状,如果想要治疗,必须将银针插入心脏才能治疗,这等难度,让叶晨有些为难了。

    叶晨停下手中的银针,开始沉思,若是使用生息针法第二重,也许能够轻松治疗这种情况,无奈自己的功法才第一层,想要使用第二重针法明显是一种冒险行为。

    “拼了,富贵险中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下定决心的叶晨,眼神闪现坚定的神采。

    既然打脸,那就挑最快的方法,叶辰从来不是犹豫不决的人。

    此时他又抽出三根银针,刷刷刷,眨眼之间三根银针在苏老心脏周边不同的位置问问扎入。

    重症室外面苏静雅屏住呼吸,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叶晨。

    苏冬宣手心里都是汗“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办法?”此时她已经萌生后悔。

    徐院长额头上冒出冷汗,如果苏老有什么意外,自己现在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他知道叶晨现在是冒险施针,估计会直接晕过去。

    生息针法有一种叫做针阵的功法,叶晨正是使用针阵,他要将苏老的心脏周边的经脉切断,保证心脏是一个独立的病体,这样再加上生息一重针法,可以激活细胞,让血液再生,加上真气的配合,让苏老心脏再生。

    感觉到银针传来的丝丝热量,叶晨知道自己冒险成功了,虽然真气消耗的非常大,但是对身体没有什么损耗。

    数分钟后,叶晨将针阵解除,胜败在此一举,被解放的心脏猛的跳动一下。

    血液仿佛得到了召唤,犹如精灵般欢快的涌入。

    叶晨将最后的一道真气渡入苏老体内,确保心脏能够承受这种跳跃。很快,心率仪上,开始了数据更新。

    心率正常…

    血压正常…

    咳……

    苏老此时长咳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这……这怎么可能!”徐院长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以他对叶晨的了解,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医术?整个医院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叶晨只用了六根银针,不但查出来病因,更是连病一起治好了,他不敢相信,两只眼睛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紧地盯着叶晨每一个动作。

    重症室外的人看到苏老动了,“醒了,醒了,真的醒了…”有人惊讶,有人欢呼,场面好不热闹。叶晨给他们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中医、银针,那些被他们鄙视为骗人的把戏,竟然把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治好了,懵了,叶晨用事实证明给他们,中医完全可以颠覆西医的治疗。

    苏静雅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下子冲进监护室,扑在床头“爷爷…”眼中充满了激动。

    “不要动,还有最后一步没做完。”真气严重的损耗,让叶晨脸色苍白,说话也没有了力气。

    还有最后一根银针,叶晨黏着银针,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银针直接树立在那不停地颤抖。

    苏老每一次心跳,银针抖动的速度就越快。

    这下大家都有疑问,这是干什么?

    见差不多了,叶晨嘴角终于挂起了笑容,手指轻轻一弹。

    “噗~”

    银针破体而出,稳稳地落入叶晨的手中。

    一直处于昏迷的苏老,眼皮跳动了几下,紧接着突然坐起来,哇…一口血块喷了出来。

    这一下把苏静雅吓了一跳“爷爷…”大声的喊叫

    “这是他心脏里面的血块,和淤血,已经逼出来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叶晨虚弱的解释着,此时他需要休息。

    与此同时,苏老缓缓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打量四周。

    苏静雅扑在苏老的怀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这么多天,她委屈,隐忍,担心,种种情绪终于得到了发泄,放声大哭。

    门外一大群苏家的人走了进来,跟着的还有很多医生,今天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难道中医真的可以如此神奇?

    带着种种疑惑,很快,苏老被拉去做了检查。

    他们必须要确定苏老是否真的被治好了。

    一大群人,进来的快,走的更快,满满的房间一下子走的空空如也。

    苏冬宣紧紧跟在人群中间,她怎么会知道叶晨能医好父亲。

    突然背后传来叶晨的声音:“唉~~你就这么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