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如何才能忘掉他
    李梵接过酒杯,与元晚河碰杯,一饮而尽。

    他仰头时,修长的脖子曲线很美,喉结很性感,元晚河看得口干舌燥。

    这个凉水红,也是很催情的啊。

    不过她不想把他变成第二个小白莲,她只是需要一个陪她喝酒的人。

    当然这人得是个美男子。

    不过她还是有点隐隐的担心,就问李梵:“你在这里多久了?”

    李梵答道:“十岁时就来这里了。”

    元晚河松口气。从小在仙伶馆长大,说明身份是清白的,背景是简单的,不会无端惹出事非来。

    她可不想再被第二朵小白莲坑第二遍。

    元晚河问他:“刚才听人说你很有才华,你都会什么?”

    李梵答道:“琴棋书画,馆里郎君都会的东西。我可能读的书稍多一些。”

    “不错啊,像你这样爱读书的倒是不多。”

    “大概是幼年时受家学熏陶罢。”

    “哦?”元晚河对他这句话上了心,“你出自大户人家?”

    “不算大户,书香世家罢。我十岁那年家里遭了难,我便从陈国流落到朔都。”说起家中变故,李梵一副清清淡淡的样子,仿佛只是说别人家的事。

    “陈国是个好地方啊,江南水乡,风雅蕴藉。”元晚河把玩着酒杯感慨,“不知我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能去一趟。”

    李梵道:“公主殿下似乎对陈国很感兴趣?刚才听丫鬟说,殿下点名要陈国郎君。”

    “陈国,只是让我想到一个故人罢了。”元晚河抬起醉眼,望着李梵,“你,也让我想到那个故人。”

    李梵淡淡地问:“殿下所说的故人,是陈国定王白潞安罢?”

    元晚河一怔,没料到他会这么直接。

    虽然她“下嫁”陈国定王做“侧妃”的丑事在大燕皇廷里人尽皆知了,但这是个绝对的禁忌,除了元芑那个蠢丫头,没人敢直接提起。

    因为这不但是找元晚河的不快,更是找当今皇上的不快。

    那些人在朝中宫里没法说什么,但来了仙伶馆,喝点酒,自然会拿这事儿闲话一番,当个下酒菜。所以李梵知晓此事,也不足为奇。

    元晚河垂眸,“不是白潞安,他和我没关系。”

    “那就是灵扬?”李梵的目光仿佛有穿透人心的力量,“刚才殿下第一眼见到我时,唤了这个名字。”

    “呵。”元晚河无聊地笑了笑,“是谁,很重要么?”

    “很重要。”李梵认真地说,“能看出来殿下很不快活。而殿下不快活,和那个人有关。”

    “那又如何?”

    “忘了那个人,殿下就能快活一些。”

    “是吗?你为什么不说,找到那个人,和他在一起了,我才能快活些?”

    “殿下能够和他在一起吗?”

    “……”

    元晚河觉得头痛,揉揉眉心,今天她是来喝酒撩男找快活的,怎么到头来被人剖析了一遍?

    但她还是中了蛊似地问下去:“那李公子觉得我怎么才能忘掉那个人?”

    李梵很好心地回答:“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