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夫君,这酒挺烈
    “怎么样?”他期待地问,“好吃不?”

    “好吃。”她弯起眉眼,“夫君烤鱼的手艺真好。”

    他微微一笑,火光的倒影落在他眼中,明亮又热烈。“怎么,有你梦里的烤鱼好吃么?”

    她一愣,敢情他一直记得她梦里的烤鱼,记得她说御膳房的鱼不够新鲜,所以今天专门从河里抓了鱼上来为她烤,还专门带着盐?

    这这这,这还是她认识的元尧么?

    说实话,从小到大,就没人对她那么好过,没人那么细心地在意她说过的话。而终于出现了这样一个人,却居然是元尧?!

    这梦做得有点大了吧……

    她暗自掐自己一把,确信没有在做梦。

    “自己拿着签子,快吃吧,等会儿凉了。”他说。

    她接过烤鱼,低头一口一口,吃得很仔细。

    他递给她一个鹿皮酒袋,“喝点酒,驱寒。”

    她仰头猛灌了几大口,“咳咳咳”地呛咳起来。

    他拍着她的背,“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

    她咳得很剧烈,眼泪都崩出来了,洒落在腮边。

    我才没有哭,我只是被呛到了。她在心里说。

    “夫君,这酒挺烈啊。”她带着眼泪笑道。

    “就是那天咱俩喝的无良液啊。”他说,“你趁我喝醉,还骗曲苟往你府里搬了几瓮,是不是?”

    “啊,是么?”她装傻充愣,“我那天也喝多了,不记得啦。”

    他哼了一声,“这酒还是文帝时候酿的,统共就存了八瓮,咱们那天喝了一瓮,被你骗走五瓮,我自己就剩两瓮了,以后再也不给你喝了。”

    “啊,那今天这些我要赶紧都喝了。”元晚河抱住酒袋子又是一阵猛灌,烈酒烧进胃里,终于掩盖了内心的波澜。

    “给夫君我留点啊!”元尧把酒袋子抢过来,仰头把剩下的半袋酒一口气喝干,再望向元晚河时,星眸里已蒙上了一层醉意。

    “娘子,吃饱喝足了,咱们回去吧?”

    “准了。”

    他大笑,把她打横抱起。

    月下,林中。

    二人同骑一马,不紧不慢地往回走。

    他从她身后环抱着她,问道:“娘子冷不冷?”

    “不冷。”她回答。真的不冷,被他这样抱着宠着,她的心不暖,身子却是暖暖的。

    自己果然是个身心不一的女人啊。她自豪地想。

    “想什么呢?”他在她耳边温柔相问。

    “嗯……我在想,夫君你有点偏心。”

    “哦?为夫怎么偏心了?”

    “你有了小儿子,就不管大儿子了。”

    元尧一愣,才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怎么,我封皇二子为亲王,外头有人说闲话么?”

    元晚河道:“那倒没有,就是我这个做师父的看不过去,我那徒儿这几天郁郁寡欢的,觉得自己被爹娘抛弃了。”

    元尧嗤笑:“那臭小子,年纪小小心思还挺重。”

    “小孩子的心思比咱们想象得更敏感,何况是生在皇家的孩子。”元晚河语带怜惜,接着半开玩笑道:“夫君,还请你多多关照我徒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