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足以
    低头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这个皮肤白泽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被叶晨生骨重生的褚郇....

    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扩张的肺部让他一阵神清气爽...做鬼的时间久了,早就忘了为人时候的感觉....有血有肉,有呼吸,尤其是心脏之处传来的那种强有力的跳动...

    扑通!!!扑通!!扑通!!!血脉随着心脏的跳动占据每一处的血脉....

    指尖微微颤抖..传来麻麻的感觉....末梢神经被快速的唤醒....随即是膝盖,小腿,脚趾....

    最终,褚郇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黑色的头发就像是服用了增长药物一样,恐怖的增长.....密密麻麻的毛发让刚刚还有些帅气的脸颊变得有些落魄...披头散发的试着转头看向叶晨的方向...双眸之中的瞳孔还有些浑浊,视线停留在三米左右的距离....

    但是随着呼吸变得顺畅,目光也可以看得更清楚,视觉看得更远.....

    “前辈...你现在可以试着运用自己的功法...”

    就在褚郇刚刚有了动作的时候,玄慈焦急的声音传到褚郇的耳朵里面....

    褚郇没有废话,嘴角挂着笑容,曾经的功法开始运转...炼体术的强大本就是强化自己的身体.如今他重生骨骼,对于**的了解可以说非常精湛...

    咔嚓...咔嚓....

    在炼体术的帮助下,褚郇的骨骼正在发生质的变化..如果说叶晨是将他的魂魄生骨,那么现在才是疯狂的变化,让骨骼变得更加坚硬,变得更加属于自己的属性...

    让它们知道主人的身体需要什么样的骨骼....

    噼里啪啦...褚郇的变化非常快...

    这也让一直担心叶晨的玄慈终于抽出时间,急速来到他的身边,化作一道银针的状态,任凭叶晨的身体依旧有非常凌厉的排斥气息,玄慈也要打破这个排斥,冲入叶晨的身体之内....

    嗖!!!

    噗....

    清脆的一声,玄慈转入叶晨的体内...根本来不及任何的思考...小身体开始在在他的体内疯狂游走....激发丹田之内仅存不多的灵力....

    “老伙计,别看着,帮忙啊...”玄慈眼看着宵云也是一脸担忧的样子,立即吼道...

    砰!!!!

    宵云身上一阵晃动,幼小的身材散发出浓浓的灵力..与此同时,宵彖也贡献出自己仅有的灵力..生息功法同样缓慢的运转....

    身为主人的灵物灵兽,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让主人快速的恢复身体....

    唯有金蝉看着他们的动作,露出不削的表情...“你们还是省省吧..这样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起开,看我的...”

    金蝉不说话还好,刚刚发出声音之后,玄慈和宵云以及宵彖的目光统统看过来...若不是这个家伙擅自吃了主人的那么多丹药,主人会如此力竭吗?大难肯定是不会的....

    现在它还有什么脸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说话?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让你们起开没有听到吗?”金蝉不以为意的说道...

    玄慈现在想要跟金蝉一决雌雄...这个小家伙难道对于主人的身体一点都不担心吗?还是会说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将主人当做了一个凯子?随便可以吃掉丹药,随便可以掠夺宝物的凯子?

    轰!!!!!

    就在玄慈犹豫是不是要动手的瞬间...密室之中再一次发生强烈的晃动..这一次的晃动比起之前还要厉害...墙壁之上开始掉落石块...灰尘顺着地面的震动慢慢漂浮在空气中...

    “麒麟墨圣...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境界还停留当初的样子...打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快意..”鬼竹站在原地,单手放在身后..一脸惬意的看着倒退数步的麒麟墨圣说到....

    麒麟墨圣双手放于身后...鲜血顺着手指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他没有想到鬼竹现在的力量竟然如此强悍...即便自己拥有炼体术依旧不能抵抗这霸道的力量...

    “你竟然用了禁忌功法....”麒麟墨圣眼看着鬼竹身上散发出来邪恶的气息,心中一阵骚动...

    “哈哈哈哈哈.....”鬼竹听到麒麟墨圣的说法之后仰天大笑...“禁忌功法?是谁血色巫术是禁忌的功法?是你?还是你那个可怜的师父?无知的家伙...自己不去修炼的功法就说别人修炼的功法都是禁忌功法..可笑之极...”说着,鬼竹手中再一次积攒灵力,曾经自己跟麒麟墨圣两个人不成分出高低,如今既然上天给自己再一次遇到对方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

    啪嗒....

    金蝉站在叶晨的嘴角旁边,张开夸张的嘴巴,吐出来一团乳白色的液体....

    液体滴落在叶晨的嘴唇...

    这个液体非常滑...又可以说非常的细腻...刚刚触碰叶晨嘴唇的时候,就顺着嘴唇之间的缝隙钻入嘴里...

    轰!!!!

    液体钻入口中,瞬间爆发出浑厚的力量..这种力量好似灵力..又有些不同..

    消沉的血脉在这一瞬间,仿佛碰到了点燃自己的火把一样...流淌的速度丝毫不比决堤的洪水慢....

    翻滚的血脉在血管之中犹如千军万马奔腾在各个角落...

    咕噜...咕噜....

    因为血脉的翻腾,血管之中散发出水流的声音。。。。

    “小玄慈..剩下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不要用那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本金蝉..小心以后找机会好好的收拾你一顿...”金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刚刚吐出来的液体并非唾液,而是金蝉的精血..那是一种上古巫族神兽的精血...首先说明一下,不是所有的血液都是红色...这一点相信不用过多的介绍了...

    说完这句话以后,金蝉的双眼有些眩晕...刚刚进化的它,现在为了主人贡献出自己的精血,自然回造成非常大的打击....

    可惜,金蝉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举动,却被密室之外的鬼竹有所察觉...

    “金蝉...”手中灵力已经蓄势待发..鬼竹相信自己这一掌下去,即便是杀不了麒麟墨圣,也会对这个多年的对手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势...

    却不曾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嗅到了金蝉的味道...

    手掌轻轻一挽,灵力轰然而出..只是他的目标并非麒麟墨圣,而是叶晨所在的密室....

    麒麟墨圣眼看着贵族改变攻击方向..心中一阵抽搐...“休想.”

    那个方向不正是叶晨和自己徒弟所在的位置吗?这一掌要是打中密室,若是叶晨正在炼制丹药,若是现在正是治疗徒儿的关键时刻,那么,后果回变得非常严重....

    身影如同雷霆过千钧一般的速度,来到灵力面前..双臂一阵,“苍穹之力...”

    轰!!!胸襟被撕裂...双手张开怀抱江山之势..手掌向外一荡!

    飞沙走石,气势如虹...残影无数...

    “原来还有后手...好!!!”鬼竹面对麒麟墨圣瞬间的变化,不退反进..双手环抱,更加强悍的血色巫术力量出现...一道道红色的光芒,让众人睁不开双眼...

    “去...”

    “去!”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双双将怀抱中的力量轰出去..身影消失原地..腾空而起...

    斜阳暮照,两人犹如死敌,相互缠绕...

    轰!!!!!

    两人灵力交融...众人倒飞...整个南门宗府大部分房间被震塌....屋顶瓦片随风飘零...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密室倒塌...

    滼易仙人和神算子所在的后山更是地动山摇...“鬼竹...”滼易仙人面色一紧..下一秒消失在原地..

    .....................

    “小子...”废墟之中,一个有些生疏的声音在叶晨的耳边响起...

    心中一阵激荡...叶晨转头看着一个头发凌乱,皮肤白泽的少年正用一双感激的眼神看着自己...嘴角微微挑起一个阳光一般的笑容..“老家伙..你活了...”

    褚郇有些不适应的迈出一步..踏在废墟之上..伸出一只手,高高举起...

    啪!!!

    叶晨掌心上相迎去...两只手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击掌过后..褚郇双肩一耸..平淡的说到..“谢了...”

    “客气..”

    两个人出奇的没有多余的感激和客套..简短的一句道谢,一句客气,足以...桃运邪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