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帝后佳话
    原来用很专业的手法把一首曲子弹毁掉,也很是需要天赋的。

    李梵猛地站起来:“殿下,你歇会儿吧,我来弹,免费!”

    元晚河立即停手,嘿嘿笑道:“早说嘛,本公主手都弹疼了。”

    说罢让开位子,往软榻上一靠,舒舒服服地听曲儿了。

    李梵素手一拂琴弦,清灵的音符泠泠流出。

    元晚河渐渐有了困意,在水一般柔软的琴声中,安然入睡。

    ……

    二月初二龙抬头,大吉大利的日子,成思帝下旨:封皇二子元玦为平度王。大赦天下。同时还宣布,将邀请各国使节来朔都,参加皇二子的百日宴。

    一个还没满月的婴孩,吃着奶尿着床就成了一国亲王,这样的盛宠在大燕历史上也不多见。

    不过谁叫人家身份尊贵呢。毕竟是新帝与皇后的第一个孩子,帝室真正的嫡长子。

    ?虽然皇长子元瑭也由皇后抚养,但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还是有点差别的。

    光是嫡长子还不足以受到这般重视。更关键的,是因为人家楼皇后是成思帝心尖尖上的人儿。

    帝后的结合,在当时也算是一段佳话。

    楼皇后出身不高,朔都小门富户家的女儿。知书达理有爱心,笃信佛教,每月都去永定寺做义工。

    成思二年的谷雨,成思帝微服去永定寺上香。说是微服,其实寺里从住持到扫地僧没人不认得他,只是排场小一些,尽量不扰民。

    上完香,和顺丰大师叙了叙旧,用过斋已是傍晚。成思帝不急着走,独自逛到寺庙的别苑,顺着曲径往深幽处行去。

    别苑深处有一片杏花林,这个时节正是杏花正茂的时候。杏树下有个身着鸭卵青襦裙的少女,手执笤帚,正在扫地上的残花。

    杏花朵朵簇簇地盛放在皎洁月光下,与她姣好的容颜相映成趣。

    “云抹赤霞杏花蕊,玉染月色美人面。”花影葱茏中,一身素袍的成思帝走到少女近前,轻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少女抬起头,看见眼前是一个英俊贵气的男子,不觉有些羞涩,复低了头,答道:“奴家楼圣宛,是来这寺里做义工的。”

    “楼圣宛?宛宛,宛宛……好名字。”元尧低声喃喃了几句,又道:“这里人迹罕至,没必要扫得这么仔细。”

    楼圣宛回答:“花径不曾缘客扫,奴家扫的是心里的尘埃,不是为了来客而扫。”

    元尧笑了:“呵,头回听见有人这么解释这句诗。”他觉得这女子还蛮有趣。

    于是就这么一见钟情了。

    很俗的套路吧?

    皇帝看上个女人,稀松见惯的事。但成思帝这回大概是遇到了真爱,竟然决定明媒正娶,把这杏花树下的小家碧玉迎入中宫。

    人家寺庙里扫地的都是武功高人,偏偏永定寺里扫出个国母。

    朝臣们也乐见其成。不管是你家女儿做皇后还是我家姐妹做皇后,总有一方得势另一方吃亏。不如一个没有背景的老百姓家的女儿入主中宫,谁也占不着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