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弑君
    凤观帝也从不提及这个男人的身份。她后宫男宠众多,但身为九五之尊,她是不可能和他们生儿育女的。所以朝野内外倾向于认为,元芙是凤观帝一时风流,和某位入幕宠臣搞出的“意外”。

    到底是谁呢?人们私底下猜测了许多年,成了茶余饭后最受欢迎的话题之一。甚至有一段时间,大臣们上朝,看着自己的同僚,都觉得对方像小公主的父亲……

    凤观帝对此事一直保持缄默,也不制止下面的人妄自揣测。随着她的驾崩,元芙父亲的身份永远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

    如今元尧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好像他知道些什么。

    元芙也惊讶极了,一双美目疑惑地望着自己的哥哥。

    元尧却把众人的疑惑无视掉了,星目微侧,指着西边的一丛灌木,“那是什么?”

    绿色的灌木之后,有一片星星点点的花斑。

    越王道:“梅花鹿?”

    这可是这片猎苑里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忽然,那片花斑迅疾一闪,跑了。

    元尧急忙纵马追过去,丢下一句话:“就地解散,元晚河随朕去追!”

    其余人正催着马准备跟上去,听到皇上这句话,便都把马勒住了。越王道:“晚河妹妹,愣着干什么,皇上点你名了,快去陪伴圣驾啊。”

    元晚河心里叫苦不迭,他怎么什么事都要拉上她?烦不烦啊。

    元芙鼻子里轻轻一哼,调转马头,走开了。

    元尧一路找一路追,一直穿过林子,来到河边。恰巧看见那只鹿儿停在河边一棵树下,正歇息饮水。

    他悄然拉开弓,对准那只鹿儿。

    正欲发射,鹿儿突然动了动,大半个身子掩在树后了。

    元尧只能调整位置,寻找一个好角度。

    元晚河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观望着。他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到来,背冲着她,露出一大片空档。

    她从箭筒里取出一只箭,搭在弓上,身体微向后仰,箭尾白羽扫过脸颊,微微的痒。冷铁箭头对准了前方目标。

    父亲,当年你教我射箭,是为了杀敌,还是……为了至亲相残?

    她幽幽一笑,左手虎口推弓,双臂用力。弓拉得极满,箭头不抖也不晃,极准极准地,指向那个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

    箭在弦上,只待射发。

    杀了他,杀了他!她耳中有个声音在叫嚣。

    这里人迹罕至,如果此刻干掉他,人们并不会很快得知。东大营离这不远,她可以抄近路直接赶过去,率领三十万精兵一路开入朔都城,先去她的政敌家把他们干掉,然后杀入皇宫。

    其实要入皇宫,根本用不着“杀”。统领大内禁兵的虎贲中郎将于采翼,是她的好哥们。

    待元尧的尸首被发现,龙座上已经换人了……

    这些大胆的念头电光火石般在她脑中闪过,散发着危险而诱人的火花。

    下一刻,她不再犹疑,又把弓拉满了些,以确保速度和力度能够一箭中的,一箭致命。

    数到三——

    一,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