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他的吻
    元尧却摇摇头,“朕不高明,朕只是无力,朕也想与你好好的,但朕与你,注定不能善始善终。”

    他闭了闭眼,低声道:“那就如你所说,各取所需罢。”

    说完,捏住元晚河的下颌,强迫她张嘴,将药丸塞入她口中。

    她极力挣扎,欲吐出药丸,他将她搂紧,俯首含住她的唇。

    他的唇极热,她的唇极冷,冰火相触,她身躯一颤,眼中迸出厌憎的火光,拼了命地想躲。

    却被他紧紧按住后脑勺,躲避不得。

    他重重碾压着她的唇瓣,迫她开启齿关,直到二人的舌尖相触,他忽然想到,和她纠纠缠缠这么多年,他好像从未吻过她的唇,上次心血来潮吻她一下,还被她咬了。

    而这次她虽也不是很情愿,却没再咬他,他满意地低叹一声,阖上眼更加大胆地掠取她的芬芳。

    元尧的吻一如他的为人,褊急霸道,难得温存。元晚河迷蒙间想起白潞安的吻,温柔缱绻得能把人溺死。

    然而再缱绻的温柔,都是假象,是骗局。唯有眼前的未央长夜,是最真实的现在。

    ……

    这是一个很绵长的吻,直到元尧感到她的脸上有湿意。他睁开眼,看见她的眼角有清痕划过,“表妹,你哭了。”

    她垂着眸,睫毛长长,掩住波光。

    “哭吧,朕喜欢你哭。”他低叹,“唯有你哭,才证明朕还能伤着你,让你悲,让你痛。既然不爱,就恨吧。”

    他又想吻她,她却身子一软,跌在地上。斩忧丸的药力发作,她被拉入虚空,**的痛苦消失了,她口中逸出解脱的叹息。

    他将她抱起来,平放在床榻上,俯身细细亲吻着她的脸颊、脖颈,她的衣.带在他的指尖下悄然散开。

    春风相识入罗帏,不负伊人不复愁。

    她眼眸半睁,目光迷蒙如柳烟,模糊如雾岚,幽幽荡漾,最终不知飘散到何处。伴着他的动作,她偶尔逸出一两声细如蚊讷的呻.吟,把这幽静的深夜挑起潋滟的涟漪。

    激烈时,她蹙紧了眉,脖颈仰起优美的弧线,眼中飘过澄明的光,语气里带着几分求饶和不愿:“陛下,不要……”

    他搂紧她,在她耳边蛊惑:“叫我表哥……”

    她的目光又重归混沌,无意识地呢喃:“表哥……”

    他微笑,抚摸着她的鬓发,重重一顶,将她带往极乐的边缘。

    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携手征战的岁月,他还是她的太子表哥,她还是他的郡主表妹。他们之间没有君臣高下,没有心防之隔,没有许多人许多事挡在他们中间。她只是纯粹地爱慕着他,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喜欢着她……是的,他是喜欢她的,仅仅是喜欢而已。

    不知道这样亲密无间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裂痕的,那些年他早已习惯任性地对待她,看她露出受伤的表情,低头咽下委屈,再抬头时依旧是柔顺的笑容,赤忠的目光。

    一切是在箬南的燕陈之战后开始发生变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