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不如把我当成灵扬
    元晚河一口烈酒猛灌入喉。

    李梵又说:“但是,既然殿下觉得我像灵扬,不如把我当成灵扬,至少能减一分思念之苦。”

    元晚河抬眼,“第一,我没有思念,只是怀念罢了。第二,你并不像灵扬。”

    李梵笑着摇摇头,“如此看来,真是可惜。”

    “你比他更好。”元晚河探身,拉起他一只手,“至少你不会骗我、算计我。”

    李梵清美的桃花眸注视着元晚河,“那是自然,殿下若愿与我做朋友,我将以最诚挚之心奉与殿下。”

    元晚河笑了笑,松开他的手,又靠回榻上,举起酒杯,“来,今天陪我一醉方休。”

    这天元晚河喝了不知有多少,后来发生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香软的床上,看这屋里的陈设,应是还在仙伶馆。李梵已不见了踪影。

    她渴得不行,撑起虚软的身体,叫唤道:“有没有人啊?我要喝水!”

    有人推开门进来,是小粒儿。

    元晚河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殿下,现在已经是第二日中午了。”

    “哦,怪不得这么饿。去给丫鬟说一声,端点儿饭菜进来。”

    “殿下,咱们要不然还是回府去吃吧?”小粒儿端着水走过来,“咱都一天一夜没回去了。”

    “那又怎样啊?”元晚河很疑惑,“我不回去,府里会翻天么?”

    “那倒不会……”

    “那不就是了。”元晚河咕嘟咕嘟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喝干,催促小粒儿:“快去,让他们给送点吃的,要清淡些,再送两壶凉水红来。”

    “殿下,您还喝啊?”

    元晚河伸出腿,脚一勾,踹了一下小粒儿的屁股,骂道:“你他妈管我那么多?”

    小粒儿瘪着小嘴,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不一会儿饭菜和酒都送上来了,元晚河坐在桌前觉得无聊,又吩咐小粒儿:“去告诉他们,把李梵叫来陪本公主吃饭。”

    小粒儿出去了,不一会儿梨花妈妈跟着进来了,满面赔笑:“哎哟公主殿下实在是对不住,李公子出门去了,今儿个怕是都回不来,您看叫别的郎君来成么?”

    “他去哪儿了?”

    “上午宫里来了马车把他接走的,说是秦苏长公主请他去参加宫里的斗诗会。”

    “好吧……”元晚河郁闷地撑着脑袋。如果是其他姐妹倒还好,唯独秦苏长公主元芙她惹不起。人家可是凤观帝的亲闺女,当今圣上的胞妹,自然不是元晚河这种小宗亲可以比的。

    “那就算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安静会儿。”

    梨花妈妈带着丫鬟出去了,小粒儿还留在原地。元晚河对她说:“你也出去吧。”

    小粒儿道:“殿下,咱们回家吧。”

    “为什么?”

    “不想看着殿下在这醉生梦死,落寞颓废。”

    “回到家,我就不落寞颓废了吗?”

    “殿下在家无事,为什么不去东大营上任呢?”

    元晚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端起酒壶开始倒酒,“小粒儿,你他妈能别管我么?你是我爹还是我娘啊?人生已经够艰难了,你就不能让我高兴一会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