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各取所需
    元尧撩起眼帘瞥她一眼,“柳大学士才华横溢、前途似锦,相貌和性情又极好,配你是绰绰有余了。只是不知他那样迂腐的人肯不肯娶你为妻,他似乎挺在意女子的贞操。”

    “……”元晚河咽了口唾沫,心平气和地答道:“臣妹不喜欢柳大学士,臣妹有陛下就够了。”

    元尧嘴角微微勾起,撂下奏折,抓住她的手,猛地一拽,她便跌进他的怀里。“有朕就够了么?”他的唇在她耳边摩挲,“那为何昨晚你宁肯去仙伶馆喝酒,也不肯回宫来找朕?”

    “陛下误会了,啊……”元晚河惊叫起来,因为一只大手狠狠捏了一下她的屁股。

    “朕昨晚可一直在等你回来……”他在她耳边碎语。

    “陛下不是宿在皇后娘娘宫里……啊!”她又叫了一声,因为那只大手更加用力地捏了一下她的屁股。

    原先在大理寺挨了板子,伤了臀部的筋骨,还没好利索,这么三捏两不捏,碰了伤处,她整条腿都开始痛。

    她本就不耐烦与他相处,这一痛便忍不住怒意了,回头瞪着那讨厌的男人,嗔道:“烦不烦,别捏了,疼!”

    元尧的星眸里闪过一丝惊讶,眸光渐渐深邃起来。元晚河这时回过神来,后悔得不得了,完了完了,一时怎么没忍住,把这位阎王爷惹了……

    还没想出对策,元尧忽一翻身,将她压在短榻上,微微一笑:“终于露馅了。”

    “露馅?陛下什么意思?”

    “你心里明明恨朕,还要装出一副婉转柔顺的模样,违心地勾引朕,违心地恭维朕,累不累?”元尧温柔抚着她的鬓角,“朕都替你累得慌。”

    元晚河与他对视半晌,忽地笑了:“陛下倒是体贴。”

    他微挑眉梢。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曼声道:“陛下不必担忧臣妹,咱们各取所需,陛下舒心,臣妹亦欢喜得很。”

    “各取所需……”元尧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微微流露出不解,“你这样看待朕与你之间?”

    “这么多年,陛下与臣妹,不是向来如此么?”

    元尧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盯着她,深黑的眼眸里没什么情绪。

    元晚河被他压得难受,正想挣扎一下,他忽然放开她,迅速坐起身道:“退下吧。”

    元晚河有些惊讶,本以为免不了一顿苦头,没想到他却是这样的反应。她倒是有些茫然了。

    他不耐烦了,广袖一甩,低声叱道:“滚。”

    元晚河麻利儿滚下榻,迅速消失。

    出了天徽殿,元晚河打了个寒战。

    不知是不是昨晚喝多的缘故,今早起来她就不舒服,再加上方才在外头被晾了一个时辰,她有些着凉,这会儿更觉得冷,脑袋一阵阵发晕,只想找个暖和的地方躺着去。

    馥泉殿离得不远,她拖着虚浮的脚步一步一晃,走到馥泉殿时已累得一丝力气都没了。

    趴在床上缓了一会儿,她仍觉得冷,就想起来去馥泉池泡泡,驱走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