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宫里出了大喜事
    小粒儿赶忙跪下,“殿下,小粒儿不是那个意思!小粒儿只是替殿下担心,怕殿下这么玩闹伤着身子……”

    “伤着身子?”元晚河觉得很好笑,“现在我这身子,还用得着爱惜么?”

    小粒儿急道:“斩忧丸的药毒真的没办法祛除了吗?一定有办法的!柳垂庭大人医术精湛,要不让他帮您瞧瞧?”

    “小粒儿,你给我记住。手机端 m.”元晚河低头看着她,眸子劈寂的,“我服用斩忧丸的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除非你想害死我。”

    小粒儿一颤,应道:“是,奴婢记住了……”

    元晚河不再理她,一仰头,把满杯的酒倒进嘴里。好辣啊,辣得唇舌都麻木了,辣得心魂都出窍了,身体却好似舒服了一些。

    距离次吃斩忧丸已经过了七天,午醒来时她不太舒服,才感觉到药毒开始犯起来了。回元尧给的药还剩最后一粒,她不想立即吃。

    醉酒,似乎能稍稍缓解药毒来袭时的苦痛。????于是这一顿,又来了个烂醉如泥。

    醉得狠了,能稍稍安眠片刻。但过不了多久又被药毒折磨得醒过来,再喝,再睡……

    这样,竟然又撑过了两天。

    再次灌下一壶凉水红,她感到胃里轰地窜起一团火,直烧到头顶。接着天旋地转一塌糊涂,胃里剧烈绞痛,喝进去的酒一瞬间全都喷了出来。

    吐得一滴不剩。

    喝酒……终于也没用了。

    她颤抖着手从怀里掏出那枚斩忧丸,和着苦涩的泪吞入。

    总算得到一夜安眠。

    这一睡,又睡了一天两夜,再醒来时,窗外桃枝探脑,娇鸟啁啾,春光明媚得不像在人间。

    不似人间,却是人间。

    缓了好一会儿,才能勉强挪动手脚,从床坐起来。耳朵嗡嗡地响,脑袋像灌了铅,胃里更像是刚闹完火灾,被烈酒烧成一片焦土。

    双脚着地,正欲站起,忽觉踩在了一团虚空之,腿一软,整个人从床边脚榻摔下来。

    咣当一声,前额狠狠撞在桌腿,也不觉得疼,是更晕了。

    只能趴在地,一动都动不了。

    门开了,有人跑进来,将她半抱半扶地带回床。

    鼻间飘过一缕麝墨清香,淡淡的,沁凉沁凉的,很醒神。

    元晚河靠着床栏,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李公子,见笑了啊。”

    尴尬,好尴尬。没有什么在美男面前出糗更尴尬的了。

    李梵坐在床边,悠然道:“在下不敢,殿下一醉是五天,把馆里多年窖藏的凉水红都喝光了,这气魄,无人能。”

    “嗯……”元晚河想着怎么转移话题,缓解一下尴尬。“那啥,李公子你从宫里回来了啊?”

    “回来了。”

    “你,你跟秦苏公主挺好的啊?”

    “还行吧。”

    靠,你多回答两句不行啊?存心想让人更尴尬是不是?

    元晚河很泄气,垂头不说话了。

    李梵却开口道:“宫里出了大喜事,殿下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