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卑微得像条狗
    楼皇后关切地走过来,想扶元晚河,又因为肚子太大弯不下腰,便让小粒儿赶紧把公主扶起来。

    “公主,喘两口气,快进去吧,皇在里头等你呢。”楼皇后说。

    “谢谢皇嫂,对不住,昨晚吵着你了。”元晚河吐得眼泪花子直冒,还惦记着讲礼貌。

    “没事,昨晚我睡得沉,什么都不知道呢。”楼皇后笑了笑,由宫女搀扶着离开了。

    元晚河让小粒儿替她擦擦脸的汗,理了理头发,然后自己颤颤巍巍地走进了天徽殿。

    同苍阁里,元尧斜卧于明黄色的坐榻之,白衣胜雪,乌丝披散,神色慵懒地翻着奏折。

    他身边的搘颐,放着一个檀木盒子。

    元晚河走到近前,扑通一声跪下来,极尽可怜地哀求:“陛下,救救我……”????元尧斜扫她一眼,目光又回到奏折,淡淡道:“你自己不是能耐大得很么?”

    “离开陛下,臣妹会死的,不,臣妹会生不如死。”元晚河一把鼻涕一把泪,她不是装的,是真的控制不住眼泪了,她觉得再那么难受下去,接下来该控制不住大小便了……

    “哦,真的么?那你以后听不听朕的话?”

    “陛下让臣妹在外面等着,臣妹跪着等了一晚。往后陛下让臣妹做什么,臣妹都听从陛下,一辈子听从陛下!”

    她边说边哭,不住地磕头。真的是卑微极了,跟条摇尾乞怜的狗似的,但是没办法,她真的没办法了,现在简直生不如死。

    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在外面跪了一晚,这样的诚意,他应该感觉到了吧?他应该能够相信,她真的变成了他的奴隶,再也离不开他,几天见不着他,会发疯似地想他、找他,橡皮糖似地粘着他。

    他该满意了吧?

    所以不要再折磨她了!

    元尧放下奏折坐起身,望着她,浅浅一笑:“你记住好。”

    他把搘颐的檀木盒子往前轻轻一推,“来吧。”

    元晚河像饿狗看到了鲜肉,猛地扑去,夺过盒子打开来。

    盒子里同时掉出一个方形的东西和一粒小药丸。方形的东西摔在地,发出很大的声响。落地的药丸则顽皮地弹了两下,出溜溜滚到书架底下。

    元晚河像条狗似的跪着爬过去,在书架下掏了半天,总算把药丸掏出来了。

    颤抖着手,把药丸送进口。

    然后软倒,趴在地毯,整个人像一尾脱了水的鱼。

    再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还在同苍阁,却是躺在元尧的怀里。

    他的手指蹭蹭她的下巴,“醒了?”

    她没说话。虚弱得一点也不想说话,或者是不想和他说话。

    他把一样东西拿到她面前:“不想要啊?都被你摔破了。”

    元晚河定睛一看,他手拿着的是一枚方形玉印,面的篆字写着:“东大营帅宝”。

    玉印的一角缺损了。她这才想起来,刚才打开盒子的时候,好像这玩意儿是和斩忧丸一起掉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