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看好戏
    成思五年的除夕,成思帝照惯例于怀恩宫举行家宴。

    是夜,霁华当空,怀恩宫门庭若市,华丽车驾往来不绝,大燕国的皇亲国戚纷至沓来,一大家子一年中难得聚得这么齐。

    帝后尚未驾临,殿内气氛轻松热烈,亲戚们见了面格外亲切,家长里短聊得热火朝天,只在百乐公主元晚河进来时安静了一瞬。

    元晚河自“出狱”后,行事一直低调,很少在人前露面,虽然成思帝亲自下旨撤销了她的“叛国”罪名,但与南陈定王“成亲”一事,却成为难以洗刷的污点,成为众人在背后议论她的谈资。

    此时见到她,众人的表情也是怪怪的,更有一些长辈丝毫不掩饰鄙夷之色,对这个丢尽大燕颜面的不肖子孙极为不齿。

    元晚河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大大咧咧从众人的“瞩目”中走过,一屁股扎到自个儿的座位上,从案上的描金攅盒里抓起一把蜜饯,吧唧吧唧地嚼。

    碰到有些事情,你自己越在意,旁人就越爱煽风点火,你自己无所谓,旁人也就觉得无趣,偃旗息鼓了。

    元晚河吃蜜饯吃得香,众人觉得没啥好戏看,就移开了注意力,继续之前的话题。殿内又恢复了喧闹。

    但总有人天生爱找事儿,吃多少亏都不长记性,喝进肚子的池塘水都漏进了脑子,比如鹿城郡主元芑童鞋。

    她来到元晚河座前,笑眯眯道:“哟,这不是定王侧妃嘛,新婚燕尔,定王殿下怎么没来,好歹见见娘家人啊?”

    她的嗓音又亮又脆,殿内的嘈杂都盖不住,引得很多人看过来,一副“终于等到好戏大家快来看啊”的表情。

    元晚河却是好整以暇,慢吞吞吐出两颗蜜饯核,笑道:“我杀了他堂舅左廷王,那小子发觉被骗了婚,记恨我呢,不肯跟我做夫妻了。不过没想到芑儿妹妹对你的陈国姐夫那么感兴趣,唉,你还是别见他了,他跟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叫做灵扬的陈国面首很有些相像,怕妹妹你见了会把持不住。”

    她这番回答倒也巧妙,一来告诉众人,她与南陈定王成亲是权宜之计,为的是干掉自己的杀父仇人左廷王,她自己一点亏没吃,反倒是定王被“骗婚”了。

    二来调侃一下元芑这个永远不长记性的蠢丫头。

    饶是元芑再嚣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揭露花痴一个陈国面首,脸上也挂不住。

    “谁对那个陈国面首心心念念了?”元芑俏脸涨得粉红,“元葔你不过是一面之词而已,谁知道真相是怎样?没准是那定王嫌你是个没人要的寡妇,才把你给休了!”

    她说完,元晚河神色一僵,愣愣看着对方,一时竟说不出话。半晌,她睫毛颤了颤,眼底流泻出悲伤来。

    “芑妹妹……”素手撑着额头,她低沉地说,“我十二岁失去母亲,十五岁上战场,十六岁时父亲战死,十八岁奉旨和亲,夫君在新婚之夜去世,我本可以立即回国,但为了大燕颜面,我守孝三年,闵人把对大燕的恨意全都报复在我身上,那三年我受尽屈辱,可曾有只言片语的抱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