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遵命,娘子
    元晚河扯了扯唇角,本来不想再追问的,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为什么不能?我曾经可以为你做一切。”

    当年,如果能嫁给他,她甚至愿意放弃元姓。

    元尧苦笑:“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改变的,也不是我能改变的。”

    元晚河疑惑地望向他。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把她搂得更紧,在她耳边说:“今夜,我做一回你的夫,你做一回我的妻,可好?”

    我做你的夫,你做我的妻……

    若早几年听到这句话,元晚河恐怕要感动得涕泪横流,让她一头去撞死都心甘情愿。可惜,如今,她只想一脚把他踢开,骂一句:“痴心妄想!”

    她的眼睛眯了眯,掩去其中的冷芒。乖顺地答道:“好的,夫君。”

    她这一声听上去很柔情的“夫君”,令他的身体微微一颤。他低头寻到她的唇,轻轻地含住。

    这一吻,极慢,极绵长,仿佛带着无尽的爱意与不舍。几乎让她以为他是真心的。

    终于放开她,他看着她被憋得通红的小脸,宠溺地说:“这是对你把梅花鹿吓跑的惩罚。”

    她顽皮道:“那这惩罚可够重的。”

    “还不够重。”他笑得很促狭,大手开始在她身上不安分起来。

    她为难道:“这里……不太方便吧……”

    他很配合地住了手,刮刮她的鼻头:“听娘子的,咱们回去再说。”

    他摸摸烤在火边的衣服,“衣服干了,我替娘子穿上吧。”

    他极温柔地“服侍”她穿好衣服,替她理了理鬓发,“饿了吧?”

    “嗯,是有点儿。”

    “坐着别动,我来为娘子烤鱼吃。”

    他拿着那条黑鱼到河边去鳞、开膛、洗净,找到木棍串起来架在火上烤。元晚河老神在在坐着看他忙活,心想能被你伺候一回真是千载难逢,这辈子估计没有第二回了,老娘今天要好好享受。

    “哎,这一面有点糊了,得翻面。”她懒懒地“命令”他。

    “遵命,娘子。”他居然不生气,立即把鱼翻了过去。

    “火有点旺,压一压。”她继续“下命令”。

    “遵命,娘子。”手忙脚乱地去压火。

    “压得太过了,放一点。”

    “遵命,娘子。”

    爽死了爽死了爽死了!元晚河心里那叫一个畅快,能把大燕国最尊贵最骄傲最不好惹的男人呼来喝去的,这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

    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

    “好了,差不多烤熟了。”她说。

    “好的,娘子。”他把鱼从火上拿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子,把一些白色粉末撒在鱼身上。

    盐?他出来打猎还随身带着盐?

    元晚河还震惊着,元尧已经把香喷喷的烤鱼递到她嘴边,“来,娘子,尝尝夫君的手艺。”

    她撒娇:“烫。”

    “夫君替你吹吹。”他“呼呼呼”地吹了一会儿,又递到她嘴边,“这下应该不烫了。”

    她咬了一口,又鲜又嫩,确实还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