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很多事情,委屈了你
    但她忘了,自己是站在水里。脚下是长满青苔的滑溜溜的鹅卵石。

    落地的时候脚一滑,身子失去重心,“噗通”一声面朝下栽进水里。

    元尧目瞪口呆。

    最后,元尧一手抓着大鱼,一手拎着落汤鸡,大笑着上了岸。

    把鱼和落汤鸡一块儿扔到草地上,他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笨蛋,笨死了,哈哈哈……”

    一向沉稳阴郁的年轻帝王,竟也有这么放松愉快的时候。

    元晚河浑身湿透,早春的小风一吹,冷得直打颤。元尧笑够了,拿来自己的大氅往她身上一披,说:“在这好好待着,稍等我一会儿。”

    待他回来,抱了一大捆干柴。

    熟练地架柴,生火,待篝火旺起来将四周照亮时,天边最后一抹霞光就安心离开了。天黑了。

    元尧解开元晚河身上的大氅,摸摸她的衣服,“还湿着呢啊,脱下来烤烤吧?”

    “算了算了,荒郊野外的……”

    “没事,没人看。”

    “不行,万一有人……”

    元尧转头唤了一声,“卓东蔺。”

    一个身影不知从何处闪出来,羽林卫尉卓东蔺半跪抱拳:“陛下。”

    “你带着人走远点。”

    “是。”

    元尧转过头对元晚河道:“这下真的没人看了。”

    此时,元晚河心里有十万匹草泥马撒蹄子狂奔……

    完了!方才她把箭对准他的那一幕,肯定被藏在暗处的羽林卫看到了。

    她真是太疏忽大意了,稍微想想就知道,元尧身边肯定无时无刻不有人暗中保护。她那只箭,根本不可能近得了他的身。

    她太着急,太欠考虑了。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把自己暴露了。

    完了完了完了。

    “喂,在想什么呢?冻傻了?”元尧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回过神来,讷讷地说:“啊,是有点冷……”

    “那就把湿衣服脱了吧,用火烤干。”

    “脱了更冷……”

    “没事,有我在。”元尧坏坏地挤挤眼睛,开始动手脱她的衣服。

    元晚河还想着羽林卫的事情,有点万念俱灰,任由他把她剥了个精光。

    他把她紧紧抱进怀里,盖上大氅。

    她靠在他的怀里,竟真的不冷了。

    “晚河……”他轻轻唤她的名字。

    “嗯?陛下。”

    “今夜,我不是皇帝,你也不是臣子。我不是表哥,你也不是表妹。好么?”

    “……那我们是什么?”

    他半晌没有回答,忽而在她唇上印了一个吻,“你觉得呢?”

    她的眼神迷离着,“我也不知道……”

    “晚河。”他抚着她的脸,怜惜地说:“这么多年,很多事情,委屈了你。”

    “什么事?”

    “所有你觉得委屈的事。”

    元晚河蹙了蹙眉,感觉心口有点窒。

    “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她望着他微笑,“只是因为我和陛下缘分不够。”

    元尧的星眸黯了黯,叹道:“是啊,缘分不够……”

    “晚河,你的心思,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一直都明白。”他涩然说道,“可是,我不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