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臭丫头,想死朕了
    元晚河笑道:“那些人一天来个八回十回,陛下不嫌烦呀?臣妹是为了让陛下清净养病,才忍着没出现的呀。”

    “哦,真的吗?”

    “其实也是怕陛下把病气过给臣妹嘛……”元晚河挠挠头。

    元尧挑起眉梢,星眸一凛,低喝道:“过来!”

    元晚河欢快地爬起来,蹭到榻边。

    元尧捉住她的手,猛地把她拽进怀里。左手牢牢箍着她的腰肢,右手捏着她的下巴,冷着脸道:“胆儿越来越肥了,敢和朕这么说话?”

    元晚河噘着嘴撒娇:“表哥你把人家捏疼了啦……”

    元尧手上的力道松了些,恨恨盯了她半晌,忽然低头在她殷红的小嘴上啄了一下。

    然后又把她往怀里拢了拢,嗅着她发丝的清香,叹道:“臭丫头,想死朕了……”

    元晚河环住他的腰,乖乖贴在他胸前,像只柔顺的小猫。

    银霜炭在金暖炉里安静地明灭,窗畔榻前两人静静地依偎,倒似一帧难得的美好时光。

    “表妹。”

    “嗯?”

    “你方才去永定寺了?”

    “嗯。”

    “奇了,你不是从来不信佛么?”

    “去为表哥祈福呀,求玉皇大帝保佑表哥早日康复。”

    “……你跟表哥说说玉皇大帝和佛寺有什么关系?”

    “呃……”

    “臭丫头,你就可劲儿编排朕吧!”元尧把她往榻上一压,手探到她肋下,使劲儿咯吱她。元晚河天生怕痒,笑得差点闭过气去,忙不迭地求饶:“表哥!妹妹错了!哎哟喂……别挠了……哈哈哈哈……求你了……”

    元尧停了动作,束着她的双手拷问:“老实说,上永定寺干嘛去了?是不是勾搭漂亮小和尚去了?”

    “没有没有!”元晚河连忙解释,“真的是给陛下祈福去了,还给陛下求了个护身锦囊呢,就在我怀里,您放手,我给您拿。”

    他坏坏一笑:“朕自己拿。”手便探进她的衣襟,不老实地摸索起来。

    忽然捏住了什么,他作出一副好奇的表情:“咦,这是什么,软软的。”

    “表哥你你你……”元晚河双颊飞红,又要挣扎,他把她紧紧按住,霍然扯开她的衣襟,将滚烫的吻烙在她的胸前……

    元晚河像被烫着似的,忍不住嘤咛一声,手脚软软的没了力气。元尧毫不客气,趁势攻城掠地,三下五除二便把这温香软玉吃进了肚里。

    天色晚了,宫人掌起芙蓉水晶灯,朦胧柔和的灯光掩映在金色纱幔上,散发着暧昧的情趣。元晚河从榻上坐起,将水缎中衣的襟子往肩上拢了拢,掩住雪白肌肤,回头嗔道:“表哥哪像病了那么久的人,真叫人家吃不消呢。”

    元尧双手为枕,神情满足地闭目养神,淡淡回道:“该是你这小妖精教朕吃不消才对。”

    元晚河盈盈一笑,玉指探入他半敞的衣襟,轻抚精壮结实的肌肉,“我是表哥的良药……”

    元尧星眸微睁,一把将她拽过来,低声道:“又想玩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