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你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
    不过,也仅仅是容貌相像,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眼前这位温婉优雅,尽显金枝玉叶的矜贵。另一位则是……则是一团不可描述的粗枝大叶。

    可是,那位粗枝大叶今天怎么没有来?躲着他吗?

    元芙一直被白潞安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心里有点奇怪,更多则是羞涩。正欲开口打破沉默,忽听內监唱道:“品王到!鹿城郡主到!”

    品王元覃华袍峨冠,大阔步迈进殿中,鹿城郡主元芑跟在父亲身后,依然是那副趾高气昂的臭犊子模样。当她的目光落到白潞安脸上时,脚步一下子顿住了,瞠目结舌了半天,语无伦次地说:

    “你你你你不是那个……??”

    她想说,你不是那个被百乐抢走的仙伶馆的倡儿么?!

    白潞安与她对视,平静的目光中有一缕岩电般的锐利,竟让元芑不敢把下面的话说出口了。

    “哈哈哈,定王爷,幸会幸会!”品王声如洪钟,笑着来与白潞安打招呼。

    元好在一旁道:“殿下,这位是品王爷,当今皇上的叔父。”

    “潞安见过品王爷。”

    “嗯……”品王打量着白潞安,“定王龙章凤姿,有英雄之气。”

    “品王爷过誉了,潞安久闻您的大名,今日得见,您的容仪气度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哈……”品王大笑,拉过元芑道:“这是家中小女元芑,小丫头片子,还不懂事,以后还请定王爷多多照拂。”

    两年多以前元晚河搞出个皇陵爆炸案,品王世子元璋成了倒霉的牺牲品,被废掉世子之位流徙洪州,至今还没能回来。品王身边只剩元芑一个女儿,便有大力培养她的心思,出门入朝都时常带着她。

    只是这个混世小魔王能不能担得起父王的期望,就不好说了。

    元芑死死盯着白潞安,冷不丁问道:“定王殿下以前曾来过朔都吗?”

    白潞安答:“不曾,小王是初次来朔都。”

    “你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元芑也不含糊。

    “是么?”白潞安讶然,温煦笑道:“我见郡主倒是眼生得很。”

    元芑沉默了,她愈发不敢确定眼前这个气度高雅的尊贵王爷就是当年那个卑贱的倡儿。毕竟,这种事实在太离谱了,怎么可能发生呢?

    而且时隔那么久,她印象中那个倡儿的样貌也模糊了,也许是自己记错了罢……

    品王见女儿直勾勾地盯着白潞安,又开始头痛起来。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儿,看见美男就犯病,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发起癫来。他赶紧把她拉走。

    不一会儿,成思帝和楼皇后也到场了。宴会正式开始,在几段歌舞之后,气氛渐渐活络起来,众人开始互相敬酒。

    白潞安和乐浪王世子是贵客,受到了众人最多的“关照”,不停找他们敬酒。燕国人喝酒都很厉害,一杯接一杯地灌,绕是白潞安酒量还不错,都有些难以招架。

    喝至正酣,忽听有人大声道:“咦,今天百乐公主怎么没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