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吃了它,就不难受了
    众人还是担忧,元晚河突然提高声音——由于虚弱,她的音量并没有提高多少,语气却很冷硬:“都出去!”

    留在这也没有法子,众人只得离开,太医在外屋写了一纸药方,让喝着试试看,不确保能有效果。

    肖莺煎了药,拿来喂给元晚河,她勉强喝了,然后又吐了个干净,她又把肖莺等人赶了出去。

    此刻元晚河觉得燥热,身上像有无数带火的小蚂蚁在爬,她将身体贴在冰冷的地上,渴望稍稍得到纾解。

    夜深了,黑暗在放大,绝望在蔓延,过往不堪的回忆也掺和进来,点点滴滴历历在目,连她以为早已忘记的东西,也回来凑热闹。

    这才发现,她的记忆里喜乐很少,磨折很多,单是闵宫那一千个日日夜夜,就足够令她翻来覆去,不得解脱。

    那凄绝孤冷的三年,足够把一个人从里到外改变。以前她更像一个真正的公主,任情却也骄傲,荒唐却也清狷。而那三年的冰藏,彻底粉碎她的骄傲,将她变得不伦不类,但也让她更坚韧,更皮实。

    数着铜漏坐看天光消失又出现千百次的日子她都捱过来了,可如今这漫漫长夜,似乎没有尽头。

    她从未如此无助过。

    从未如此无助过。

    滴答,滴答。耳畔似乎又有铜漏的声音,那是时光在流转,还是生命在消逝?

    她静静趴伏在地,身体已瘫痪,精神却清醒,痛苦还在生生不息。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时间早已驻足。

    一只手将她拉起来,她被圈进一个温热怀抱,呼吸间侵入龙脑香的冷芳。

    “大冬天的,躺在地上不冷么?”元尧轻抚她的头发,低头轻声问道。

    她侧脸贴着他的胸膛,他的心跳声笃笃擂耳,吵得她更加烦乱。

    她挣扎着想远离他,他却将她箍得更紧,“表妹,让朕抱一会儿你。”

    她一僵,忽然挣扎得更厉害,力气大得出奇,他差点要困不住她。他不悦,捏住她的双肩,迫她面对他,冷沉道:“元晚河,你想死么?”

    她喘着气,嘴角微微牵起,竟是一抹幽异的笑容:“陛下天恩浩荡,让我即刻便死吧,我求之不得。”

    元尧默然片刻,摸摸她的脸,缓慢道:“朕不会让你死,朕怎舍得让你死,朕活着,你便要活着,朕要看着你痛苦,朕要你为你的母亲赎罪。”

    他的最后一句话令她不解,她困惑地望着他,他却不再多说,从袖中取出一粒黑色药丸,递到她唇边。

    “吃了它,就不难受了。”

    奇异的药香钻入肺腑,神奇缓解了元晚河周身说不出的难受,她缓缓道:“斩忧丸?”

    “你已成癖,若不按时服用此丸,药毒便会发作,有多难受你也体会到了。”他微微一笑,“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在朕身边,斩忧丸自然供应不断。”

    “供应不断……”她亦微笑,“断不断,都在陛下一念之间。用这一粒小小药丸,就掌控了臣妹生之悲欢,陛下高明,臣妹叹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