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粉色肚兜
    他温暖的怀抱,熟悉而又陌生。她刻意压在心底的回忆,终于突破封印,带着无穷力量,狠狠攫住了她的理智。

    突然就想这样待在他怀里,一直到天荒地老。

    他也没有推开她,而是静静地抱着她,似乎一切都自然而然。

    仿佛这一刻,他们又回到了一年前的浅花村,他还是她的灵扬,她还是他的“未婚妻”,他们二人的世界里,尘世的纷扰、家国的恩怨都离得很远,也没有猜忌、算计和欺骗。

    晚河水、青草地、明月光,就是整个世界。

    好怀念啊,好怀念。

    忽然,白潞安低低笑了一声,打破了这宁静的遐思。

    元晚河问:“你笑什么?”

    “你比那时候瘦了,手感不好了。”

    “可知为啥消得人憔悴?”元晚河叹息,“你不知道我这大半年是怎么过来的……”

    白潞安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反正你过得越惨,越合我心意。”

    “是么?”元晚河很质疑,“我怎么觉得你挺心疼呢?”

    “我有吗?”

    元晚河把耳朵贴在他胸膛上,“你的心跳暴露你的秘密了。”

    白潞安道:“我也是个正常男人,抱着个赤果果的女人在怀里,很难熬的。”

    “我没有赤果果,我还穿着肚兜呢,粉红色的,性感不?”

    “……”

    白潞安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将她推开,从座榻上揭下防尘软纱,披在她身上。“好了,你坐到那边去吧,一身酒气,难闻死了。”

    这小傲娇的性子,还是没改啊……

    元晚河想笑,却笑不出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砸。

    “怎么了?”他问。

    她指指自己的脚,勉强扯出一个惨笑:“受了点儿伤。”

    白潞安弯下身,轻轻抬起她的左脚放在他膝上,正要脱去鞋子,她痛得惊叫了一声。

    他没好气:“忍住,本王怕吵。”

    她紧紧咬住嘴唇,任他慢慢把鞋袜脱下去,撸起裤管。

    露出了一截又黑又紫的脚踝,肿得足有两倍粗,看上去惨绝人寰。

    白潞安叹了口气,“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元晚河就把事情前后给他描述了一遍。

    描述的过程,也让她重新把事情的细节回顾了一遍:一个宣她进宫的陌生小宦官,黑灯瞎火、无人守备的馥泉殿,她进门没多久就有人像事先知晓似的来堵门……

    一切,俨然都是事先布置好的圈套,就等着她来钻。

    元晚河拍拍胸口:“哎哎,幸好我够机灵,跑得快,不然被抓个现场,就彻底说不清了。”

    白潞安不以为然:“幸好碰见了我,否则逃跑途中被抓,更说不清。说说吧,救命之恩怎么报答?”

    元晚河作感激状:“无以为报。”

    意思就是不打算报了……

    “那本王就只能原路返回,把你这个杀人凶手交给禁卫军了。”

    “喂,没有必要做那么绝吧?”

    到了北宫门,又遇上拦路搜查。两人故技重施,再演香艳,顺利过关。

    出了宫门没多久,就听粟北道:“王爷,到行馆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