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鬼竹
    金蝉不敢废话..转身钻入叶晨的体内..鸟悄的闭上嘴巴,就连一丁点的气息也不敢散发出来...天知道以后主人会不会记仇狠狠的收拾自己一顿?

    其实,金蝉所料非常正确,叶晨在后来的某一个时间真的好好收拾了金蝉一顿...若不是因为金蝉苦苦相求,叶晨差一点将它废了...即便再怎么强悍的灵兽,若是不听自己的话语,留在身边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宁可不要...

    再说生骨丹入手之后立即有了融化的节奏....这一点倒是让叶晨有些措手不及..亏得他反应非常迅速,拿出玉瓶将丹药放入其中....

    不过,即便是如此..生骨丹还是化成了药水...乳白色,肉眼看过去甚至能够看到闪闪发光的白色光芒...

    消沉的金蝉不在说话..倒是玄慈冒了出来...眼巴巴的看着玉瓶之中的生骨液体...小脑瓜微微一侧,欲言又止...

    叶晨看着手边的玄慈问道:“小家伙,发现什么?”

    “主人...玄慈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生骨丹的样子怎么有点功德玉液的气息呢?”玄慈不敢确定的说到...

    听到这句话,叶晨眉头紧锁,开什么玩笑?自己亲手炼制的生骨丹竟然跟功德玉液气息相同?带着疑惑,他凑到玉瓶口径的地方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是让叶晨快要哭了...玉瓶之中哪里还有生骨丹的影子?早就和功德玉液融为一体...“我擦...尼玛的,生骨丹就是功德玉液?”

    他的内心凌乱...为什么炼制的生骨丹会融入到功德玉液其中?这他妈并不科学啊?功德玉液不是因为自己救人之后的一种感激心念吗?

    怎么生骨丹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是说自己炼丹的时候出现了什么纰漏?

    “主人...应该说功德玉液是生骨丹的进化...生骨丹是人为形成的..但是功效跟功德玉液的效果相同..如今生骨丹碰到了比自己更加纯正的功德玉液,当然臣服了....”

    “这......”叶晨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无语..尴尬..傻逼..白忙活...

    这他妈,自己忙活了这么长时间,受伤无数..炸丹无数...换来的东西竟然是自己身上的功德玉液?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老子身上的功德玉液虽然不是很多..但也绝逼比生骨丹转换的功德玉液还要多出来十几倍啊...

    “这么说,这么长时间我是白玩了...”叶晨苦着脸看着玄慈问道...

    玄慈摇摇头...“主人不能这么想..以主人现在的境界就能炼制功德玉液的附属品已经非常厉害了..”它的话语虽然是在赞赏叶晨...

    可是听在叶晨的耳朵里,怎么就这么不舒服..什么叫现在的境界能够炼制出功德玉液就已经很不错了...难道自己的境界在玄慈的眼里还是一个弱鸡吗?

    要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可以和麒麟墨圣交手了..

    “算了..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让褚郇生骨就好...”叶晨放弃纠缠,平淡的说到..如果不是自己炼制生骨丹,也不会知道自己身上的功德玉液就可以达到这个效果...

    转身来到褚郇魂魄的旁边...叶晨看着这个心中有故事的男人..心中一阵的感慨..若不是因为自己来到了仙界,若不是自己碰到了麒麟墨圣这样的前辈...恐怕到现在,叶晨都不知道褚郇的前世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让他知道了褚郇为什么会喜欢在地府之中修炼...一方面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就是寻找他心中所爱的那个人....

    “雪慧....”叶晨轻声的说了一句...心中默默记下这个女人..还有曾经在麒麟山见到的面容..若是有一日自己回到地府之后,定然会帮助褚郇寻找这个女人...

    即便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不能寻找..还有那个楚江王,第二殿阎王楚胤可以帮助自己...以他的身份,想要调查一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叶晨甚至有些冲动,先要现在就要求楚胤帮助自己...

    可是转念一想..这样也不可...毕竟自己还没有帮助楚胤炼丹..更不想欠他太多的人情....金钱债好还...人情债不好还...

    这个道理叶晨还是非常清楚的...

    “主人...需要玄慈帮忙吗?”玄慈感受到叶晨心中的想法,一脸呆萌的问道...

    叶晨微微一笑...“你是惦记自己的凝仙索吧?”

    玄慈露出一个笑容..雀跃的点点头..“原来主人没有忘记...”

    “当然....”叶晨笑道..曾几何时他想要研究凝仙索应该怎么跟金针连接在一起...但是后来并不是那么迫切了..首先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即便是修复了凝仙索跟金针的连接那又怎么样?自己不会用...还不是一个摆设吗?

    “再说了,魂魄生骨你能帮助什么?”叶晨反问道...

    玄慈先是点点头..随即摇摇头..“主人或许有所不知..玄慈身为针灵,算起来,也是魂魄的一种..当然可以帮忙了...更何况这个人的魂魄生骨,必然会遇到经脉的阻碍,还有五脏再生的各种困难..难道主人不需要帮手吗?”玄慈说的非常认真...

    叶晨听着有理...点点头..没有之前的不削,反倒是非常认真的说到..“好..你帮我...”

    不再废话..手中的玉瓶在褚郇的头顶之处倾泻...一滴....两滴....三滴....

    啪嗒!啪嗒!啪嗒!

    每一滴功德玉液落在褚郇的身上都会散发出银色的光芒..

    光芒灌溉着褚郇的每一处魂魄...

    所过之处,可以清晰的看到非常精细的白色线丝出现...显然这是白骨再生的征兆....

    如果这里不是密室,随便一阵微风就能将这个白色线丝吹断....

    与此同时...

    南门宗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面色阴险,身上散发出血腥的味道..

    他就站在千屹丰的面前...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丹城,千将军?”他的声音异常冰冷..不带一丝的情感...

    千屹丰见到此人,浑身的汗毛都炸开了..回到仙界这么久,除了麒麟墨圣这样的境界,他还没有见过如此高强的境界....

    “你是谁...”

    那人面色平淡..并没有急于回答千屹丰的话语..而是看了看身边众人,发现他们正在用非常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己...包括面前的千屹丰也是如此...不由哈哈大笑...“哈哈哈哈...”

    这个笑声在众人的耳朵里,就像深夜的鬼魅一般恐怖..让他们背后凉意浓浓...

    大笑过后,那人猛然收回笑容..一双深邃而冰冷的双眼盯着千屹丰..一字一句的说到.:“让叶晨出来见我...否则....”说着,他的手掌形成一道浩瀚的掌印对着身边的一个元婴后期境界的中年人就是一掌....

    砰!!!

    噗!!!

    那人连反应的余力都没有..直接趴在地上砸出来一个深坑,口吐鲜血,双目狰狞的看着前方...命已休矣...

    这一掌的余力,硬是将众人击退数十米...一个个气血翻滚...脸色苍白...

    “这就是下场...明白吗?”那人收回手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阴冷的看着千屹丰说到...

    刷...

    千屹丰手中出现长矛..口中话音到了喉咙...他想说,放肆.....

    可是话音还没有冒出来..就感觉胸口被一个巨大的手掌击中...身体倒飞,直接来到南门宗府的庭院中间...“我不想废话..如果你不能让叶晨出来见我..那么你的下场只有死...留着无用...”

    说着,大手再一次拍过来.....

    轰!!!!

    一道强劲的力量在掌印拍在千屹丰身前的时候豁然出现...硬生生的将对方击退.....

    猝不及防的老人,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呵...麒麟墨圣...你不在麒麟山好好待着..尽然跑出来了?”

    这个前来阻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始终没有离开的麒麟墨圣..如今自己的徒弟正在被叶晨治疗...他身为师父当然不能离开..更不能允许有人前来打扰....

    轻轻摸了一下鼻尖..微微侧头,一脸不削的看着对方..“我当是谁这么没有礼貌随便闯进来..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鬼竹...这样没有教养,还能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桃运邪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